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沈拓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1554字
  • 2020-07-17 08:32:01

当年洛仑一族还是山蛮族的一个小部落,而山蛮族实力最强大的是芒族。

芒族和离开的楚人一样也是崇拜火的氏族。这一代芒族首领牧戈膝下一直无子便招赘铜燎为婿。铜燎本以为自己可以顺利接管芒族,芒族的各宗也多有投靠铜燎。

不想牧戈四十以后却得一子就是这个沈拓。看着沈拓一天天长大,原先投靠铜燎的各宗又开始分化。

铜燎在严托的“谆谆教诲”之下有了对芒族的图谋。

他们的计划是攻打厉的那些藏着无限宝藏的几座大山。

铜燎派出了大批的人马以打劫厉的商队为主。直到厉和南部卫联手加强了押运的人数和装备。而且厉的商队越来越少,山蛮对厉的行动变成了赔本买卖。

祥光峰上牧戈正自低头坐在那里看着十岁的沈拓练剑。铜燎走了进来。

牧戈见铜燎有事就让沈拓退下。

铜燎说:“大王我们最近损失了不少人手。厉的商队战力越来越高。”

牧戈说:“我们芒族还有些人员每次多派些人去。”

铜燎说:“现在经过这里的商队也越来越少大多绕到别处去了。我有个想法。”

牧戈也正为最近的收入发愁。因为要攻打厉的商队两族人员大多被派出自己的粮食消耗很快而自产的粮食却大幅减少。

铜燎说:“既然这样不如我们直接攻打厉山老巢。据说那里有无尽的宝藏。”

牧戈站在那半天没说话。攻打厉的老巢牧戈不是没想过。但是厉在山上经营多年没有任何人敢轻易染指。

铜燎倒信心满满。“大王你看。”铜燎从跟随的几人手上拿出一个木板。木板上刻画着一座山。这是铜燎从俘获的商队口中了解到的厉山。

厉侯站在山上。清晨和黄昏他都要这样看看他脚下的这座山。山脚下是鳞次栉比的房屋两侧房屋夹着一个通道直通到山腰。在这里四个方向的通道汇成一个巨大的广场通道然后通道在这里噶然而止。山的四面被人工削成垂直的墙壁。墙高五丈要攀上墙壁只有一条曲折的小路。而墙后面又是一个平台那里可以放下千军万马。

再往上的通道有些路段是山洞有些则是暴露在两侧山崖之下。任何想通过的人都必须经过在站在山崖之上那些看守的脚下。

另外有两条暗道直通山下一条是水道,山上缺水的时候派人到山下背水水道直通山下的河边。这条道的秘密大多厉人是不知道的。而另一条暗道这要大的多的它可以让山下的各种消息传递上来也可以让大量的战士出现在任意一段路上跋涉的敌人面前。

厉侯每天都会假设一些虚无的敌人攻打他的山,又如何被击退。然后才会放心地和他某个姬妾去度过激情的夜晚。

今天的夜晚有点吵闹。厉侯一下跳起来。山蛮!到处都是山蛮。

铜燎的计划是完美的。唯一反对的是牧戈的心腹姒老怪。这样的地形会有无穷变数。而南部卫也在找寻机会和山蛮决一死战。

铜燎说:“我正是考虑到了南部卫的支援,所以兵分两路。洛仑和灼桑以及部分芒族各宗堵截南部卫。其余芒族人员去攻打厉山。”

姒老怪死死盯着铜燎。“那攻打厉山由谁带队?”

铜燎一按短几几乎要站来:“我!”

牧戈叹口气。他当然知道姒老怪是担心自己出事。可是姒老怪毕竟不明白他的处境。这段时间他们抢劫商队出动了大批人马。抢来的奇珍异宝是很多但是那些不能吃也不能喝。现在山蛮各氏族粮食明显捉襟见肘了,其他部落和氏族远远避了开来。没走的也都拥兵自保更不愿与他们交易。这些珍宝铜器要想变现恐怕要到三五年之后。还有很多物资特别是盐。那些厉人一遇到他们的劫掠首先就把盐推入水里,所以盐早已比任何珍宝都要昂贵。

如果这两样再短缺下去,山蛮各部也就难以生存了。而那个灼桑部想必也会挑动其他氏族和自己作对。自己老了对各部各宗的统治力正在被一些看不见的力量蚕食。

这一次自己不是只为了厉人的物资。更重要的是要击败南部卫。只要这两支力量中的一支被自己打垮山蛮就可以摆脱眼前的困境。还怕那些部落不来向自己进贡吗?

尤其是南部卫那个殷庄又硬又韧死死缠着自己山蛮不抢劫又怎么能够壮大?

这次的计划实际上就是围点打援。一举消灭南部卫。厉的方面可以变成佯动。进退之法还是由自己掌握以免在厉山上消耗太大得不偿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