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巨人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00字
  • 2022-03-18 19:44:54

这样的朋友玄丘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周公为了江南和殷无涯彻夜长谈内心里对江南对楚人都无比重视。却偏偏不在自己面前提及楚人之事。

殷无涯说:“我也向周公说过对于楚人的了解没有人能比得上玄丘兄。周公却说不能和你谈楚国形势。因为你的身份乃是楚国客卿,自然也有义务保守楚人的秘密。”

“迂腐!”酒酣耳热之际玄丘骂一声。

殷无涯端着酒樽微笑着看着玄丘:“纣王无道才有商朝的纷乱。周公正是要重树人们心中的仁义道德,唤醒世间的良知。子为父隐,臣为国隐便是孝与忠。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周公是这么说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果一个人不能守住道德的底线迟早会滑向自己无法掌握的深渊。这一点周公比我两都要高洁的多。也许别人看他迂腐可是恰是这种人才能爆发出常人不可及的力量。后人能够理解他的用意必然尊他为一代圣贤。”

玄丘不禁汗颜,实际上他还对楚人有一份义。如果把楚人的弱点说给周人是不是让自己背负了不忠不义之名?

但是一切事情和华夏一统相比究竟孰轻孰重?何况玄丘也只是希望看住楚人的死穴只要楚人还自认为是华夏子孙双方大可不必兵戎相见。

殷无涯举起酒杯:“玄丘兄先饮了此樽吧。”说完自己一饮而尽。

玄丘也不推辞随殷无涯饮完一樽。

玄丘忽然点点头:“我想周公也是有大智慧之人如何处理楚人和朝廷的关系自有自己的打算。我担心的是数代以后的事恐怕有些远了,到时候风云变幻实在不是现在可以预知的。”

也只有留待以后吧。或许楚人会自行补上这个缺口,或许周公姜丞相会腾出手来抢占先机,纵使有易经神算未来也是如此扑所迷离。

黄土厚重,负载着绿树青山仿佛亘古不变,然而时间之下一切却在偷偷的改变。就连这苍茫大地也如同水一样滚滚的移动,只是身处其上的人们并没有能够察觉。

大周也会在时间的冲刷之下缓缓迈向未知的远方。

玄丘拿出蓍草占一卦。得革卦上六。

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夜凉如水,白昼里的燥热被一缕淡淡的月光驱散。夏日的莫名草香在一吐一纳间透入玄丘的浑身经络。

西岐那股诡秘力量已经开始有所图谋了?

玄丘在山石间纵跃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异常巨大的物体就在那座山后。甚至原本清澈的溪流都带着烧焦的气味。

玄丘刚想冲上山顶忽然脚下大地如波涛般震荡起来。紧接着一股火焰在山的另一边拔地而起无数砂石被火焰卷到半空又雷鸣般砸了下来。仿佛天柱峰又引动黑龙烬的夜晚。顷刻间玄丘被砸得毫无立足之处。

山谷中传出打斗呼喝之声。看样子是别人的一场大战自己被殃及池鱼了。

待到石雨暂歇玄丘跃上山梁才看清山谷里一个巨人正和六名黑衣剑客斗在一处。那巨人身高数丈浑身像是金属打就,月光之下泛着妖异的光泽。

巨人招式灵活,巨大的身躯和他的速度极不相称。在山谷一端一闪即没下一刻又到了山谷另一边象一条游鱼在六个黑衣剑客招式的缝隙间穿行。

那六人也是快到匪夷所思如同半空中几道虚影死死的缠住巨人。正是玄丘从百鬼处看到的打扮。

六道灰影却舞动着留柄发出不同颜色的长剑。

红色长剑所带热气隔着数十丈扑在玄丘脸上也让人灼热难耐。使剑之人剑法大开大合只求扫中巨人便可切下点什么。

一柄蓝剑带着巨大吸引之力在使剑之人周遭画着圆圈。无论飞沙走石还是残枝断木只要一接近他所画出的圆圈就被吸进去无影无踪了。可惜巨人身躯实在太大刚被吸进去一点又被带了出来向别处飞蹿。

使黑剑的灰衣人似乎以前并不用剑。黑剑最为沉重他双手握住黑剑就像一柄巨锤对着巨人砸击。

青色剑在山谷里肆意搅动所过处留下不易察觉的残影。一些被带起的巨石枯木只要一接触到如蛛网般细密的剑影便立刻一分为二切口如镜。

一柄银色长剑划破长空并没有攻击巨人而是瞅准时机向一处山洞掠去。那巨人似乎不愿让任何人进入那个山洞,整个人更是快到不可思议从山谷另一侧飞纵而来抬脚拦腰踢向使剑灰衣人。那灰衣人被长剑带动转动不便只得缩一缩身体。还是被巨人大脚扫中如皮球般弹到草丛里。

那巨人忽得站定一声长啸六名灰衣人的招式为之一滞。巨人身体露出无数孔洞打出无数拖着火焰的弹丸。

玄丘看着这些弹丸有的在空中爆裂开来有的生生穿入石中心下一颤。如果当初顾青翎打出这样的攻击只怕自己早已粉身碎骨。

六名灰衣人早有准备红蓝黑青四把剑脱手飞出在半空里搭成一道盾墙。盾墙在半空旋舞艳丽无双。六人中使黄剑的灰衣人直到这时方才出手嗡的一声把手中剑插进土里。

霎时间地里伸出无数双巨掌那巨掌有的比巨人还要高上数尺如同索命冤魂抓向巨人。又像无数张巨口择人而噬。

就在巨人专心对付巨手之时异变突起。那被踢入草丛的灰衣人化作一道银光疾刺巨人背后。

那巨人仿佛背后长眼一般。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向前一伏身。长剑在巨人背上擦出一道火星发出尖利的刮擦之声刺穿每个人的耳膜。

玄丘更加肯定了这巨人是一种坚硬金属打就。和简行之一样是一种机器。

背后一紧似乎有什么人极速向玄丘冲了过来。玄丘猛回头看见一道红影几乎到了自己背后。一回头便看到姬光羽俏丽的面容。姬光羽来的快停得也突兀。她仿佛很久以前就站在那里。

姬光羽只对他微微点了点头当作施礼。眼光便紧紧盯住山谷里的战局,娇艳欲滴的红唇紧紧地抿成向下弯曲的弧线。

玄丘自从看见姬光羽以来还没见过她的脸上有任何表情。白嫩的脸就像剥壳的熟鸡蛋光滑圆润却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总是彬彬有礼像极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却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冰凉感觉。今天姬光羽只抿一下嘴也算是有了点人间烟火气。

玄丘也往下看去打斗双方不仅法术高妙而且法术的衔接更出人意表。

每一招使出都能有一个后招把对手引入一个局,死局!

换做自己?玄丘不得不承认如果对付任何一方自己绝不可能撑过一盏茶的时间。

玄丘偷眼看了看姬光羽,玄丘心往下一沉。

只见此时姬光羽握着长剑的右手已因过于用力变得微微发白,原本细腻光滑的手背青筋突起。

玄丘有点后悔不该把那个厉人送回镐京。当时玄丘的本心想看看姬旦手下是否还能派出更强的人物。现在看来也只有姬光羽一人在挑着大梁。这交战双方实力已远远超过玄丘的认知。这种情况玄丘更希望只有自己一个人,那样还可以进退自如。

姬光羽一来就是把整个镐京甚至是大周的全部实力如同鸡蛋一样放在危险的巨石之下。

正思量间山谷里已有发生了变化。

六名灰衣人虽招式精奇配合默契但是毕竟不如那个钢铁巨人体力充沛。尤其那个使黄色长剑的灰衣人催动地下巨手真气消耗最巨。随着他身体萎顿伏在地上,地面的巨手也越来越小。

六人依然不死心时不时就有一个灰衣人试图硬闯银剑想要突入的那个山洞。只是钢铁巨人动作迅捷每次都能击溃闯入者。

现在谁都看出来双方战事是因何而起。双方实力都惊世骇俗所要争夺的必是非同寻常之物。只怕大周国运天下太平皆系于此。

六名灰衣人已到强弩之末钢铁巨人压力骤减射出的弹丸越来越多。同时拳打脚踢逼得六人步步败退。

使黄剑的灰衣人显然是这群人中的首领。他从地上拔出黄剑打了一个呼哨向一处谷口退去。同时祭起六柄剑在空中纵横交织形成依然四面八方向钢铁巨人攻击。

六人死缠烂打已让钢铁巨人恼怒非常,现在要退走钢铁巨人岂能善罢甘休。他早已发现使那把柄黑色长剑的灰衣人动作远比其他人要慢上不少。

一拳荡开诸般兵器钢铁巨人把所有的弹丸都打在黑剑身上。就听噗噗之身不绝于耳,在灰衣内更是发出开山裂石般的爆炸。

那件灰衣象破絮般飘洒开去。

然而黑色长剑象护主般一剑剁在钢铁巨人右臂之上也发出一声霹雳般巨响。

钢铁巨人坚固无比右臂被砍出一道豁口却没有断开。那黑剑不依不饶状如狂犬死死的在缺口里来回切割,尖利的声音在山谷回荡让人牙酸。

钢铁巨人左手一拳击在黑剑剑脊之上,黑剑当啷摔落在地。

那满地的破絮就向黑剑聚拢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