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诱战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2219字
  • 2020-07-26 08:48:16

衡山芙蓉峰沈拓最近伤势渐好也似乎变得更加小心。今天的衡山总有些势力在蠢蠢欲动。

沈拓让铜燎余畏寸步不离自己。

盛牙走了进来压低声音说潜龙庄的人又和别的部落起了纷争。

余畏说:“是什么事?”

盛牙立刻转向余畏:“刚才我已调查过了,是潜龙庄的人想要一个小部落的一块地还抢了他们的一些财物。”

余畏说:“然后呢?”

盛牙接着说:“然后就打起来了,我已经让人把东西和地给了潜龙庄。”

余畏点点头:“把带头和潜龙庄做对的那些人就地正法了。”

盛牙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命令头垂得更低说:“是。我已经把这些人抓住了。”

铜燎低头垂眉的在打坐一语不发。盛牙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觉得铜燎似乎真气正在逆行额角和鬓边都是汗水。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自从盛牙杀了灼桑部严托以后便得到了沈拓的信任,现在沈拓卧床铜燎余畏寸步不离的保护他。大欣国的内务就交到了盛牙手里。

以几次曲着手指的铜燎给他的信息来分析。玉龙蛊可以让施法人的灵识进入被施法者身体。

也就是说沈拓有时候就是一个空壳。特别是受伤以后一旦疼痛他就把灵识移到铜燎余畏的身体里。而铜燎余畏因为真气逆行疼痛不堪的时候他就换一个人。

特别是铜燎,那颗丹药对他来说就是一记无边无际的痛苦之门。能力属于沈拓,沈拓离开时就是自己痛苦的开始。而且他也知道沈拓借着自己的身体在自己曾经的后宫里如何荒于酒色。却把所有的骂名留给了自己。就像今天虽然下令杀人的是余畏但是各部也都会把罪责算在自己头上。

盛牙会私自改动沈拓用药的配伍,却不敢再过多动手脚。因为给沈拓上药的往往就是借着铜燎余畏身体的沈拓自己。而沈拓在蛊毒老怪身边药性上自骗不了他。但是盛牙可以拖延他的伤势,把权力更久的留在自己手上。

也比如今天他会把反抗潜龙庄的人绑起来拉到河边。当着大家的面杀了。实际上这些人都不会死而是被他藏在那个崩塌的天柱峰废墟里。有朝一日铜燎还会重掌山蛮大权这些人就是推翻沈拓的中坚力量。他倒是很赞同沈拓给这个国家取个名字。

商是因为四处为商贸易天下立国所以叫商。周是以盾见长所以叫周。那么我们呢?难道叫劫打劫的劫。或许是劫难的劫。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这些。也许他想不起来如何一举灭了沈拓而保住铜燎的办法。

现在沈拓相当于有三个身体而且其中一个属于铜燎。难啊。

好像有两个人影跑过去了。不可能吧?怎么会有东西能跑那么快?

玄丘八重两人的目标只有一个——沈拓。

沈拓躺在床上又只剩下一个空壳。铜燎似乎已经不再经脉逆行,缓缓站起来。其实铜燎一般都会在逆行之后故意多缓一些时间。为的是能让自己多感受一下仙丹的力量,他就象一个坐拥无数财富的富翁却无权使用这些财富。甚至沈拓还要利用这份财富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比如杀人,杀自己部族的人;和他的女人鬼混;以他的名义下一些荒诞不经的命令。而铜燎唯一的抗争就是故意拖延经脉逆行的时间。

真正的余畏也很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俩都故意把经脉逆行的时间拖长。而这种痛苦是沈拓不愿承受的。所以他不停地在三个身体里打转。沈拓自己受伤的那个身体疼痛而弱小而且连自己都觉得卑微所以也是他最不愿意回去的。

沈拓也不是没想过吃一粒仙丹让自己变得强大但是从小他就是山蛮族的族长继承人,之后虽然父亲死了可是蛊毒老怪对自己很好自己连跌破皮的记忆都没有。那种深入灵魂的痛苦自己无意间领教过一次他连一弹指都没撑住就转换了身体。现在只要他使用的身体一有逆行的迹象他就毫不犹豫地找另一个。

有一次余畏刚刚受到逆行折磨铜燎跟着也开始了。他只得回到自己的身体,虽然还有肩伤烧伤但是相比之下要舒服很多。真的必须用舒服这个词。就像千刀万剐改成了打屁股。如果自己现在吃下仙丹很可能三个身体无一处可躲。

他还很年轻做了那么久的老实人还有很多不老实的事等着他和自己的身体去做。他想过了只要自己伤好以后就把铜燎的姬妾们当然除了自己姐姐统统杀掉。美女哪里都能找到,仙丹大可以等自己老了以后再吃。

他喜欢铜燎的身体强壮而有威势。即使没有那些特殊能力这也是一个完美的身体。而且他还觉得自己待在这个身体里就是对铜燎的惩罚。而把经脉逆行留给铜燎是一种复仇的快意。

现在铜燎不得不站起来了。因为沈拓控制的余畏已经在他身边徘徊了很久。他不能再等下去否则就会暴露自己的真实状态。他在心里咒骂着站了起来。

沈拓迫不及待地钻了进来。

这个时候殿外却来了两个怪物。一只蝎子和一条蛇。蝎子很大尾巴上闪着一个电球,蛇更大盘踞在殿外占满了整个广场。吐出的雾气弥漫开来几乎看不见殿外的一切。

刚刚获得自由的余畏骂了一句。前几天那两个小子原来就是这么两个玩意。

余畏跳了出去。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两个家伙既然找死那就让他们死一个,要对付沈拓留一个就够了。

毫不犹豫一记炙天打向大蛇另一个砸向蝎子。

居然火球熄灭了。

那条大蛇的雾气看上去软弱无力,但是当两个炙天碰到雾气的时候那雾气仿佛化成了冰。

雾气被火球一点点蒸发,火球被雾气带走了无敌的热量。

而那个蝎子不失时机的打出了一个电球砸在余畏的胸口,打得余畏一个踉跄。

是可忍孰不可忍?余畏火冒三丈。一左一右接连发射着火球他也不管蝎子了,捶死这条蛇再说。蛇的身体由雪白变得透明好像全部的法力都如同身体的颜色一样被释放了出去。可是雾气却越来越淡有几个火球已经能够在熄灭前碰到大蛇的身体了。

余畏鼻子冷哼,不提防那蝎子一钳横扫把他砸飞了出去。

余畏撞在一堵墙上砸出个大洞。这是他吃了仙丹以来第一次被如此羞辱。

沈拓控制的铜燎张口骂了一句废物。便也跳出大殿。他的目标是那个蝎子刚才的观察他已经看出大蛇其实很笨拙一切坏主意都是蝎子指使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