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周公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100字
  • 2022-03-13 20:58:50

玄丘说:“是啊。为什么有人会在这里搞出这么一个山庄?”

殷娇说:“会不会是周公姬旦?现在天下传言他要取周成王而代之。”

玄丘摇摇头:“道听途说多半不可信。周公的法令彰布天下我在楚子和大巫那也读了一些。大多为国为民看不出有什么野心。另外姜丞相也在镐京没有之国也是作为成王辅政如果周公真有什么不轨姜丞相也不会答应。”

殷娇还是有些犹疑:“当年帝辛刚执政时也算不错对我们南部卫也恩宠有加,朝中也有闻太师比干商容等人后来也还是变了。”

说到比干玄丘心中一紧。赶紧岔开话题。:“现在这样乱猜也没什么意义。我们是楚国使者如果被周公知道恐对楚人不利。还是和周公姜丞相见了面再说吧。”

玄丘沉默一会忽然张口想说什么可是舌头在嘴里转了几圈也不知道怎么说起。

忽然殷娇眼圈一红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心事。

玄丘说:“如果我不回楚国了你还愿意陪我一起吗?”

殷娇擦了擦眼泪突然轻轻一笑点点头。

玄丘又傻乎乎说了一句:“可是我毕竟还没有亲自向你父亲提亲,只怕……”

殷娇说:“如果相隔太远我们南部卫也是可以书信提亲的。”说完脸已经红了。

玄丘说:“如果那样我一定要姜丞相帮我写这份文书。”

殷娇娇羞地哼了一声。

晓行夜宿第三日进了镐京。

王都镐京规模宏大气象雄伟。各国使者商队络绎不绝。走进城门是一条宽阔的大路路上铺着青石板远处便是周王宫殿。气度比玄丘所见过的任何城池都要庄重。

班继考等人不敢怠慢在车上竖起楚人大旗举起出使持节。

早有军兵迎了上来施礼。“周公有令各国使节可先到周公府会晤。”

玄丘一行在一处院落前停下。院落小巧别致周围却有一排豪华的精舍围绕。想必这就是周公府邸了。

时间不大一个身材矮小干瘪的老人跑出小院。八重以为是一个下人刚要询问你家主人在哪里?楚怀远却快步上前叩头施礼:“楚民楚怀远叩见周公!”

玄丘也没想到当年两次助武王伐纣的周公竟是一个干瘪老头。赶紧施礼:“楚人客卿玄丘叩见周公老大人。在下这次前来为楚国向大周天子报捷。”

周公接过战报心里暗暗心惊。周六师的战力他心里最清楚不过,那是一支能够独当一面的力量。但是从周六师发来的战报来看山蛮有七万能征惯战的武士,即便周六师对付掉其中的一半楚人也和周六师旗鼓相当了。

周公赶紧扶起众人,向院里引众人入内。

玄丘迈步入门,小院不大自有周公府上下人引三辆马车和车夫别处休息。

众人分宾主落座。周公姬旦打开楚国国书细细观看。熊绎的国书写的很谦逊主要功劳还是归于六师。但是以周公的政治理解力在字里行间能读到楚人的力量在飞速发展。这是一个让人心惊的事实。周公旦无法想象一个只有三万男女老幼的部族怎么可能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面,形成能够抗衡接近三万精锐士卒组成的六师的呢?(这也是料敌从宽的原则。假如有一天要考虑和楚人发生什么对抗那必须以六师的三万人来称量楚人的实力。)现在楚人仍然以大周臣子自居也算一个好消息吧。现在东夷骚扰边境,大周兵力又四处分散,举朝上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南方平定,六师就可以作为各方向上的后备军力。

平定西北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成王和弟弟叔虞在游玩。成王用刀把树叶削出一个圭的形状对叔虞说:“就拿这个封你吧。”史佚在一旁道接着说:“请择日立叔虞。”

年幼的成王漫不经心地说:“我只是游戏而已。”

史佚坚持:“君子无戏言。君王说出的话就要进入史书。”

事情到了周公旦这里。周公旦即封叔虞到唐国也就是晋国。

朝野上下包括成王都有不快。如果让一个年长的官员去治理就可以抽出西北方向的师以拱卫镐京。成王也觉得自己的弟弟年纪幼小即治理不了一个如此大的地区也让自己失去了一个玩伴。

另外自从周公把蔡叔管叔这些成王的叔叔自己的弟弟派出去作为藩屏大周朝就一直有传言自己要架空成王好自立。现在又把叔虞派出去。更加坐实了这种说法。这种事恰恰又是最没法解释和澄清的。

周公旦让叔虞去晋地并非没有深远的考虑。现在如果派一个外人去晋地就能信任吗?西北辽阔未来发展不可低估。一旦形成割据恐怕就绝不可能像今天这般容易平定了。叔虞虽小但是毕竟是成王亲弟弟。同时也是自己的侄儿兼弟子派遣这样一个人去晋地不正是自己“尊尊亲亲”的治国理念的最好体现吗?

派遣一个年长的官员就能凭一己之力震慑西北吗?还是得要派军队维持。叔虞也是自己礼乐教化的传人。如果叔虞能把自己礼乐教化带到西北晋地又何愁西北不能安定祥和民风淳朴呢?所以西北不可用兵也无兵可调。

那么六师呢?周公旦当然不能让楚人再回到镐京来守卫大周的心脏。最后的机动力量也只有六师了。

楚人就留在那里让他们在南方蛮荒之地开疆拓土吧。相信假以时日东方迟早也会平定。那时再让六师楔进江汉平原限制楚人也为时不晚。

今天楚人来报捷。玄丘在路上故意拖延只是希望周六师的捷报先到镐京。对六师的谦逊一来可以缓和六师与楚人的关系,一来可以掩盖楚人这段时间不断增强的实力。

作为一国实际执政者周公旦也能清晰感受到楚人刻意放低姿态的用心。始终还是要考虑楚人深层次的企图。

想到这里周公旦抬头看了看这些楚人使者。那个身着戎装的女子似乎和楚国的客卿关系非同一般。

周公旦歉然道:“刚才以楚子国书为要,还未见过各位,礼数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玄丘也忙还礼:“是我等未向周公介绍。”玄丘一指屈中亭:“这是我楚国钻研政法的干才屈中亭。”

屈中亭赶忙施礼“草民此次来一是来向大周天子报捷另外还想向大周天子以及周公请教为政立法之要。”

接着玄丘介绍了楚怀远和班继考。

转而玄丘一引殷娇,“这是故商人南部卫的殷娇。”周公旦肃然起敬:“南部卫百余年恪尽职守为华夏镇守南部边疆。今日得见南部卫一蛾眉也如此英气逼人,难怪南部卫长盛不衰。”

殷娇道:“家严原是南部卫镇南侯殷单诲一字庄。家严命民女禀告大周天子南部卫已并入楚人,天下再没商人南部卫了。一干人众愿世为华夏镇守南疆。”

周公旦暗自在想楚人果然厉害,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能得到南部卫相助并与南部卫合而为一难怪实力激增。

玄丘接着道:“楚人到了南部秉承大周教化,施仁政以惠万邦。才能得大周各藩国相助以抗山蛮。再助六师进剿山蛮各部平定南方。”

八重不愿参与这种场合自己驾着车刚巧被当做了车夫领到了别的地方。

周公旦忽问道:“楚使年少英俊必有奇才。不知可曾有家室?”

玄丘看看殷娇:“不才心仪之人正是这位殷姑娘因为小人孤身一人没有长辈书写娉书此次来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周公旦微微一笑:“楚使请讲。”

玄丘低头再施一礼:“此次来还望周公和姜丞相为在下书写娉书以证婚姻。还望老大人成全。”

周人以礼教立天下最忌男女未婚有私。周公旦本以为楚人蛮荒,玄丘殷娇又青春年少朝夕相守只怕已非完璧。看玄丘说的诚恳应该是自己多虑了。不由对玄丘肃然起敬。爽朗一笑:“君子成人之美,改日我必与姜丞相商议休书一扎为楚使证婚。”

那边殷娇早娇羞地躲到了一旁。

周公旦道:“楚使远来劳顿,后日早朝众位还要拜见周天子。楚使就请去精室中休息吧。”

玄丘也起身告辞。原来周公府邸之外的精室是给各国使臣和官员们准备的。

玄丘走入这些房屋的时候八重和车夫已经等了一会了。

班继考看左右无人忍不住心下不快终于吐露出来。“这个周公旦为什么没见周天子就要我们先见他去?难道真想取而代之吗?”

屈中亭倒是周公旦的忠实拥趸:“成王年幼尚在读书,天子朝会五日举行一次。我们来的不巧,后天才是朝会。所以周公怕慢待各方来使才提前会晤我们。据我所知周公礼贤下士对各方来使都很重视。曾经传言方一食三吐其哺,方一沐三握其发。”

玄丘叹一口气人的社会真是复杂,凡事都会在不同的人眼里有不同的解读。

玄丘道:“我也相信周公是出于公心,但是日后只怕有人以此来攻讦周公,周公就百口莫辩了。不过有些事还是要自己去验证一下,我们远道而来也不能先有了自己的主观明天无事大家随处看看偌大镐京就是我们了解大周的最好镜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