第7章 相遇2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2678字
  • 2022-06-05 00:26:36

那人继续说:“这些蛇本已冬眠只在正午时借阳光出来吐纳雾气。幸好都是巨蟒没有毒否则你们早就没命了。刚才你们点燃的火堆里有引蛇之药它们才又被唤醒。这些蛇已经冬眠所以行动缓慢,要是夏天谁也救不了你们。”

芈野熊禧听的一身冷汗。就刚才所见那蛇咬人的速度还叫缓慢?那快起来不知道什么样了。

那人接着说道:“我叫玄丘。这里可能是以前截教一个仙人练气之地。他怕别人打搅所以布下了一个回旋阵势。只要走进来的人便落入漩涡之中再难离开。这些蛇也是被困在这里成了他的守卫。这些蛇被他用药物喂养体型比一般巨蟒还要大上数倍。可惜了那人早已离开可怜这些蛇没有了他的药物喂养靠消耗自身残存的药物活着。再过不了多久也就死了。”

正说话间南北两路明探暗哨已经回来了。原来那个山字队的发现巨蛇吓出一声惨叫想回到众人这里已被巨蛇阻隔。看巨蛇离开方才敢回到这里。巨蛇并非冲着人来而是被药物吸引才聚拢过来。那个锐字队员之所以差点被巨蛇咬死只是因为胡乱射箭惹怒了巨蛇。

玄丘一路行来遇到多处修仙之地有截教的也有阐教的。都人去山空。只留下一些痕迹而已。

芈野熊禧要不是碰巧遇到玄丘即使不被大蛇团灭也会困在这个阵里再无法走出去。那些巨蛇似乎非常惧怕玄丘扔出的火团已远远避开。玄丘想起有一条巨蛇负了伤追了出去。那蛇有伤在身并未走远伏在地上见有人追来立刻警觉竖起巨头露出獠牙。玄丘从怀里掏出药球托在掌心。大蛇一见立刻伏下身体畏畏缩缩再也不敢抗拒。玄丘靠近拔下大蛇身上的箭,那蛇吃痛随着箭刚要立起。玄丘在蛇头上一拍那蛇又低下头趴在地上不动了。任由玄丘给大蛇敷上些黑色的药膏。

真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刚才两队本打算与大蛇以死相搏,大蛇的恐怖众人都有深深的体会。可是遇到玄丘之后那蛇就如同家养的小犬一样俯首帖耳。这一举一动让芈野熊禧佩服的五体投地。

一个锐字队的队员小声说到要是这些巨蛇能够助我楚人就好了。

玄丘仔细的确认了巨蛇伤势没有大碍转身走了回来。

芈野熊禧赶紧过来施礼。玄丘指点他们几个这里的草是不能点的点燃一些树枝就行。这样的冬夜没火只怕众人也熬不过去。

玄丘他们坐下烤火。大家相互简单介绍一下。

玄丘转向刚才说话的锐字队员。这里的法阵必用仙器为眼。无论人或动物一旦走进来就会被仙器吸进这片区域,想来仙器也该在这里。当初布阵之人用奇药饲喂这些动物应该各种属都有。这个修仙者离开后这些体型变得异常庞大的生物体内药物消耗殆尽便纷纷死去。而这些蛇因为本身消耗较低再加上有冬眠的习性才经历数十年未死。如果走出山谷消耗势必加快也难坚持多久。玄丘也只知道部分药材如何配炼却是一窍不通。想给巨蛇续命谈何容易。

此时如果取出仙器又怕巨蛇会危害人间。还是保持这个法阵让它们自生自灭吧。等明天走的时候再在进口布一道迷阵让外人不能轻易找到这个山谷以免遗祸后人也就是了。

不贵难得之货料事周全宅心仁厚。芈野熊禧对玄丘暗暗钦佩。

芈野说:“公子不如和我们去见楚君吧。我们也正好一路南行。”

玄丘也不推辞天亮后带着众人出了山谷找到楚人大队。

熊绎从看到玄丘起就把他当做上宾。

今天楚人落到如此境地熊绎心下难免五味杂陈。

“哎。让客人见笑了。想我楚人为周室大战商纣于牧野。虽没有什么功劳却也牺牲了无数楚人英豪。今天祭祀先祖却连头牛都找不到。”

熊绎走过去拉着大巫的手。“过了今晚便过了祭日不如就在今晚祭祀吧。”

玄丘知道熊绎心里尴尬连祭祀的牛都是晚辈们偷来的可见楚人此时窘迫。

玄丘安慰道:“大君。我听说舜被家人不容流落在外才得到尧的禅让,禹的父亲治水无方祸害天下被处死,禹为雪父耻治水九年为天下主。楚人这次南行筚路蓝缕恐怕也会开一个万世基业吧?”

熊绎微微点头:“既然小哥这么说倒不如今后楚人皆改为夜晚祭祀牢记今日之艰难。”

大巫立刻吩咐宰了小牛。自己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个如凤凰展翅的金冠戴在头上。又披上一件玄衣,玄衣上也绣着凤凰。

熊绎暗暗叹口气这个太牢之礼也太不像样子了。倒是玄丘三言两语化解了尴尬,也许尴尬倒是小事楚人这一路虽然也算同气连枝。假如长此以往一旦楚人丧失信心恐怕分崩离析那一天也就不远了。

这个年轻人自从在路上遇到便一路同来。可以看出他才智过人熊绎对他非常喜爱。感觉每到困难之时他只要三言两语便能让他们度过难关。如果留住他也许能对楚人以后大有极大帮助。熊绎透过火光看向玄丘。

玄丘这时看着大巫正在吟唱着楚国的历史。其他楚人伴着歌声载歌载舞。

熊禧在跳舞的队伍里最为显眼。和一个半围兽皮半披麻衣的小姑娘眉目传情。小姑娘穿着如此破烂的衣服也不能遮住青春丽质。皮肤微微发黑但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透着聪慧,望向熊禧时总是微微一笑。熊禧本就机智精明这一会和姑娘心心相印更是拿出全身本领合着乐声大开大合气度不凡。

谁又能想到今天一群破衣烂衫的人唱的这段最朴素的歌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新生。数百年后同样的楚人穿着最奢华的衣服精心安排下舞动起九歌却走进了覆亡。

楚来自于古老的祝融氏。他们是火神的后裔。先祖鬻熊的妻子妣厉,生子熊丽时难产,剖腹产后妣厉死去,熊丽存活。妣厉死后,巫师用荆条(也称为“楚”)包裹其腹部埋葬。为了纪念她,后人就称自己的国家为“楚”。

玄丘心下一酸不由想起自己的娘。也不知道娘现在在哪里?

当年娘因与轩辕三妖不和带着自己离开轩辕坟。可惜不久娘就习练仙术走火入魔。从此娘变得疯疯癫癫在玄丘刚刚记事的时候娘怕自己无意间伤害到玄丘便把多年修炼的内丹打入玄丘体内。可惜玄丘虽有内丹护体却不会使用。倒是轩辕坟一些小狐教了玄丘简单的变化之法。

也是玄丘年少天性对于变化之法一学就会。

走神间大巫已经唱到商纣失政。中间千般故事似乎被省去了。玄丘在轩辕坟时就已经略有耳闻。

玄丘这次偶遇楚人正合卦象。也正想打开藏在心中无数的疑团。

他最想知道的是封神那一战的秘密希望就隐藏在这段吟唱中。

这时芈野走到玄丘的背后看到这个异乡人居然对楚人的历史如此感兴趣不由得心生骄傲。

就在这时大巫已经唱到楚人先祖作为周朝重臣辅周一步步走向繁盛。鬻熊,熊胜,熊狂辅佐文武。玄丘也感到楚人对周文周武的思念。

玄丘回头望向身后的芈野。芈野经过前番偷牛狂奔再加上此番辗转千里显得疲累不堪。岔着双腿望着祭祀的人群憨憨傻笑。好像刚才偷牛的紧张以及遇到周兵了不快都被忘掉了。

芈野看见玄丘望向他伸手指指场中。玄丘刚一转脸就见大巫浑身呼的窜起巨大的火焰,火焰直冲天空化作一道金色的大鸟。玄丘一惊以为场里有了变故刚想出手相救。却听大巫口中吟唱不绝。正唱着牧野之战。

随着火焰闪动玄丘仿佛回到牧野那个战场。

截教阐门人道各施法术斗得天昏地暗。很可惜楚人只说到自己如何在商军进攻时用血肉之躯去阻挡商人的进攻。虽然惊心动魄可是和仙法对决相去甚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