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亲情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2488字
  • 2020-07-16 09:31:51

经过这次生死两人有说有笑回到江边。殷娇独自一人还在江边等着。看玄丘回来殷娇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八重坐在船上看看玄丘看看殷娇感觉自己这个灯泡有点太亮了。只好低着头看着江水。

玄丘也望着江水一言不发。

该说什么呢?

自己是一只狐,会不会误了殷娇?

一路真的无话。

玄丘找到了大巫的住的房子。只这段时间大巫的工匠已在这里建了这么别致的一个房子。

天上的雨飘下来溅在雨檐上再流到一个竹筒里,竹筒渐渐装满以后哗的一下又倒进一个荷花池逗弄着那里的小鱼欢快地蹦来蹦去。竹筒空了又落回去发出咚的一响,配合着檐角的风铃半晌叮一下咚一声。

说不出的一种安详。玄丘看见立在一边的芈野。他那两个妻子正忙前忙后。

芈野看见玄丘和八重进来。激动地往前紧走几步。又不敢发出声音象怕惊扰了大巫的梦。

八重示意解开大巫的胸口衣服。先解了自己封住大巫心脉的毒。然后玄丘倒了点解药喂给大巫。再摸了摸大巫的脉象果然毒性已解。八重也设法吸出自己的毒液,只是解药也有毒性两毒相抗大巫一时还没醒过来。玄丘怕大巫醒来看见自己,只有大巫知道他要用金丹去做的事。那事又岂是凶险二字可以形容。

玄丘看看八重急忙说:“我们走吧。”

玄丘八重辞别了熊绎殷庄向着未知的远方走去。

八重的家在西北的荒原。玄丘总在想再往西再往西那会是哪里呢?是更深的荒漠还是有了华夏以外的文明?

自己的父亲虽然玄丘没有见过但是娘总在清醒时会告诉玄丘一些父亲的事。

父亲是华夏的一份子为了这里的子民和禹克坚度难治水得道。自己也溶在了这里,如果有外族入侵自己一样会义无反顾地去对抗。

虽然华夏子民之间也有争斗,但是如同这次六师与楚人虽曾兄弟阋墙却能在对付山蛮时共御其辱。玄丘一时不知道怎么把这些事描述出来。快了,马上就有一部叫诗经的书会把他们今天的想法记录下来。

大漠黄沙,残阳映血。风卷狂云,圆潭照天。

玄丘看到了八重的娘。

八重的娘身体已被一层厚厚的苔藓覆盖,那些苔藓层层叠叠,苔藓覆盖着苔藓硬的就像岩石。八重的娘每一动都会牵扯着自己的神经痛苦无比。又像身体还柔软的部分随时都会和坚硬的壳断裂开来,交界处一片血肉模糊。八重每次离开都会在娘身边放上一些食物。当八重计算食物已经不够的时候就必须赶回来。

这就是一种天罚?八重的娘所炼仙术不知在哪里出了偏差以至于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却又不死,只能受着仙术的反噬备受煎熬。

玄丘触景伤情自己的娘又在哪里?当初自己年幼时做的恶却要娘来承担。玄丘的心都在颤抖。

“你找我就是为了救你娘?”

八重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他点点头。

要怎么做?玄丘八重恐怕都不知道。

八重也只能把玄丘当做救命稻草,恨不得跪在地上给玄丘磕一千个一万个头只要他能想出办法。

强用金丹不仅不知道方法而且如果金丹碎裂八重也不敢去想玄丘会是怎样的结局。也许比娘的情况还不如。

玄丘忽然呵呵地笑了。你是傻子吗?八重虽然没有玄丘那么聪明但是脑筋也并不慢。

他愣愣的看着玄丘,难道玄丘不打算救娘。如果那样他既没能力阻止玄丘的离开也不愿再勉强玄丘。

忽然玄丘又摆出那种高深莫测装样的表情,从腰上解下了红葫芦。

玄丘带着八重远远地走到一处背阴处。“在这里吧,你挖个洞。”

八重开始明白了玄丘的想法。他要种捆仙草。洞很快挖好玄丘把红葫芦里的捆仙草倒出来。

捆仙草一落地忽的一下就钻进土里。玄丘说:“事成之后一定要把这些捆仙草毁掉不然后患无穷。”

玄丘小心翼翼地靠近捆仙草。一根捆仙草象嗜血的蚂蟥遇到了鲜血一样咕嘟嘟缠在玄丘手上。玄丘立刻感到仙草从他的手少阴心经传过去一个吸力直抵心包触碰到金丹,开始贪婪地吸食金丹的能量。

玄丘尽力控制金丹不做抵抗看看吸得差不多了一刀砍断了这根仙草。藤蔓立刻喷出一股金色的雾气。其他仙草就如雨后春笋般地长了出来。

玄丘拔起一棵,拿着一个铜锤跑到八重他娘的身边。一松手捆仙草扎下根去玄丘如法炮制等仙草吸得差不多一锤锤砸碎仙草让金雾覆盖在八重他娘身上。

果然有效,那金雾开始一层层撕去八重他娘身上的苔藓。

虽然八重他娘痛得满身乱抖都是竟没发一声也许是怕远处看着仙草的八重心痛。

玄丘跑回去对八重点点头。八重兴奋的简直想抱起玄丘。

玄丘又拔了一根跑了回去如此数次。八重的娘已经露出了原来的样子。

玄丘再回来拔起两棵塞进红葫芦。然后瘫软在地对八重说毁了。

自己就晕了过去。

玄丘醒来看见八重和他娘站在身边。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八重他娘拉着八重就跪了下去。玄丘不敢接这一拜闪过一旁。

八重这一拜不仅是感恩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想来自己从没和玄丘说过要玄丘做什么。玄丘却在遇到仙草时就把后面的每一步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拜完后八重回过头来对着娘扣了几个头。“娘!玄丘还有敌人未灭,我想追随他一起去寻求仙法。”

八重的娘点点头。“恩人以后的前途无可限量,娘已经没有事了现在完全好了。你没什么可担心的。往后你们兄弟同心必然能达成正果。”

殷娇坐在窗前她只知道这次玄丘要做的并不像表面那样看上去风平浪静玄丘越是不说越是凶险异常。玄丘这个人神秘突然地来突然地走每一次危机又都能用出人意表的方法解决。朴实的脸有时候又那么狡狯。

殷庄看着女儿日渐消瘦心里也是一团乱麻。他曾经找过熊绎大巫想更多的了解玄丘也知道了玄丘并非凡人。可是该不该对女儿说起呢?还是等玄丘回来试探一下他的意思?

殷庄一生戎马倥偬对这儿女情长却束手无策。如果孩子他娘还活着也许更能懂女儿的心思。殷庄的妻子死于回朝歌勤王的那一路征战。

在那五年里无数出生入死的兄弟,无数亲人或死于山蛮之手或终于云梦无边的大泽。这世上为什么会有争斗?楚子熊绎能给这片土地带来安宁吗还是大周仁德真的布于四海给天下百姓安居乐业?

听说大周武王已死周公姬旦野心勃勃,东部夷族和商朝旧部蠢蠢欲动,西北面的征战据说还算有了进展。大周天下岌岌可危自己在这样的夹缝中也只能随波逐流。

玄丘终于回来了。好像这个人是一切的关键,他回来就能把这一团乱麻解开。这个年轻人竟有如此的力量和魅力?真是后生可畏啊。

殷庄在想如果这世上有人能破了山蛮也许就是这个年轻人。

对了似乎大巫也不知道他有多大岁数。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女儿喜欢又何必在意其他的事情呢?还是先破了山蛮再说吧。那些强横的蛮族就像悬在每个人头顶的剑。山蛮不破又有什么安定祥和的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