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姜尚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48字
  • 2022-03-16 20:38:51

刚说到这里有人来报成王有旨。玄丘立刻穿戴整齐领一众楚使到庭院中接旨。成王命屈中亭去大司寇处学习律法。楚怀远至大司农处学习农桑建筑。班继考即日去大司徒处书写文书。玄丘殷娇则去丞相府。

这份诏旨正合楚人心意。

这十天玄丘在姜子牙的衙属整理公文。陪同他的是一个高个汉子,姜子牙总是把头埋在一堆竹简之中,玄丘看着这个老人开始时暗自叹息那个“所获非龙非彲,非虎非罴;所获霸王之辅。”的一代天纵奇才。昆仑门下掌管封神榜的一代神仙现在也只如一个世俗的官吏,把绝代风华消磨在这文山会海之中了。

当玄丘拿起一个个竹简看去这些竹简就如同一个漩涡把他自己也给吸了进去。

其实每个竹简只是一些地方上的琐事。无非是生老病死的统计,粮食的增产和亏欠,地方的刑狱诉讼但是它们却像一个个吞噬时间的巨兽。

有些周公旦已经作了批示,更多的则因为周公旦只主管法律和礼仪的订立所以直接交到丞相府。

玄丘还只是把文书略做整理,时间便一天天飞速的过去了。

有一堆竹简却始终没有人动过。玄丘扫了几眼也就能猜出个大概。这就是人间追逐的权力吗?枯燥乏味,却联系着万千生民的生死存亡稍有疏失都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后果。总有人想利用各种手段得到或利用它却不知它的分量如此沉重。

玄丘细细的比对着自己的想法与姜子牙周公旦批示之间的差别。两个政治伟人总是能比自己看的更多想得更远。忽然间玄丘惊异地发现那一队在残月山庄消失的士兵竟然不是一个特例。

玄丘一下跳了起来。

玄丘找到简行之:“这半年来是不是有不少军队调度中失去了联系?或者一些地方上报来失踪案件?”

简行之眯缝着眼抿着嘴唇只挥了挥手手下的人立刻开始忙碌起来。不消片刻在玄丘面前就堆了百余份公文。

简行之用细长的手指一指:“都在这里了。”

玄丘微微一笑,好给面子。看样子姜丞相吩咐过简行之全力配合自己。要不然也不会毫无保留地把所有机密卷宗供自己随时调阅。何况简行之的金口还破例开了这么一次。

玄丘一篇篇翻下去。

六个月前西北军一个小队长带着一个伍的士兵离开营地来京师调度军饷六人失踪。最后有人看见他们还在太行八陉里行走。

五个半月前鬼方遣使来镐京途中由周人引路至今未至。

五个月前九夷朝贡在淮水沿岸连贡品一起再未出现。

七个月前西部褒侯一支分队出巡二十人至今毫无下落。七个月前差不多也是自己和八重去西部救八重他娘的那段时间。

其余零零散散的记录似乎把整个镐京都包围了起来。玄丘找到一张绘制在羊皮上的地图一个个做着标记。记录粗糙而没有头绪,大多数只有大致的路径。

玄丘不得

加玄丘和简行之渐渐找到了一些交点。这些交点只怕也就是那一带的残月山庄了。西北地广人稀道路也较稀少所以交点最清晰。可惜这张地图在西北也最为简略。

但是简行之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那是岐山。这是西周的发祥之地周人自然无比熟悉。

玄丘把一节极长的铜丝曲折地指向岐山。简行之薄薄的嘴唇终于绷不住了:“你画的不对,鬼方的使者由我们周人引路怎么从北边来却越过镐京转到西方去?”

玄丘倒闭上了嘴巴看着简行之。

简行之又闭上了嘴巴,一转身消失在一堆书简背后了。

玄丘向后躺在一堆书简上。背后的这些书简就是再不会有人有兴趣看一眼。它们被造出来的目的也许就是今天给玄丘活动一下腰骨。这么多天自己无眠无休地翻阅书简那个简行之居然一直陪着。这家伙也不是常人啊。

忽然玄丘想起这几天似乎没看见殷娇和八重。原本他们一起来姜丞相的麒麟阁。然后就只剩下自己了。

玄丘想找人问问可是麒麟阁每个人都好像简行之影子一般,简行之一走麒麟阁这一层也没了人。

玄丘站起来向上面几层走去。还是没有一个人。到了第五层往上看楼梯却被拉了上去。楼上隐隐有人在交谈玄丘如此耳力也听不太清。

玄丘也不打算听那些不该听的东西。便又走回一楼。

看来简行之去见姜子牙有要事之时,麒麟阁所有人员便会退到阁外。只有简行之发信号刚才消失的人才会一个个鱼贯而入。继续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不一会姜子牙和简行之从楼上缓步走了下来。

玄丘赶紧施礼。

姜子牙笑笑:“老夫刚刚散朝便听简行之说起,楚使发现了一些秘密。”

玄丘又施一礼:“在下乃是闲散之人。这次虽以楚使身份来镐京,但是一切文书都已交割就不再是楚使了。”

姜子牙道:“嗯!危难之时能挺身而出,事了拂身而去颇象当年老夫的做派。不知老夫可否称你一声贤侄?”

玄丘赶忙躬身一礼:“师叔在上请受小侄一拜。”

姜子牙连忙扶起:“你是一代天狐之子。修仙也历数百年我这么称呼只怕多有妄自尊大之嫌。”

玄丘道:“师叔知道我的身世?”

姜子牙一笑:“你的事师兄也对我提起。”

玄丘脸色一红:“我年少无知做了错事。连我娘也被害得差点性命不保。多亏上仙设计才留我在人间继续修行。”

姜子牙道:“谁没有年少轻狂?算来也是比干应有一劫。只是你犯在封神之时,也差点灰飞烟灭。这一趟平定南疆也算将功折罪。只是你的仙法离封神尚远今后还需无数劫难方可登仙。”

姜子牙命简行之唤回麒麟阁众人。和玄丘三人一起走到麒麟阁地下一层。简行之关上通往一层的门。三人便在这密室里商谈起来。

玄丘问道:“看简行之刚才的意思。是不是师叔早已知道世间有象残月山庄这样的所在?”

姜子牙道:“不瞒师侄大周立国以来各种妖氛藏于暗处。这些时日都按捺不住蠢蠢欲动。只是世间仙法已失,我也没有应对之策。只好暂且按下也不知昆仑一脉将来会否干预此事。”

姜子牙沉吟一阵:“封神一战后三教已经对世上的孤魂野鬼进行了处置。招魂幡这样的阴间之物都已被毁。不知师侄所说百鬼夜行大阵是什么模样?”

玄丘简要说了一下在残月山庄遇到的百鬼。

姜子牙望向简行之。简行之只摇摇头。

姜子牙道:“天地初开洪荒大陆对人类来说本没有生死。一面是洪荒大陆人满为患。另一方面有些人肉身被毁只留灵残魂在大陆飘荡,这些灵魂为抢夺他人肉身修炼各种法术凡人无可匹敌。在上古的一些修行者带领下人类发动了反击。一时间战况惨烈可惜更多的人类肉身被毁后便加入魂灵阵营。反倒是这些魂灵越战越多,洪荒大陆险些被毁于一旦。直到幽冥的出现。幽冥本是上古大神洪荒大陆建立之初便自离开了,偶然间回到洪荒大陆见此情景,不忍人间灾祸连绵。化毕生修为开辟了一个结界谓之幽冥自此人死后魂灵大多进入幽冥不再与世人接触。而人类也就有了死亡。有些人为了把魂灵留在世上,修习了各种法术破解幽冥结界。比如招魂幡便是其中之一,无非是在世间和幽冥之外再开一个空间容纳灵魂。当年我奉三教之命所立招魂幡只能收道行高深的修行者的魂灵等待战后封神。倘若你当年死于朝歌城外只怕招魂幡也难保住你不坠入幽冥。魂灵一旦进入幽冥便是另一个空间难以再回世上。其他法器能力更小只能在短距离内对抗幽冥的吸引之力一旦魂灵超出法器能量范围就无法收回。而残月山庄竟然能让百鬼居住在世间不被幽冥所吸一时我们还不能想到原因。”

玄丘踟躇了一下:“为什么封神以后世上再无仙法?”

姜子牙捋了捋自己雪白的胡须:“你觉得什么是仙法呢?”

玄丘一愣那些刀枪不入,撒豆成兵,呼风唤雨便是仙法吗?或是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回天返日,唤雨呼风,振山撼地?

玄丘摇摇头:“我娘并没有对我说过。我只是在想娘当年以赤芒护体,我以为是最强的防守却被师伯信手破去。那便是仙法了吧?”

看着姜子牙微带笑意地看着自己玄丘心里越发没底了。他曾经一眼看出大巫的一些舞蹈不是仙法而是使用矿石的燃烧的效果。可是真正需要划定一个清晰的界限就没那么轻松了。

第一次玄丘感到了迷茫。离开轩辕坟之后娘处在半疯状态,只知道给他不停地注入仙气,却从没说过自己该如何修炼。更不可能告诉他什么是仙法。那些小狐虽然常来找玄丘玩耍也教了他一些变化可是毕竟他们道行浅薄更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