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沈拓3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138字
  • 2020-07-20 08:27:29

巴人开始后退了。

很遗憾巴人阵容却并没有任何地松动的迹象。

牧戈甚至认为巴人的后退是因为在他们脚下雨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变得异常湿滑。后退是为了寻找一块山石较多的硬地。

原本厉人因为山路阻隔只能在山蛮的背后发动攻击。刚刚进入比较开开阔的地方厉人就从山蛮的两侧迂回到山蛮的前面。这些厉人也杀红了眼。他们有的就在巴人边上组成阵势堵住巴人留下的空隙,有的则从两侧爬上高处向下袭击牧戈的两翼,这座厉山所有的打击都是立体的。

牧戈看见自己这个用硕大无比的人体组成的三尖两刃刀就像受到了什么侵蚀变得千疮百孔。很快这把刀变成了碎片失去了往日的锋利。

牧戈不明白自己征战多年为什么会在今天漏洞百出。决定胜负的是两处疏漏一是屋顶的五千人为什么会放弃了他们唯一的活路。一是水道这么重大的地方又怎么会被厉人轻易夺回去?

如果把芒族全部各宗都带来也就是接近四万人现在会怎样呢?当初牧戈也想过。四万人加上厉人拥挤在这样的山道里一样施展不开。而且有的宗和自己多有嫌隙这次是偷袭厉人这两万已到了用兵极限还要归功于铜燎多次抢劫厉人的商队一方面搞清了厉人的虚实另一面厉人为了减小损失退回到厉山周围狭小的地方。否则自己刚开始的行动不可能不被发现。但是人多也许山脚的通道不可能得而复失。会吗还是不会?如果他知道一千多年后有个名将叫韩信的对自己的大王说你只能指挥十万人,他一定会补上一句没有军纪的部落数量上要低得多。而丘陵地形下作战能亲自指挥的人数顶多也就几千。

自己曾离最美丽的未来如此之近。现在就万劫不复了吗?

铜燎在哪里?

铜燎的心腹是盛牙,就像牧戈的心腹是姒老怪那样。

铜燎每次在事后都会觉得盛牙的主意是对的。可是又只听盛牙不到八成的建议。也许这就是人类无法接受批评的共性。也许是要保护自己作为领袖或者叫未来领袖的尊严。

南部卫如果来救厉人必然从东南方向赶来。

这次盛牙的建议是层层设伏。每队五千人,南部卫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集中太多兵力。

如果以少量兵力前出前卫且战且退,逐次逐波的投入兵力。一方面吸引更多南部卫投入战场,如果攻打厉山得胜再一举全歼南部卫。另一方面消耗时间尽可能拉大南部卫的路程缩小自己与牧戈的空间,万一牧戈那里出现不测还能抽出人手接应。毕竟几乎全部主力都在铜燎手上。而厉山的情况还是存在变数。

铜燎却不这样想,他只想把人员分成两部分。他把灼桑部作为前队埋伏在南部卫必经之路上自己带领余下三万人在一个峡谷埋伏。南部卫少量人马来就击溃他相信南部卫还会增兵自投罗网。因为厉山是不能不救的。如果南部卫人员太多严托的灼桑部就假装败退把南部卫引过来一举全歼。自己带着五万左右人马,南部卫不过两万能征战的。当然要干脆利落的一次搞定。那些小打小闹铜燎看不上眼。难道不能全歼了南部卫后再去接应牧戈吗?

自己是牧戈的女婿一直生存在牧戈的阴影之下。芒族有很多宗和自己走得很近更多的是看中自己能带给他们的荣耀和公正。作为一个外来者铜燎没有先入为主的成见更少了血缘上的亲疏远近所以各宗里有很多人对他抱着希望。

然而现在牧戈有了沈拓。这是一个占据天然优势的竞争者。如果自己能一战击溃南部卫再在厉山上大获全胜那么各宗也就会以自己马首是瞻。

我也曾是仗剑天涯的少年,我也要做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杰。

如果只击败南部卫一部也没有问题。可以会师厉山之巅再直捣南部卫老巢。天下是英雄的天下,江山是靠实力打下来的。

南部卫一听到厉山遭到攻击立刻就开始集结。他们是商的军队战斗给他们带来荣耀。本来年年都可以从商和附近部落获得军饷随着商的步步衰落现在军饷的来源主要依靠厉和其他部落的供给。甚至一些战士也带着家属开荒种地了。

无论如何厉是不容侵犯的。

由于散布较广最初赶来的大约有五千左右。另有五千还在路上。

殷庄又找来一两千附近的农户装上辎重就出发了。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不到半日的路程还要准备这么多东西?

几个探报急急地赶来和殷庄说了些什么?殷庄下令把辎重分成五部分。安排在队伍的不同位置。有两路干脆让他慢慢跟着。

又有了厉的消息,殷庄笑了笑队伍行进越发慢了。

天亮的时候他们遭遇了灼桑部。严托给他们精心准备了无数的陷阱和暗算。可是南部卫先导的战车远远地绕了开去。对于小股来骚扰的灼桑部他们站在战车上象打鸟一样射着。

严托愤怒了命令两千部众出击。那些战车干脆退了回去。找了个小山头就停下来,蹦蹦蹦地射着箭也不管打得着打不着。当严托想包围或者冲上山的时候战车又跑向了下一个山头。

反正这一带小土坡小山头有的是。

严托派人通知铜燎。铜燎带着洛仑部的人马刚赶来。

严托就迎面撞上了南部卫的主力。正自恨恨地追逐南部卫战车的灼桑部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在进攻一个山头的时候南部卫的步卒居高临下的就冲下来了。而且灼桑部一下子就崩溃了。

虽然伤亡不大严托却大丢颜面。怎么就非得在这个时候被击溃呢。铜燎看看他没多说什么。

严托立刻整队要和南部卫决一死战挽回颜面。

一声令下灼桑部又重新向着山头发起了进攻一时间箭矢如雨灼桑部的人数占尽优势。严托挥动一支白色牛尾灼桑部开始指挥分兵包抄。

山头上的殷庄一看来势凶猛。带头往回就跑。

虽然南部卫的战鼓还在敲着但谁也不比谁逃的慢。

严托趁势追过去。山后南部卫居然挖了灶正在做饭。正规军队的灶挖的倒很精巧,烟道向四处散开并用树叶遮盖尽可能让烟不往上飘。难怪在山的那一边看不见。

但是现在南部卫已经顾不了这些炉灶了。灼桑部也很饥饿有人已抢到了一锅煮麦。还有人发现大量咸菜。天哪!是盐啊。灼桑部这段时间放盐已经变得越来越少,现在有了咸菜谁也管不了谁了大口吃着。

严托愤怒无比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铜燎还在看着。赶紧追啊。

灼桑部众舍不得到嘴的美食干脆拿衣服裹着往前跑。

铜燎从没有见过南部卫如此狼狈以前小规模接触战南部卫从没吃亏。为什么今天如此不堪?铜燎下令调来盛牙。

盛牙满头大汗赶过来。“我们还是去看看厉山的情况吧。”

铜燎点点头刚要离开南部卫的人马就杀了回来看样子这一次他们得到了补充人数增加了不少。

严托迎了上去。双方混战,由于南部卫有纵横驰骋的战车灼桑部一时无法取胜。铜燎急调部分洛仑部和芒族各宗前来支援。

于是南部卫再次败走这一次又丢下了大量的粮食和盐巴。

铜燎还是派出了几个亲兵去厉山打探消息。才带人又追了下去。

一队南部卫的辎重车直接推到了山蛮近前发现不对推车的乡民发声喊掉头就跑了。也顾不得车子上的东西了。

严托跑过来“是粮食啊!”

铜燎被手下亢奋的情绪感染也兴奋起来。

盛牙拉住铜燎“我们不能再追了。我们中计了。”

铜燎当然知道当年好是怎么对付他们的,丢弃一些珠宝就要了伏鳌的命。

盛牙战前的计策也是这样步步诱敌的。

撤退!铜燎决定不等探子回报直接去接应厉山战场。

南部卫的种种迹象表明他们似乎知道了厉山的情况而且那里正发生着一场对牧戈,对整个山蛮来说都是一个噩梦的情况。

当铜燎和严托带着灼桑部退到他们原先想伏击南部卫的第一条防线那个山谷时天已经快黑了。

盛牙赶上铜燎。“不对啊。”

不知道为什么铜燎现在很怕听到盛牙说话特别是说不好消息的时候。

灼桑部刚刚进入谷里便被叫了回来。

铜燎下令兵分三路两路沿山而上,一路继续沿谷底前进。

殷庄派出少量的辎重车辆去引诱山蛮,自己早已绕道占据了这个山口埋伏在山上看到山蛮并没有冒冒失失闯进自己布下的口袋。立刻飞奔下山登上战车。传令下去所有步卒退出谷口不能和有准备的山蛮硬拼。

自己诸般准备也敌不过山蛮气数未尽啊。

因为无法让南部卫快速聚齐所以殷庄只好自己带着三千人先行另有两千人在背后跟随。

当年截教闻仲闻太师传下来的联络秘法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种结合了火光,禽兽和轻车斥候的通讯链甚至比周人的千里火的消息,厉人的秘语之术还要高明许多。

好消息是斥候传来的。

厉山的那个厉侯已经稳住了阵脚。那就不能让这股山蛮再压向厉山。殷庄引诱出山蛮后就向后退去边打边退因为有战车策应山蛮也轻易追不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