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百鬼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182字
  • 2022-03-11 10:31:47

突然一个黑影向八重砸下。八重敲门以前已经上下打量过这个大门没见到异物。现在变化突生也就是八重反应神速往前一跃已落在庭院正中。那物轰的砸在地上碎裂成几瓣。原来只是山庄门上的匾额。别的庄院有匾额的都是朝外可是这个匾额偏偏朝里还在八重进门那一刻掉了下来,莫名增加了不少诡异。

屈中亭班继考低头看时认出上写“残月山庄”。这四个字既不是商人常用字体也不是大周的习惯。猛然看那字一笔一划似在蠕蠕而动定睛看去却又没有什么变化。

玄丘计算时间太阳早已落山。可是山庄不知被什么光照着无比明亮。众人抬头四下寻找也不知光源所在。玄丘回身去车上找出那颗夜明珠丢给八重。

不知道为什么亮的地方只怕也会随时变得不知道为什么黑。玄丘不得不防。

楚怀远找来木棒利落的折断,绑上油布做成火把分给各人备用。这样一个木工第一高手去做一个火把似乎有点大材小用了。

众人都是刀口舔血闯荡过来的弹指间各司其职已把庭院检查了一番。

突然间玄丘腰间一阵闹腾,大蛇也似乎觉察到什么异样要从葫芦里出来。

玄丘无奈只得拔下塞子,大蛇嗖就钻了出来。大蛇通体早已晶莹剔透就连麟甲都如白玉雕刻的一般。那两根捆仙草也一扭一扭地钻出来。三个活宝趾高气扬往屋顶攀去。大蛇也是感知到了这里的不寻常却故意挑衅似的带出一副懒洋洋的表情。捆仙草清除了顾青翎那里吸来的黑气变得翠绿欲滴扑啦啦将枝蔓铺了开来。

玄丘真搞不懂怎么就连这三个家伙都会变得狂妄无比。

它们往屋顶一横大大咧咧的样子看了就让人来气。玄丘也不理它找了间宽敞的大厅连车夫一行九人就走了进去。

玄丘越看越奇怪这里没了人迹却打扫的很干净。雪白的墙上却画着一幅画,画着地下冒出一些似人非人的东西,更多的这些东西在地面聚成一个阵势。

玄丘左思右想也不知道这个阵是什么名目。

八重嘻了一声。然后找了地方坐下。三个驾车的车手终究放心不下马匹。便想回身去牵马进院。

忽然间整个山庄猛然一黑。幸好八重手上还有夜明珠。但是这黑暗来的突兀众人一下不能适应,一时之间大家什么也看不见。耳边一声凄厉的马嘶震得大家心头一紧。

玄丘视力恢复较快抬眼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院外飞了进来,急用手中剑画了一个圆圈往无人处一引。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掉在地上兀自咕噜噜的滚动。细看是一颗血淋淋的马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扯了下来。

门外众马嘶鸣那几个车夫也是楚人中的高手。进院之前就把马拴在了树上不然受此一吓早就跑散了。

殷娇等人视力刚刚恢复便列出一个半圆阵势。把玄丘放在月牙的前面月牙阵象一个翅膀在他背后张开。只楚怀远一个被围在阵型中间怱忙地点着火把。

忽然房梁上呯的一下大蛇小白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幸好身躯庞大各部位先后落地相互支撑着还没摔伤只是却被什么打的疼痛难当在地上甩着尾巴。

玄丘一边想着该!谁让你那么狂,一边也吃惊不小。论起来小白有仙丹护体实力未必比自己和八重差。却被什么东西瞬间就揍了下来,来的究竟会是什么?

大伙抬头望向房梁。

捆仙草却似乎抓住了什么使劲地纠缠着。这东西众人看不见却又象在不停地挣扎。屋瓦墙皮簌簌而下。这段时间捆仙草得大蛇小白的滋养比以前威力也不知大了多少。何况又吸了顾青翎的法力也难怪它能狂得起。小白猝然遇袭捆仙草立刻反击没让偷袭者逃掉。

此时八重屈指成抓一下就向一个空地抓了出去。却扑了个空。双爪反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差点跌一跤。众人这一惊非同小可。

在这群人中间八重的本事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一招间就吃了暗亏,还有大蛇小白被摔在地上,只会有一种残酷的解释。对手极为可怕。

就在这时房梁上传来啵啵两声脆响。玄丘心都快碎了。

该不是捆仙草断了吧?哪知那捆仙草缓缓从房顶滑下来。洋洋得意地晃着枝叶对着小白那样一阵嘚瑟。

小白缓过了一口气头尾乱甩,像是在抽打什么东西。

八重低低说了一声:“那东西看不见。”

包括殷娇在内所有人都打了一个激灵。看不见的难道是鬼?

楚怀远总算点亮了所有火把分发给众人。玄丘扫了一下,进院子时在四处抹的寻仙粉发出惨淡的碧绿色。真的是鬼。而且还不止一个。

现在在不明情况下只有捆仙草还有战斗力。刚才似乎它挤爆了两个鬼。

小白长吸一口气吐出内丹飘在半空,内丹发出悠悠的光。照着庭院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突然玄丘一剑刺了出去咝的一声剑尖冒出一缕黑气。

但是与此同时一个车夫已经飞了出去半空中吐出一口鲜血玄丘跃身而起。在他背上一托同时向他身边连扫数剑又是几缕黑气腾起。

玄丘落地把那车夫递给八重下了最简短的命令:“撤!”还有什么比看不见的敌人更恐怖的吗?

八重突然出手抓向楚怀远。两爪交错哗啦一声楚怀远身边也腾起一团黑气。楚怀远僵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看样子是有鬼要攻击楚怀远被八重扯了个粉碎。

这下玄丘看明白了。:“背靠背注意各人的身前身后。那东西只有在攻击前的一瞬才能被看见。”不是火把的光照出来的,而是小白的内丹照出了一个虚影。

玄丘心念电转正常情况下这些鬼没人能够看得见,但是它这时也没办法去攻击实体的人和物。当它要攻击的时候就会具象化在小白内丹照耀下显出一些淡淡的黑影,这时它也能被人攻击。

现在所有人都在胡乱地挥舞兵器以求自己不被突袭。众人边打边向院门外撤退。快到门边玄丘向小白喊了一声出去。说完一托小白,小白巨大的身躯就越过院墙向停着的马车和马群飞去。如此重要时刻马不能再有损失万不得已还能借着马车逃出去。

玄丘手上带了回旋之力,小白也有了准备轻轻落地就把几匹马死死护住。背上那两个捆仙草也四处翻来滚去。再次被它们圈住了两个鬼一用力啵啵又腾起两团黑气被它吸进身体里。

再次得手捆仙草更加得意得扭来扭去。一时间把小白都比了下去。

众人接连跃出院门,突然间屈中亭被什么拉住了脚往后就倒。八重早一刀挥了过去,这次什么也没砍到看样子那些鬼也变得更狡猾了。一击不中之后就立刻闪开来。

形势依然严峻这些看不见的客人究竟有多少?一群人瞪大了眼睛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递过去一招。可是收获却微乎其微。

那些东西智商也不低他们很快发现了这队人的弱点。

三个车夫虽也身经百战但除了受伤的那个其余两个都在阵型外侧而且毕竟还是凡人。突然间一个车夫一个踉跄左腿发出一声脆响小腿向前弯折已然断了。玄丘赶上双脚连踢黑气再次腾起这次居然还伴随着一声凄厉的鬼叫。那边在八重全力护持之下另一个车夫还是被什么东西折断了脖子。八重也只打碎了一团黑雾。

这些鬼力量之大出手之狠让每个人都心惊。自己人数又远远不如对方这样换下去不消一会就会全军覆没。

殷娇似乎被吓住了从交战以来就一直呆呆愣愣的拖在后面娇小的身体还微微有些颤抖。玄丘正在担心突然殷娇娇叱一声龙纹鉞如轮飞舞一连串黑雾接连暴起。

玄丘不禁莞尔,殷娇装傻充愣学得还挺快。刚才不过是扮猪吃虎罢了。现在殷娇一人就让众鬼吃了大亏。

那些鬼知道遇到了硬茬转而攻击屈中亭。

屈中庭刚从地上站起陡然间似撞上了巨锤前胸塌陷倒飞了出去半空中鲜血狂让人喷触目惊心,他连哼都没发出来就晕了过去。

玄丘不及救援只得反身扑向楚怀远和班继考双手在二人肩头一按整个人飞在空中如陀螺一般两只脚手中刀分打四面八方。半空中打碎几团黑气方才落地。玄丘脚下一软象是被什么踹了一脚,玄丘暗自用力把那一脚反震回去。跟着手中刀一划再次结果了一个。

小白和捆仙草越战越勇却无法解开栓马缰绳把马带过来。八重暗数着只刚才一会小白和捆仙草已经解决了二三十个,但是众人依然被各路围攻。如果这些鬼均分为两波的话。自己这边也至少还有四五十个。

八重不敢多想只顾拼命把伤者拉到一起保护起来。不知不觉殷娇却落了单,殷娇奋力打碎几团黑气已是强弩之末。龙纹鉞突然一震脱手飞出。

尽管玄丘闪电一般赶到,还是晚了一步。殷娇已被一团黑影一脚踢飞半空中又接连被击中数次玄丘一划结果了一团黑气。拦腰接下殷娇一看那娇艳的脸庞已经瞬间化为金纸一般蜡黄。玄丘心痛不已,暴喝一声站在那里僵立不动。

八重看见心下大急,看玄丘抱着殷娇手中刀已落地。喷喷噗噗之声不绝玄丘浑身上下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终于玄丘支撑不住噗通跪倒。一口接一口地吐出鲜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