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周公2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40字
  • 2022-03-14 15:56:09

镐京城作为一代王朝的都城有着特有的雍容气质。玄丘一行人随意地逛着,到明天早朝还有的是时间。他们按照自己的兴趣分成几路。楚怀远和八重去了郊外看看那里的一些作坊和井田。玄丘和殷娇去了附近一些店铺。屈中亭班继考自然是去附近学馆。

楚怀远和八重驾车走到一处村庄,天气转秋已有了咝咝凉意。几个村民正在一块田里除着草。八重不懂耕织但是这田却很奇怪被画成了一个井字形。楚怀远指着那田:“根据大周律法田亩会分成九块每块越百亩,中间那块为公田其余八块为各家所有。除各家田地缴纳税负以外公田全部归国家。”

八重问道:“那公田是由谁来种?”

楚怀远道:“自然是八家共同来种,所产粮食收入国库这部分粮食不作为平时国家收入而是专作灾年储备。”

八重不禁问道:“那各家又怎么会尽力去种公田?想来是先忙好自家的田地。”

楚怀远摇摇头:“我们一路走来,都是公田里忙碌的人更多。说来惭愧楚子也曾在云梦泽试行过,但是绝没有今天镐京的景象。我想天下间也只有镐京的百姓能做到把公田看得比私田重。”

八重道:“你是想说周公旦以德治理天下所以镐京民风淳朴?”

楚怀远点点头:“周公旦以礼乐让百姓知荣辱知利害。颇有当年舜历山耕田,当地民不争田界的风范。”

八重道:“周有没有向各国推行井田呢?”

楚怀远叹口气:“井田制又谈何容易啊。没有教化为先强行推井田制只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

八重想以楚怀远这么说熊绎试过井田制那公田一定惨不忍睹。以楚人创业艰难民心团结都无法做到以公田为重。只怕天下再难有其他诸侯国可以做到了。这个周公旦果然不同凡响。

忽然间八重望向远方。那天他到了镐京和两名车夫在一起的时候就看见过那一道红影,这里四周开阔而那身影能在八重眼睛里一闪而过不留下任何痕迹。红影的主人会是谁?

玄丘和殷娇在镐京逛了一圈便慢慢往回向精舍走去。屈中亭班继考也正往回走看见玄丘屈中亭快步赶了上来。

玄丘看着屈中亭抱着一圈竹简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刚要开口询问屈中亭却急急地说:“大人快看。这是蒙学。”

玄丘一时不明其意等着屈中亭说下去。屈中亭说:“我们楚人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来教楚人子弟。用尚书易经只怕太过深奥孩子们学不懂也没了兴趣。不想周公旦编了这部蒙学正好可以教楚人子弟。这里的孩子也都在以这部蒙学来启蒙。”

屈中亭接着说:“还有这些。”

说着让玄丘帮忙拿出一摞书简:“这是周公旦编的武乐。”玄丘看看那一卷书简不由也产生了兴趣。武乐分为六节是周公旦编写武王伐纣一部以乐为史的书简。第一乐章,舞者自南而北,象征北上孟津汇合诸侯一同讨伐商纣;第二乐章,象征了讨灭了殷商;第三乐章,象征凯旋南归;第四乐章,象征南方诸国臣服周朝;第五乐章,象征周、召二公为左右二伯,周公居左,治陕以东,召公居右,治陕以西,一左一右辅佐武王;第六乐章,舞者重又恢复最初的队列,表示对天子的崇敬。这段音乐看似简单却浓缩了周公的治国理念。以礼乐教化天下开创了大周的盛世王朝。

玄丘笑笑说:“你们是从哪里买来的?”

屈中亭猛力地摇着头:“不是买来的。是刚才我们在一个学馆听讲,那里的馆主听说我们是楚国使者就送与我们的。据说周公想把这些书简分发给各国诸侯正好我们来到镐京就直接给我们了。”

屈中亭越说越开心不觉已来到众人住的精舍。

玄丘看见精舍门前立着几人,为首是一红衣少女。那少女风姿绰约衣带随风便如凤舞一般。

玄丘接过班继考手里的书简。班继考迎了上去深施一礼:“不知姑娘在此有何贵干?”

那少女也看见玄丘一行便问班继考:“不知各位可是楚国使者?我是周公旦之女姬光羽。奉家父之命请各位楚使过府一叙。”

玄丘过来把书简交给迎出来的一名马夫。施礼道:“我等自楚国而来地处偏僻见镐京如此繁华各人游玩了一天还有两人没到齐。望姑娘稍等片刻。”

正说话间八重楚怀远已经走了回来。八重暗暗奇怪这两天看到的那一抹红和姬光羽的衣服很像。

周人楚人都尚红色只是周人为朱红,楚人颜色稍浅为赤红。而姬光羽的衣服却是清亮透彻的玫红给人以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在这个时代印染技术还不发达这种玫红少之又少所以非常显眼。

玄丘一行进入周公府邸一人和周公早迎了上来。“殷无涯!”玄丘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但是殷无涯似乎欲言又止有些扭捏。

周公旦道:“殷将军也是来送南部大破山蛮的捷报的。想必众位相互也都认识。众位请到屋中说话。”

这一次殷无涯也是主动请缨来镐京投送战报。

各人分宾主落座周公旦居中,殷无涯一行居左,玄丘等居右。

周公旦看看殷无涯道:“实不相瞒,这位殷将军实是昨日已到。”

殷无涯忽站起抱拳道:“我一路行来,路经残月山庄。见山庄被夷为平地以为各位和残月山庄起了争执。为了提前向周公报知所以绕道赶来镐京。不想来时诸位已经到了。”

周公旦接下去说:“我已派人仔细残月山庄有人以尸养气非止一日应与列位无关。只是想知道个中原委,才请诸位前来。”

一番话玄丘感觉出了一身冷汗。残月山庄事关重大自己没对周公旦提起实是班继考和八重都认为周公旦还未必可信,不如到朝堂当面说清。玄丘也想不过一日之间而已但是自打出了周公府邸就有些后悔。不想殷无涯的到来提前把事情说了出来。更让玄丘难堪。如果周公旦是心狹量窄之人只怕为此就会得罪周公甚至迁怒于楚人。

玄丘站起身深施一礼:“残月山庄委实奇怪。我等路经残月山庄却被鬼物袭击,还折损了一名随员。这种怪力乱神之事没有查清原委不敢声张所以昨日里没提以免引起京师恐慌。还望周公大人恕罪。”

周公旦摆手道:“楚使年少沉稳不说自有不说的道理。只怕有人借此等妖物为祸天下明日朝堂之上楚使也不必说起。此事我已派人通知姜丞相。只是不知详情。”

玄丘只得把残月山庄的事细说一遍只把自己灵识金丹等项含糊带过。周公旦知玄丘不便提起也不深问这些细节而是对京师附近出现鬼物很是关心。

天色将晚周公旦命人设宴。席间周公旦只谈鬼物再不谈起玄丘等人隐瞒不报。

玄丘告辞出来八重追了上来。你猜周公旦派谁去残月山庄的?玄丘心下还在为没能及时向周公报告残月山庄一事纠结。看了看玄丘有些没好气:“派谁?”

八重道:“你不觉得不到一日能来去残月山庄把事情搞明白的人很不一般吗?”

玄丘被这一提醒也觉得事有蹊跷。自己驾车离开残月山庄虽说行走不快也有平时一天一夜的路程。可是周公旦派的人居然在一天一夜里来去一次残月山庄还挖出尸首细细看清了原委这种能力即使自己跑一趟也未必能做到。如果说周公旦事先知道残月山庄是个魔窟根本没必要查对倒是个合理解释。

残月山庄难道和周公旦本就有关系?但是根据这两次与周公旦接触玄丘更不愿毫无根据地怀疑周公旦了。

八重轻声道:“那个人一定是姬光羽。”玄丘一惊非同小可。今日第一次见姬光羽虽觉得她气度不凡有种飘飘欲仙之感可是正值妙龄的女子让人惊为天人的世间多有。殷娇也是这样脱尘的女子。

如果是姬光羽前往残月山庄一天一夜间她来回一趟再向周公禀报事情来龙去脉再来请自己一干人等,依然神色自若毫无疲态。这种能力只怕自己也望尘莫及。

仔细想想似乎也有几分道理,姬光羽去勘察是最让周公旦信任的人选。而回来报告,周公旦自不会让太多外人知晓所以就干脆让姬光羽来请自己这些人都合乎逻辑和人情。

玄丘问道:“你是怎么想到是她的?”

八重道:“我第一次进周公府就和车夫一起去了别院。然后周公府上又来了一些人,现在推算看来应该是殷无涯等人。然后我看见一道红影从别院门口闪过。今日在郊外又看到红影跑过,速度极快。那红影颜色正如姬光羽今天在府门外穿的衣服。”

这么说那个出去探查残月山庄的人根本就是自作主张并不是周公所派。也就更像姬光羽所为了。论起来玄丘等人还要感谢姬光羽这次自作主张还自己一个清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