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决战6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24字
  • 2020-08-02 08:43:01

严定克已经打定了主意假装没听见。

一个山蛮接过鸾校尉厮杀起来。

南宫朔在阵中渐渐看明白了严定克的用意,严定克假借单挑来避免大规模作战。

现在不知道楚人那边情况如何,周六师在这里没完没了的缠斗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楚军实力本不如自己如果山蛮集中优势兵力击败了楚人就失去了周楚联盟的意义,周军的处境也会变得异常危险。不能让严定克拖延下去必须打破这种沉闷。

南宫朔开了后面的阵门乙丙两队悄悄绕了出去。其余各队都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出击。

战场上鸾校尉再次点了严定克的名字显然鸾校尉又赢了几阵。

严定克还想再等一会。周军看严定克提出单挑自己又躲了起来越来越愤怒。几个士卒扯开了嗓子用西北特有的高腔边唱边骂。

几个山蛮被激怒轰的一下子冲进战场。殷无涯一看对方人多返身也回到战场守在鸾校尉身边。靠前的周军一看山蛮以多打少气不过就想上前帮忙。鸾校尉回头冲着他们大喝一声“不必再来了。”

向右斜跨一步沉身弯腿往下一蹲一拳击中一个山蛮的太阳穴。殷无涯也不甘示弱飞起一脚把一个山蛮踢得向后翻去。

这两人配合天衣无缝,如虎入狼群般无人能敌。

对南宫朔来说虽然殷无涯是个意外但是重视人才着力培养人才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效果。鸾校尉纵横往来无愧南宫朔多年心血。

那几名山蛮顷刻全倒在地上,而严定克还在犹豫。

南宫朔看准山蛮无人再敢出战的时机手中大戈一指战鼓齐鸣周六师人欢马炸冲了出来。严定克再想抵敌无奈气势被夺军心动摇。一时间慌了手脚。斜刺里又被乙丙两队冲入,灼桑部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了疯狂地向衡山逃去。

八重看见楚军战车接连被毁战场形式急转直下刚要冲出玄丘一把拉住。

战况又再次发生变化。

熊绎站在车上冷静地看着芒族战车绞杀着楚军。

是时候了熊绎亲自敲起一面战鼓。突然从战场一侧树林里杀出一千余楚人带队的正是熊禧。这一千人拿着连珠弩一阵狂射箭支如暴风骤雨一般打下。一般弓箭射击时很难移动但是连弩结构稳定可以边跑边射。一下子重新在山蛮队中扯开一个缺口。本来各自为战的楚军看见来了这支生力军欢声雷动在熊禧带领下逐渐聚拢。战车滚滚重新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熊禧看中了一辆芒族黑车立刻指挥几名射手一顿攒射,黑车上的士卒如刺猬般的摔了下来。熊禧脚下也不停留翻身上了战车。拉过一个厉国战士坐在一边,那厉国战士嘴里呜呜啦啦,谁也不知道他在喊什么。但是楚人一听这种语言便知道是自己人跟随这辆黑车如张开的羽翼在山蛮阵中横扫过去。连珠弩实在霸道所过之处山蛮都被射成蜂窝。

更多的战车也放弃混战缓缓向熊禧靠拢。眼见楚军又恢复了阵型。盛牙以步卒的血肉做磨盘的下扇以潜龙庄战车做上扇的石磨战术现在已经没有了意义。

可是唯有芒族并不甘心这样的结果。

他们疯狂的向还在包围圈里的楚军战车发起进攻。芈野一直冲在最前面也被包围的最深。芒族已经发现他的盔甲和战力与众不同。数辆战车向他包围过去。芈野已经换上了一辆楚军的轻车。看见一辆芒族黑车疾驰而来吩咐车手迎了上去。那个芒族的战士也身高体壮,手中长戈势大力沉。

芈野看看自己手中长戈已经残破不堪,大喝一声对着对方车轮就把长戈扔了出去。

这是朝歌之战时芈野运用纯熟的。那芒族大戈已到了眼前芈野伸手他伸左臂往上一格戈的木杆,不等大戈回割右手往前一推。

芈野在家无数次被两个夫人以小巧手段空手入白刃夺了兵刃。现在这种技巧终于有了用处。那使戈的本以为钩中了芈野肩膀不想芈野往上一托那戈抬高了一尺,他忽觉手中一空接着芈野的右手一推一股大力传来大戈差点撒手。芈野已握住戈柄往回一带,正在这时那黑车车轮已被芈野的长戈卡住卡啦一声那人失去重心摔下车去。长戈却没撒手叭的一声长戈触地居然断了。这下芈野傻了。自己招式修炼不纯熟,本想一戈换一戈现在自己的戈出去了,对方的戈也断了。

芈野一时没了兵刃。那边四辆黑车围了上来。芈野手里只有半截长戈。

再想调头扔出去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让车手迎头撞过去。两人经验丰富抓住车厢缩在车里。轰隆一声四匹马撞在一处。芈野和车手像个皮球一样被弹了出去。芈野还不忘抱怨一句“叫你撞,你还就真撞啊。”

那车手也摔的不轻一时动弹不得。芈野身穿重甲表面没受什么伤但是五脏六腑翻涌再想站起来却是万难。

战车后面步兵赶上,扶起两人。芈野一战起来就在地上找武器。他不想抢自己手下的武器,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上失去趁手的家伙那就意味着死亡。倒是有几样刀剑在地上。芈野拿起来比划了两下。嗯,给我修脚还可以。

这时另外三辆黑车已到,品字形把他们围在中间。车上长戈上下翻飞啄着楚军士兵。

楚军虽有盾牌但是在如此沉重的长戈面前盾就如同薄纸一样。黑车上的人看着楚军缩着脖子顶着满是洞眼的盾哈哈大笑。危急间又一辆黑车驰来。

那个哈哈大笑的芒族车右忽然间脸上一痛然后就没了知觉。那辆黑车上下万弩齐发。如此近的距离任何芒族人都没能做出反应。那个顶着盾的楚人一看来了援军立刻来了痛打落水狗的精神。随手抛了破盾奋起反击手中刀如切菜般的乱剁完全不管什么章法了。

那辆黑车顶上蹲着个矮个子冲芈野龇牙一笑。“在找我吗?”

芈野也不搭话直到捡起一根顺手的长戈才呵呵一笑。

“可找到了。还是你和我亲。不象有些人躲在一边看我笑话。”

芈野婚后连吵架的水平都大涨。居然不动声色反指熊禧不先来救他。

这一下把熊禧噎得气不打一处来。“哼!你一个大男人要我来救你吗?”

芈野呵呵一笑:“也是哦。我堂堂右军统领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

熊禧说:“别嘚嘚了。去看看殷娇吧。”

芈野哎哟一声找了辆无人的黑车跳了上去。还是那个车手给他赶着车。

熊禧看看身后如滚雪球般不断壮大的楚军队伍。熊绎大巫已经接管了指挥权,殷庄辅助。只剩下殷娇还不知道困在哪里了。

前方战车重重想来就是殷娇还在里面被围着。

芈野熊禧分两路冲了进去,熊绎大巫帅队杀散芒族。众人一看殷娇简直瞠目结舌。

那殷娇已脱去笨重的盔甲一身白色的衣服已经被血染成星星点点的红色。这一刻所有人都认为殷娇已被好的魂灵附体。但确实她不是好。好能丢掉所拥有的一切,目标只有胜利。而殷娇不会,她象一只护雏的母鸡,龙纹鉞就像她的翅膀。她护住了一群精疲力竭的楚军。她缓缓的背靠楚军绕着圈。谁往这个无形的圈子里递一下兵器,射一箭就必须死。她还要保护一个人绝不能让他过早地走到这个战场。

而她边上堆起的敌人尸体和破碎的战车已经如同一座小山。一辆战车的战马竟被她的气势所震慑看她绕了过来。长身暴起发出一声鸣叫,就在这时殷娇跃起双鉞横扫车厢卡啦一声车厢向一侧翻倒车上的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咕咚咚栽了出来。没等这些人再站起来头上已中一鉞。殷娇的战靴挑起他们没头的尸体踢进了尸山之中。

“还不走?!”殷娇怒喝。芒族从没见过如此女子也没见过如此战法。但是芒族没有人退下。因为芒族自以为的一战必克已经化为了乌有。牧戈仿佛在天上冷笑,他的魂灵变得无比失望和焦躁。怎么办?五年啊!他们隐忍躲藏埋头苦练换来的就是这些?绝望,无边的绝望。

当楚军从背后砍杀过来并包围他们的时候没人抵抗也没人想要逃走。

熊禧喊着:“放下武器。”

还是没有人理睬,这群芒族最后的战士就站在那里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他们发现楚军把一些人拽下车捆绑了起来,原来楚军并不打算杀掉自己只是想捆绑起来。

不!芒族是这里的主宰不能被俘更不甘为奴。即使是铜燎也没让他们臣服今天就更不可能。芒族战士唱起了自己的战歌。然后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开始横刀自刎。

楚军也没想到芒族战士如此刚烈。都傻傻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大巫最先赶到殷娇身边发现殷娇双眼空洞洞地望向前方,浑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大巫急忙取过一件战袍给殷娇披上。轻轻蒙住殷娇的眼睛呜隆隆念着咒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