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决战11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09字
  • 2020-08-07 07:01:35

诡谲的是无论支持盛牙的还是仇视盛牙的现在都把怨气发泄在严定克身上。严定克感受到从没有过的孤独。为什么那么多人不相信后来叫吴越的地方才是我们的方向。

严定克下令杀了一些叛逃的族人可是却引发了更多的叛逃。严定克只得下令走吧,那些不信任自己的人由他自生自灭吧。

严定克带着剩下的两万人出来,迎面遇上了逃回来的盛牙。现在严定克新仇旧恨一起涌了上来,他使个眼色几个灼桑部的亲信就把刀扎进了盛牙的身体。

严定克却没有复仇的快感。平心而论盛牙是个人才。如果一开始盛牙是以辅佐自己而存在的话严定克还是可以考虑让他活着。

不想了。别了盛牙别了我的家乡。

严定克顶着夏日的烈阳撞上了玄丘八重带领的一群光头巴人,和曾经在他们皮鞭下瑟瑟颤抖的奴隶。迎接他的是漫天的箭支和复仇的奴隶掷来的长矛。

严定克退了回来,天下的路不止一条。灼桑部不能再有重大损失,现在活着每个人都是自己梦想的一部分。这支队伍他们不仅承载了一段古老的历史,也将开创一个崭新的未来。然而就在严定克的背后也遇到了两个人带的队伍。殷无涯和鸾校尉。

不必去玄丘八重那里捋虎须了。能干掉顾青翎的人自己绝不是对手。

严定克找上了殷无涯和鸾校尉。

“你们不是向我挑战吗?来今天决一雌雄。”

殷无涯鸾校尉互望一眼。还在犹豫谁去应战的时候。严定克说:“不必了,你们一起上吧。”

是傲慢还是强留最后的尊严?

鸾校尉一抖手中双戈迎了上去。

严定克也举起了手中的矛,一把铜矛。矛长丈二重七十斤。矛头极为沉重如果没有矛尖倒象是双刃开山钺。严定克在手里打了个旋:“知道这兵刃的名字吗?”也不等别人回答自己接着说:“月泽兑(瑞)。”

说完单手平端一兑刺出。鸾校尉见来势沉重不敢硬接左手戈向外一架右手戈砸向月泽兑的兑杆上。但那兑也只是偏了偏,严定克收招换势月泽兑横扫而至。月泽兑挂着风声蛮横得没有任何章法,但是风声便是章法。鸾校尉刚才碰了月泽兑一下那风就变得如此凛冽那蕴藏在风里的是一股随时都会炸裂的力量。这力量在鸾校尉已经变换几次身形后还是在鸾校尉的掌心里炸了开来。鸾校尉几乎握不住双戈,也炸出了鸾校尉拼死一搏地豪气。

鸾校尉一闪待月泽兑过去后急向前跨一步右手戈顺势往外推那兑,左手戈自下而上划了过去。

严定克看出刚才那一下鸾校尉被自己兑上炸力震荡这一次他把所有的力道都暗藏在那股风中。有形的招式和兵器都是表象高手是把最致命的杀招蕴涵在无形之中的。

鸾校尉的戈上也暗施三股力道。炸力轻易地粉碎了第一道暗力穿透了第二道毫不停歇地在第三道的暗力面前炸了开来。为避开鸾校尉左手戈严定克侧滑一步。没有兵器的碰撞两股力道却在半空中发出轰鸣。

月泽兑生生又扫了回来,严定克身体借兑的惯性一个回旋再攻鸾校尉。鸾校尉还深陷爆炸的余波之中无力再接月泽兑只得接连后退。

鸾校尉这才知道严定克远比自己料想的要高出许多。不敢怠慢使出卸力功夫方能勉强支撑。

殷无涯看出鸾校尉战严定克不下一晃手中双矛就来助战。严定克后退半步手中兑变换招式接住殷无涯嘴里说一声“来的好!”一道风声自兑上升起飘飘荡荡向殷无涯裹了过来。殷无涯不敢怠慢双矛交叉对着虚无的风推了过去。炸声不断响起细碎而绵密象是谁点燃了一串鞭炮。

玄丘八重已经赶到。看见严定克竟能以一敌二暗自佩服。

严定克虽越战越勇但心里一阵阵冰凉。自己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很小的时候他就不满山蛮这种打家劫舍刀头舔血的生活。他想做一番更大的事业,让山蛮洗脱劫掠野蛮的声名。建一个独立的国或许有一天也能一统中原。这次东去那里风景如画却人烟稀少那是一块崭新的天地。他可以象巴,厉两国那样通过丰富的物产富裕起来。可以象周一样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其实他没有去抢任何部族而仅仅是联络了一些东夷和商的遗老遗少便获得了大量财富。他可以左右逢源在周和东夷以及商之间寻找生存空间直到有一天他的部族他的国能够雄霸天下。这次本来打算回来带走灼桑部去更广阔的天地里生根发芽。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怎么就遇上了周六师和楚人的联手进剿?怎么就相信盛牙能带领山蛮一族破六师一统中原?怎么就相信顾青翎天下无敌?

多少次他想一走了之。究竟是即刻到手的大周天下太具诱惑还是自己打算留在盛牙身边在他最接近成功的时候为父报仇?究竟是舍不得丢下灼桑部一些不愿远走他乡的部众还是对自己的武功过于自信?总之自己不该留下趟这摊浑水但是一切都晚了。错过了亲手改变灼桑部命运的人是自己。

玄丘站在一边仔细地看着,严定克的力量和对武功的理解都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高深的层次。鸾校尉与殷无涯和他的悬殊并不大。只是严定克到这时更加勇于拼命。

那些巴人和奴隶也飞奔着赶到了战场。他们和严定克没有任何约定。特别是那些倍受压迫的奴隶过去只生活在对主人皮鞭的恐惧中。要想在后半生摆脱对皮鞭的恐惧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杀了曾经拿着皮鞭的人。于是奴隶们毫不停歇冲向了山蛮。

灼桑部却完全丧失了勇气和信心。整个战场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月泽兑是什么意思?玄丘想起了在云梦的大泽。月光洒下来湖面上时那蛙鸣虾戏。

玄丘冷不丁问了一声:“月泽兑是你取的名字吗?”

严定克一招“推波助澜”真气翻翻滚滚涌向鸾校尉和殷无涯。逼退二人:“是!”

兑在易经里为悦,为泽。看样子这个人早有退隐之意。也许还有雄心壮志但是他也曾经怀揣过和自己当初带着楚人进入云梦泽一样的理想。偏偏人生的际遇却不知道在哪个路口就会转错了方向。

严定克看着灼桑部溃不成军心慌意乱在两大高手围攻之下败相已现。

突然殷无涯跳出圈外。严定克和鸾校尉也分别住手。鸾校尉这才想起高声喊到:“南宫将军有令投降免死。”

殷无涯也对壬队下令“南宫将军有令不可杀戮过重,投降免死。”

那些被追杀的山蛮一听纷纷丢掉兵器,跑到周军阵中。

严定克站在一边等他们吩咐完。才再次端起月泽兑口中说道:“二位恩情严某来世再报。”说完挺枪意欲再战。

忽然间人影一闪一人已把手按在他月泽兑上。月泽兑是他的梦想,是他为灼桑部规划的未来。他拼命想把兑举起来但是梦的沉重绝非一人的力量就可以逆天换命。

玄丘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放下吧!你可以走!只要不再作恶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灼桑部完了。严定克终于拿不住手中的兑。

严定克的兑落在地上。

严定克后退一步反手拔剑对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还是那只手再次压在严定克的剑上。“放下你该放下的,才能得到你该得到的。”

是啊!我还可以去东方,但是我的梦还是碎了。

终于“送”走了严定克。玄丘赶回楚人大营。殷娇已能起身。

玄丘走进来“此间事已了。我要去楚子那里一趟,作为楚国的使者去一次镐京。”

这句话一出连后面的八重也是一愣。

“南疆虽然广阔但是六师和楚人将来必然相互掣肘。如果有比山蛮更加强大的力量出现。只怕大周南部边疆将被突破中原也就岌岌可危了。我想去一趟镐京,会一会姜丞相和那个要篡位的周公姬旦。把六师调走,现在东夷和商人勾结东方正是用人之际。那样的话楚人就可以独立发展固守江南了。”

顿了顿玄丘接着说:“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仙法恐怕只有请教姜丞相了。”

楚子大营熊绎大巫芈野熊禧就连殷庄都喜气洋洋。这一战前后迁延两年,南部卫更是在刀口上滚了八年。终于结束了!

熊绎看见玄丘八重进来立刻离座拉住玄丘八重。“多谢二位少侠相助楚人才有今日一战的大获全功。”

玄丘一拜:“楚子不必客气。我倒是有个想法。”

随即玄丘把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遍。

熊绎大巫也曾想过以后如何和六师相处。如果自北而南以东西来分,楚人将向西发展。而六师面向东南。且不说自东向西步步为艰,自西向东则一马平川就是六师本就有看守楚人的任务只怕双方今后难免会有冲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