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庭论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26字
  • 2022-03-15 19:10:17

正说话间馆驿的执事来报殷无涯来访。玄丘八重将殷无涯迎了进来。

殷无涯满脸愧色立在那里道:“在下一时不明误报事实,若不是周公派人查清此事恐怕要让列位受不白之冤了。殷某实是羞愧不已。”

玄丘再三请殷无涯坐下,殷无涯方才落座。玄丘道:“我等与殷将军见面不多但也算一见倾心。殷将军光明磊落必不是爱生事之人。想来是有人一向对楚人怀有成见所以一见残月山庄之事便催促殷将军到镐京禀告周公。所以殷将军也不必为他人揽过。”

殷无涯暗自佩服,玄丘虽没亲见也已揣度到了八分。

六师虽和楚人联手大破山蛮,六师对楚人依然怀有戒心和敌意甚至还有人把当初盛牙顾青翎偷袭六师的帐在潜意识里记在楚人身上。大战之时虽能同心勠力一旦大战结束对楚人的敌视就如同种子般萌芽并持续地蔓延。

玄丘一行本来觉得自己出来太早所以沿途游山玩水,想等着周六师先去报捷成就六师全功。不想殷无涯等人沿途打听到楚人已派使者前往镐京报捷,立刻就炸了锅。众人纷纷扰扰地说着:“这楚人,只参加了最后一场决战却抢着到镐京邀功,厚颜无耻。”

“楚人在牧野之战时不也是这样吗?”

“幸亏朝廷圣明只封了楚人一个子爵。”

殷无涯本是此次报捷的主事将领,但是自己在六师地位特殊也算一夜蹿红本不想多事何况自己此一去镐京就打算解甲归田。但是听得一些人越说越不像话。不由申斥几句。

不想这一下六师有人更加不服,沿途打听楚人一切所作所为。反倒越走越慢。

路经残月山庄发现山庄被毁,还有一个新立一个楚人坟墓。便有人认为一定是楚人和残月山庄发生冲突毁庄证据确凿可以入镐京告楚人一状。

殷无涯虽觉得此事大有蹊跷可是也无暇查访就被众人裹挟着到了周公府邸。

今日来找玄丘一谈又不知如何解说。却不想玄丘已然猜度出来。心下即愧疚又感激。殷无涯道:“既然玄丘少侠已知事情原委,在下也不便多说。只是明日朝堂之上恐怕还有刁难。”

送走殷无涯玄丘久久站在院子里在思索着什么。殷娇站在他的身边静静地一起看向远方。玄丘忽然转身看着殷娇轻轻地说:“楚人南部卫!如果华夏也像山蛮一族一样人为的分割开来,彼此毫无信任只怕终有一天也一样会斗得你死我活。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为什么会有那么深那么难以逾越?”

周室王宫威严而简朴,宏大而深远的大殿里并不昏暗。阳光从屋外被反射进来照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这个归置就叫明堂。“楚国使者觐见!”这声音还在大殿里久久回荡。楚国众人在大殿外等候,玄丘独自走入明堂向宝座上的成王施礼,将国书和楚国礼单交由太监呈上。

成王细细看完国书道:“楚子熊绎助六师剿灭山蛮功不可没。本王将派使者去楚地亲自封赏。楚国使臣人等可上殿与本王一见。”

太监疾步走到殿外高唱:“传楚国使者觐见。”玄丘借机向宝座上看了看。成王十五岁的样子稚气未脱。姜子牙周公旦分别站在他的两侧。初见姜尚玄丘难免心绪起伏。

当年姜尚火烧玉石琵琶精的事在玄丘心里还是留下一点点阴影。如果姜尚不问青红皂白就和自己斗在一处那就未免尴尬了。不过看上去不会了。玄丘从没见过一个人如此疲惫而苍老。

周公旦瘦小干枯皮肤黝黑,被封印了仙法的姜子牙苍老而颓唐。如果你只匆匆看一眼绝对会这样的两个辅政众臣一定会感到无比失望。

成王道:“国书中提到一干楚使皆愿留在大周镐京学习大周国法礼乐。楚子既有所请大周朝廷必不负楚子所望。”

众臣正在夸赞忽然光禄大夫姬广幸大喝一声:“楚子何功?放走贼酋,外结山蛮内连朝臣只怕是图谋不轨吧?”

玄丘早已料知会有此事也不着急。屈中亭压不住火气:“姬大夫何出此言?信口开河只怕是含血喷人吧?”

姬广幸裂开大嘴哈哈一笑:“我信口胡说?那我问你,你们楚人说剿灭山蛮,贼首何在?严定克何在?”

屈中亭刚想驳斥,玄丘把手一摆:“严定克被我放走了。严定克一心只想把灼桑部带离山蛮一族去东方刀耕火种。此人并无太多恶行,何况今已交出兵器从此归隐山林。”玄丘一挥手八重从殿外捧进严定克的月泽兑。双手举过头顶。

玄丘继续道:“大周国法宽仁,严定克身在外邦还可安抚灼桑部人心。现在灼桑部都已为六师所俘正分批送至各国安顿。以后他们也是大周子民严定克失去灼桑部自也不能兴风作浪。何况严定克立誓不再与大周为敌。并交出自己兵器还请诸位过目。”

几名太监接过双兑举过头顶向众官员展示。

姬广幸嗤了一声。“数万人的战场上随便捡一把兵刃能算什么?严定克远走正好能作为楚人外援。一个山蛮族发的誓又有几分可信?”

忽然大臣班中站出一人正是殷无涯:“没有楚人阻截严定克必已逃至他乡又何来灼桑一部尽数归降?严定克的这个兵刃是他亲手交出亲口立誓。我和鸾校尉双战严定克不下,是这位楚使玄丘兄弟降服严定克。这些事我们六师壬队全体弟兄都可以作证。”

姬广幸冷哼一声:“商纣余孽。”

殷无涯怒不可遏,一时语塞满脸涨得通红。六师的随员一下子炸开锅:“你敢侮辱殷将军?”几名随员冲过来就要和姬广幸拼命。这些刀口舔血的弟兄虽然也有人不喜楚人但是和殷无涯建立的友情却是从刀山火海里滚出来的六师的军神容不下外人侮辱。

只听两个人同时喝到“住手。”

一边殷无涯已拦住自己的随员一边姜子牙道:“投降可赦的命令是我在六师南征以前就下的。殷无涯是老夫故人之子全家被商纣所杀。殷将军为报仇隐姓埋名,追随六师多次力挽狂澜。老夫也在朝歌为官,难道老夫也是商纣余孽?”

殷无涯听到姜子牙这番话不觉眼含热泪。就连玄丘八重等也纷纷点头。

姬广幸倒也镇静:“放走严定克还有说辞。那贼首铜燎余畏又在哪里?楚人就连一个盛牙也没能抓回来还是严定克杀的又何功之有呢?擅自收留商朝南部卫扩充自己实力只怕日后图谋不轨吧?”

玄丘急忙转身面向姜子牙深施一礼:“铜燎余畏盗取天机练成了吸血银丝和炙天两大邪术,另有不死之法。微臣没法破解,只得把他们困在一处。还请姜丞相设法。”

姜子牙看了一眼周公旦。眼光越过玄丘直直盯着姬广幸:“你知道的倒还不少。殷无涯的身世只怕满朝文武都不知道个中机密,何况又阻隔千里之遥。你却如数家珍一般。虽说光禄大夫之职有监察百官之权不过你的消息来的未免太快了吧。”

成王本来见南方初定满心欢喜不想朝堂上一下子变得唇枪舌剑。一时也不知究竟只得扭脸看着周公旦。

周公旦道:“楚人能协助六师剿灭山蛮便是不世之功。今天下初定四海之内皆有未臣服部落邦国。大周自当以怀柔为先,辅以教化此乃安邦定国之本。”

成王点头道:“姬广幸爱卿,本王已知你耿耿忠心不必再言。楚人之功不可没。至于蛮族祸首本王自有裁度。”

姬广幸被姜子牙一顿抢白本不知如何再把话说下去。既然成王有命只得悻悻退下。

成王拿起楚人礼单略略一看道:“楚人新至蛮夷之地创业艰难。今又备如此重礼。本王自当多加赏赐。留下包茅缩酒其余礼物一概送回。今后楚人也不必再多送礼物体恤南方百姓安抚各族才是要务。”

一众楚使叩头谢恩。

太监高唱:“有事起奏,无事散朝。”

玄丘带领众人回到精舍。班继考心下不快:“我们楚人拼尽全力才战败山蛮。朝廷还未赏赐就有人在挑我们的错处。大周朝廷终究没把我们当作自己人。”

屈中亭摇摇头:“班大夫也不要这么说,毕竟今天看来姜丞相,周公旦都站在我们这一边。六师殷无涯也能挺身而出为我们楚人讨一个公道。”

班继考怒气未消:“大周对我们楚人处处设防现在想调开六师又谈何容易。”

玄丘眉头拧在一起:“想不到朝廷里有人对楚人成见如此之深不过来日方长我们也可慢慢改变他们对楚人的看法。成王已经允许我们暂留镐京。调回六师的事待日后再做商议。我担心的是今天只出来了一个姬广幸,只怕背后还有他人指使。目标也未必是我们楚人。大周朝廷暗流涌动只怕我们楚人会卷入漩涡之中。众位今后当谨言慎行不可随意言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