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决战7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61字
  • 2020-08-03 07:34:29

大巫回头招呼远远奔来的殷庄。“跟我一起念。”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殷庄扯下一副战袍蒙住殷娇的眼睛众人皆念:“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今天殷娇杀气爆棚,一是玄丘曾度武功内力于她,一是楚人被围殷娇不忍手足被屠戮一时潜能爆发。如果这股力量骤然消散人必如大病一场生死难料,反之如果继续郁积于胸迟早殷娇会堕入魔道。大巫只好以尚书十六字心法来舒缓这种杀气。后世也称十六字心传。

殷娇再也坚持不住倒在殷庄怀里。大巫说“不要停!”众人都不住口的念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远处本来还在困兽犹斗的山蛮以及正接连自刎的芒族终于有人哀嚎流涕扔掉武器伏地痛哭。

玄丘站在远处山上,那十六个字被楚军整齐的喊出悠悠传来。玄丘心念一动,盘膝坐下。感觉那颗金丹也随着整齐的喊声一跳一跳好像就要跳出胸口变成无比巨大的力量。

良久盛牙才撤出了自己的军队。命令是早就下了。但是在楚军排山倒海的攻势中一切调度都成了枉然。

更让他心里一阵冰凉的是严定克也退了回来。还好他们有衡山。山蛮背靠衡山终于扎下了大营。

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艰苦的一天。

盛牙招来顾青翎严定克,现在怎么办?

严定克的意见和昨天略有不同。守!

顾青翎也微微发生了变化,“明天我亲自出战。”

盛牙已经让人去查看今天的损失了。现在盛牙也在考虑要不要把顾青翎这张王牌打出来?

盛牙沉默了很久似是在等今天的损失情况。

顾青翎也不着急,靠着她的大树闭目养神。

严定克倒是给属下下了几条命令。多设路障多安排岗哨严防周楚联军乘夜偷袭。另外他把今天自己的后卫队安排到一处险要把守,并留出人员随时反击周楚联军的偷袭。

夜已经渐渐深沉。盛牙得到了他的答案。灼桑部损失五千。其余各部损失一万五千,另外芒族五千全军覆灭。

几乎和盛牙在肚子里计算的一模一样。同时他也在计算周军损失两千五百有余。楚人损失至少五千。也就是周楚联军大约还有三万五自己这一方还有不足五万。

没了什么都没了。

那就去吧。让顾青翎这个王牌在明天骄傲的周楚联军当面来一记闷棍。

现在缠绕在他心头是两件事。其一是后悔当初让顾青翎偷袭周楚联军。现在至少周楚联军知道了顾青翎的存在。其二是派哪支队伍给顾青翎。他不是严定克他没有最值得信任的乌鼠。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洛仑部了。

派洛仑部的五千人以及剩下的所有战车给顾青翎。

不不不。

等一下。为什么要明天?周楚联军远道而来着急决战的应该是他们。我们背靠衡山只要等他们进攻就可以了。也许日久生变春天过后难道不该是夏天了吗?

南宫朔很郁闷。楚人是来帮忙的。可是无论牺牲还是战果都比自己这边大了很多。自己兵强马壮又是大周正规军队今日之战怎么向盟友交代?严定克一接触立刻就逃走了自己追杀过去前锋被阻再追再被阻。除了第一次双方冲击战和后来周军的反击战严定克都是在以少部人马的损失换取灼桑部的全员安全,至于乌鼠暗蛇他都没能见到。

明天一定要再战一次争取扩大战果。现在不是考虑损失的时候。南宫朔把所有部下队长召集过来。有队长反对明天冒然出击,山蛮已得完全的地利这样出战周军可能要吃大亏。鸾校尉说“现在我们的战果和楚人差距很远。大将军担心的是楚人认为我们畏战不前。周楚联盟就可能瓦解。”

他这么一说,立刻就有人站起来愿意今晚就去劫营。南宫朔摇摇头,严定克这个人隐忍有心机,他对衡山地形比周军熟悉得多。一定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等待周军的夜袭。

殷无涯也被召来坐在一边。这时他突然站了起来。夜袭不如自己带一队人马贴近设伏的山蛮军搞清情况黎明发起攻击。这样既可以抢在楚人之前发起新的攻击,也可以在黎明山蛮疲倦很可能交接岗哨的时候打他个措手不及。

南宫朔把早已有所打算的方案说了出来。让殷无涯代壬队队长。

今天的壬队因为大多数都是补充的新兵所以被派去处理粮草并没有随队出战。鸾校尉略觉不妥,殷无涯突然被提拔到壬队代理队长那壬队副队长姜琦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众人散去准备以后鸾校尉留了下来“大将军,殷无涯做了壬队队长那姜琦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南宫朔叹了口气“我们可能留不住殷无涯。”

鸾校尉愣了一下。虽然以前和殷无涯并不熟悉但是今天一战两人早已惺惺相惜。这个世上没有比男人之间并肩作战同生共死建立友谊更快更坚固的了。可是殷无涯却留不住?留不住是什么意思?

回来的路上南宫朔就已经和殷无涯谈过。殷无涯是殷商贵族当年因为全家被纣王所杀自己走投无路才来投军。本想为家人报仇但很快殷商就覆亡了。

殷无涯只想为六师建立功勋回报六师的恩情以后便泛舟江湖去体悟世间大道。南宫朔能体会到殷无涯的难处,所以南宫朔只得成全他的这个打算。

鸾校尉却不理解他就出生在六师,六师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他的家。而这个刚刚认识的战友却要一去不返,鸾校尉多少有些伤感。

鸾校尉想要离开大帐南宫朔叫住了他。你最好和姜琦去谈谈今晚绝不能让殷无涯出事。无论六师能不能留住这个人,他也是六师的一部分将来无论能不能见到,他也是六师的血脉。

殷无涯派出的前哨回报在前面一个山口确实两侧都有山蛮在防守。殷无涯轻轻和姜琦商议一左一右分别摸上山头黎明由殷无涯先发起攻击。另外殷无涯让姜琦挑选一名分队长领五百人在山口附近埋伏山上战斗一旦开始就越过山口随时准备打援。

姜琦已得到鸾校尉传来的消息暗地里把西北军的老部下更多的划拨给了殷无涯。

一天的苦战山蛮大多精疲力竭连帐篷都懒得搭了,安排几个人看着山下的小路伏地就睡着了。殷无涯的手下一路奔波也有些困乏。殷无涯安排就地休息。

姜琦也摸到了山蛮的旁边。天将亮之时忽然有个山蛮起身解手被一个睡着的周军的脚一绊摔倒在地。爬起来却看见满坡的周军惊慌失措掉头往回就跑。那名周军本是南部诸侯国调来的新兵也爬起来愣在原地。

姜琦惊醒抬手一箭正贯那名山蛮的后心。但为时已晚,那边山蛮具皆起身。姜琦一不做二不休亲自擂起战鼓。也是为给对面的殷无涯以及山下发去信号。姜琦手使长矛奋勇冲进敌阵,后面壬队一拥而上。

殷无涯一听战鼓知道不好一跃而起。白日里的刀盾已换成了短矛。他这一队以西北老兵为主,大多睡觉还半睁着眼。一看主帅冲了上去各个精神抖擞赶了过来。

山下本是打算前出谷口的五百人。却没准备,仓促间向谷口冲去,已是迟了一步。

原来山下的另一边谷口附近也有一队近千山蛮埋伏。本打算周军来偷袭进入山谷后便堵住山口聚歼来敌。两边人马的基本战术都是一样的。

但是南山口却有一处水塘,前几日大雨连绵蚊虫滋生这群山蛮被苦苦骚扰了一夜。刚过半夜看看没有周军前来就打算早早撤走却听山上鼓响想起,立刻冲向了西山头。抢在周军前面上了山。那边周军五百人只好也向山上爬去双方混战成一团。

东山头殷无涯一边冲一边命令手下随他一起高喊:“殷无涯殷将军在此!”这一下山头的山蛮吓破了胆白天殷无涯鸾校尉的神勇有些看见了,有些则是听到了更夸张的传说。骤然遇袭的灼桑部这些人都不知所措有的干脆丢了刀枪俯伏在地。

不消一盏茶功夫战斗已经结束。殷无涯派出一些人员押送这些战俘回营。自己立刻带领众人去接应西山头。

这一战是自己主动向南宫朔讨来的立功机会。壬队前番长江口一战殷无涯当然知道,他也知道纪宇的死在南宫朔心中是一道深深的伤疤。如果今天让壬队陷在这两座无名小山,他,殷无涯又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现在的西山头已经打成了一锅粥,一锅搅烂的稀粥。姜琦手下大多是新兵加上惊扰了敌人,他这支人马居然消灭不了包围圈里的山蛮。而背后一千多山蛮又杀到,山下五百周军又兜在这一千山蛮背后。姜琦心下焦急。恨不得手起矛落把所有的山蛮全部扎透。但是自己连同山下赶来的周军也不过千余人而这个山头上已经堆了大约二千多山蛮。如果山蛮再增加壬队的这一支恐怕要全军覆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