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决战10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22字
  • 2020-08-06 13:34:31

顾青翎认清来人正是玄丘怒从中来。看见周楚联军纷纷含了一颗药丸在嘴里知道楚军用药物压制歌声再唱下去一时也无效果。只得驱着车子对玄丘冲了过来。那车现在由四个身高丈二的山蛮在后面推着。

顾青翎腾腾发着黑球。黑球如同树上的果子在树枝上结出来一旦成型就可以射出。望着满树的黑果从凝结到成熟再射出了几乎是源源不断的攻击,玄丘头皮发炸。这种果子内含如同三昧真火般的能量打在身上就是一个大洞。玄丘碰都不敢碰只好绕着大树施展迅捷无比的步伐不停地闪躲。手中已换成连珠弩打算先把推车的射死。

但是那几个山蛮也是机灵总是用顾青翎挡在在前面。车的四周还挂着牛皮藤盾。玄丘以动打动想射到那几个人谈何容易。

玄丘往地上一滚想从车下射那几人的脚,顾青翎不给他时间居高临下七八个黑球砸下。玄丘只得高高跃起弩机的箭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玄丘再想靠近顾青翎但是顾青翎几道火球打出却没落地漂浮在半空中,星罗棋布这一招就是在等玄丘冲进去便会爆裂开来。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射顾青翎,但是顾青翎深陷大树之内想射中也不是容易的事。弹指间玄丘的弩机就已经空了。

顾青翎冷笑一声黑球更是没命的砸下来,在玄丘身边炸起腾腾黑烟。

玄丘突然在草里一滚手中又有了新的弩机。那是大巫预先布下的。咝咝咝七八支箭射出,一箭正中顾青翎胸口。

但是顾青翎只微微皱了皱眉。那箭如中腐木已被顾青翎用左手拔出丢在地上。伤口一丝鲜血也没流出。

玄丘气得刚想把弩扔掉转念一想。至少弩机在手还能打疼顾青翎这个再扔了自己就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玄丘一边躲闪一边继续射箭,自打射中第一支箭后玄丘准确度高了不少。几乎每射出两三支便能射中一箭。

熊绎南宫朔等人越看越是心惊。这样下去迟早玄丘会被打中。而玄丘的弩机却伤不了顾青翎,如此一来恐怕玄丘败局已定。

果然黑球打中的地方开始爆出火焰地上的一堆堆草以及远处的树木多有被点着的地方。这样一来玄丘落足点就越来越少。

玄丘倒也不急,不时换一套连珠弩不断地射向顾青翎。

顾青翎见久战玄丘不下。突然从树里跳了出来。

顾青翎右手已失,左手一封玄丘的去路也发出一击黑球。口中喝道:“星罗棋布!”无数黑球在场地中央漂浮起来正如同一盘黑棋困住了玄丘这颗白子。

那树也在此时恰到好处的打出一排黑球。密密麻麻地包裹着玄丘。如棋般落子般困住玄丘的方向。正面却是顾青翎的左手攻到。

玄丘猝不及防上下左右又都被封死,电光火石之间玄丘一缩已从顾青翎无臂的右腋下钻了过去。饶是反应迅速也还是被一个黑球擦身而过。猛然间身上烧起一片火焰。腰间葫芦也掉在地上。

玄丘痛苦难当远远跳开脱了衣服向顾青翎扔了过来。

顾青翎也不抵挡一个黑球砸在衣服上瞬间衣服消失不见。

顾青翎一唏“光着身子的男人我见得多了,你脱了衣服也没用。”玄丘往后再退几步背靠山蛮呼呼喘了几口气。紧接着身体往地面一趴。虽然狼狈却很有效。

这次顾青翎墨珠凝聚的无比巨大,半空中墨珠化作几道苍龙打进了山蛮队伍,山蛮队中一阵大乱。众人纷纷躲避着苍龙墨珠以及被苍龙墨珠打中爆裂开来的队友。黑火肉眼很难看清只要一沾上顷刻间就能把人烧成一堆枯骨。

顾青翎一见玄丘趴在地上机不可失,往前急跳几步,背后似被什么拉住但手上不停一串墨珠打出。原来顾青翎背后有许多极细小的血管与大树相连,刚才如果不是拉到了极限顾青翎居高临下只怕能用墨珠把玄丘砸进地里。可惜高手之间过招差之毫厘失以千里。玄丘四肢一撑再次跳到顾青翎背后。

谁也没在意地上的红葫芦盖子早已打开。就在这时红葫芦里蹿出一条通体雪白的大蛇背后背着两个碧绿欲滴的藤蔓。

大蛇一出葫芦巨尾直扫顾青翎车上的大树。四个壮汉猝不及防连人带车被打飞了起来。

顾青翎背后血管本与大树相连,刚才紧冲几步血管已被拉紧。现在大车飞出血管立时被撕裂。鲜血树枝漫空飞洒。顾青翎疼痛难当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震痛战场每个人的鼓膜。大蛇返回头直奔玄丘而来。玄丘一跃半空中抓住捆仙草。一甩手一根捆仙草已经贴在顾青翎背后另一根直接塞进顾青翎张开的嘴里。那捆仙草一滑已钻进了顾青翎的肚子。

顾青翎背后鲜血黑气狂喷正好喂养着捆仙草,肚子里的捆仙草更是翻江倒海。

这一下顾青翎连喊叫都叫不出来了在地上翻滚。玄丘心下不忍本想取走捆仙草,忽想起黑龙烬中那些无辜之人也是这样呼号甚至流出的眼泪都能融化自己的肌肤。又想干脆结束掉顾青翎一条命,可又不知如何杀死顾青翎。

正犹豫间熊绎南宫朔已举起大令往前一挥。周楚联军马跃龙腾步兵跟随着战车冲了上来。

玄丘看看地上的顾青翎已经被捆仙草吸食一空。那捆仙草因为吸食了大量黑气也变得通体如墨。玄丘不敢用手去拿招呼白蛇背上捆仙草钻回红葫芦里。

那边盛牙看见顾青翎战败心下一阵翻涌。也顾不得招呼洛仑部撤退,自己驾一辆战车就往衡山方向跑去。

玄丘看看战场已无悬念,听见熊绎和南宫朔各队人马喊着:“不得杀戮过重,归降免死。”

低头看见地上的顾青翎已经化作一只青狐再转而被风吹散了。玄丘重重叹口气。

想起八重以两千巴人正在对抗严定克的整支灼桑部。对冲来的芈野喊了一声我去接应八重。便向东跑了下去。

巴人这段时间忙并快乐着。自从和熊绎商量好在大战开始之后,便偷偷进入衡山的他们刚开始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就这个山头那个山头的闲逛。无意间发现一群人正在修筑河堤。四五千人忙忙碌碌,巴人立刻想到这是盛牙在借水想淹掉周楚联军。

巴人冲了过去,对方虽是人多但大多是带着脚镣的奴隶。巴人杀了几个监工的山蛮。那些奴隶就跪地请求免死。巴人人数不多也无心斩尽杀绝。再者自己有任务在身又不能把奴隶押回巴地。就打算砸开脚镣放奴隶自去。

那些奴隶有人说还有不少奴隶被押去在各处挖掘。巴人兵分几路由这些奴隶带领下攻击了山蛮几处工地。一下子人数骤增已经过了一万有余。放水以后吃饭问题就让人头大了。

奴隶们建议不如去衡山各峰见什么吃什么。巴人看看楚营挂起了一面无事黄旗,那不消说熊绎的意思只要你们开心怎么捣乱都行。

巴人就在奴隶的带领下四处劫掠。就连潜龙庄也一把火烧为白地。

现在巴人很愁这么多山蛮劫掠来的东西又到了自己手上该怎么拿回去。一个被劫掠来的厉人奴隶很干脆给我抽十分之一我带弟兄们负责送到巴国。巴人想想倒也不吃亏反正来的容易去得快。这群厉国人背着东西赶着大车就走了不提。

现在八重带着熊绎的信物赶来。对上厉国暗语,巴人就集结起来准备大干一场。巴人雇佣兵团向来军纪森严而且信誉卓著。既然来打仗就要轰轰烈烈的干一架。不能让人看不起巴人的战力。

现在奴隶们凑起来也有两万余,八重领着这些奴隶带着各色拼凑起来的武器在东边等着严定克。

太香了!八重想打个埋伏可是这帮家伙每人都扛着烤熟的猪羊舍不得丢。那香气远远就能闻到。

八重气不打一处来。吃吃吃都给我吃掉。除了粮食以外再不许带任何东西。

猪肉吃完了羊肉也吃光了。八重却奇怪为什么严定克还没过来。难道真给自己放跑了?

先来的居然是玄丘。

玄丘大致说了一下战场如何胜了顾青翎又如何大败洛仑部。现在只剩下这个灼桑部了。

其实严定克也很着急。灼桑部最后的希望就是往东走以求东山再起。虽然这个成语要到东晋才会出现。可是如果严定克这次能够成功可能抢注了也说不定。

只是历史已经注定没有其他假设。灼桑部出现了叛乱。那些被盛牙救过的族众想要回到战场,哪怕是全军覆没也要守住山蛮一族最后的尊严。

那些不愿背井离乡的灼桑部众更多。虽然严定克是严托的儿子可是自从他接手灼桑部以来几乎打败了每一仗。去东方?曾经的严定克带回很多东方的财物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这些灼桑部众已经失去了转战千里的意志。严定克连自己的杀父仇人盛牙都没办法对付还能指望他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