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祥光3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82字
  • 2020-07-14 08:29:47

玄丘只得一条路走到黑。不断用那个大树做的火把扫来扫去。向外围退去。

玄丘和大巫在中间领着一帮怪物的包围在移动而它们之外又有一圈蛊虫。

突然一只马头狼冲向玄丘,玄丘见来的古怪扔下树桩跳起来踢向马头狼下颌。马头狼被踢的倒飞出去口中竟喷出无数黑色蛊虫。原来它扑向玄丘是假而这一口蛊虫却是想喷向大巫的。

玄丘也是身随心动只是觉得来势不对做出自然反应而已。蛊毒老怪心思歹毒各种意想不到的招数层出不穷。

那马头狼吐出这一口蛊虫便僵硬不动了。

玄丘来不及捡起地上的树桩干脆拔剑直刺蛊毒老怪。先来个擒贼擒王吧。

可惜老怪身形一转对着玄丘拍出一掌,玄丘没想到这老怪武功也奇高明明一掌速度不快自己却因为前冲之力竟让不开。一时大意被那老怪一掌打在肩上。

这一掌老怪也觉得很奇怪本以为不至于一掌打死玄丘也可以让玄丘伤重不起。至少也该打玄丘一个跟斗。可是玄丘面色如常剑光一亮再亮已经刺了老怪七八剑。

老怪只得左躲右闪对于玄丘的拼命打法也是有些慌乱。然而玄丘已知不好。

自己不能一击打败老怪大巫那边必然吃紧。刚想再跳回去。

回头一看大巫果然败相毕露。大巫已无路可退索性一头撞向一个房门。准备退进去再说。

哪知房门一被撞开。大巫眼前一黑。咕咚栽倒。

大巫体质就算那些蛊毒进入血管气脉也能支撑却不想只闻到那屋里的花香便被放倒。可见那些开在腐木上的花才是这个祥光峰的最霸道毒物。

玄丘撇开老怪拎起大巫就往山下奔去。可是那些蛇鼠马头狼又岂容它来去自如。不一会就有一些赶到玄丘前面再反包了过来。

老怪嘿嘿冷笑。“扔下他你自己也许能跑掉。”

玄丘被这一激干脆左手把大巫扛在肩膀上单手持刀准备殊死一搏。

那些怪物和蛊虫也不敢靠那屋太近只远远围着二人。

玄丘同样不敢离屋子太近怕大巫继续呼吸那些香味毒气攻心便没救了。

刚离开屋子几步怪兽就扑了上来。原来腐木的花虽毒也只能飘到屋子几步远的地方。

玄丘把地上燃烧的木桩一下扔进那间屋子,自己撒腿就跑。毒气被火力一逼立刻散了开来。地上的蛊毒和几个离得近的怪物当场死伤一片。

但是玄丘也被怪物蛊毒虫追上。那些怪物劈头盖脸的打向玄丘。

就在这时就看那老怪啊的一声惨叫。一个乌黑的矛尖从他背后穿进去又从前心突了出来。

“除了我八重,没有人~可~以~打~他!”

玄丘几乎叫出声来老怪背后转出一人。正是八重。

那八重现出本相果然是个蝎子。所以混乱中他就趴在玄丘退回来必经的树林里,谁也不会注意到,对蛊毒老怪来了致命一击。

这个蝎子除了大没有任何特点。

那些怪兽主人已死自己也就失去了原有的控制。再看这个蝎子又比房屋还大。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八重把尾巴从蛊毒老怪身体里缓缓拔出。

伸出双钳一钳就夹断了一个蛇鼠。其余蛇鼠展开翅膀就要逃走。八重的尾巴打出一道蓝色的电球打中逃得最远的蛇鼠,那只蛇鼠在半空中就炸裂开来。再一扫劈头把空中的几只逃窜的蛇鼠打了下来。

玄丘也不客气安置好大巫抱起燃烧的大树在地上狂扫。这些蛊虫不能走掉一只否则将害人无数。

八重的体型对那些异兽来说简直是量身定做的克星。

两柄大钳横扫竖砸。异兽本已失去指挥现在被八重打得哀叫连连。

玄丘更在意的是那些蛊虫和腐木之花这些必须清除干净。玄丘四处放起火来忙乱中突然想起了地上被自己打晕的那人再找时早不见了踪影。

玄丘也没心思再管那人,扶起地上大巫细细查看。那大巫脸色比平时更加红润,只是不醒。玄丘运功探索大巫的经脉发现大巫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已守住心脉一时还不至于毒气攻心。

八重已结束了和异兽之间的战斗静静地站在玄丘背后。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玄丘背对着他:“我现在很忙。”

八重说:“我知道。”

“你给我三天。”说完背上大巫往山下走去。

八重没说话只静静地跟在玄丘背后。

两人身后祥光峰火焰冲天。

玄丘低着头右手紧紧握着刀。他不想看到有人拦阻。他更不想自己把冷冰冰的竹牌交给熊绎。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卦象是六四:剥床以肤,凶。一个卦一个爻辞可以因人因事因时有各种解释。而一路以来玄丘也没找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解释。现在这种切肤之痛难道就是剥肤?

再也没有人敢拦阻这两个从火光里走出的人。山蛮的世界里只有弱肉强食,你强别人自然避之不及。这两个神魔一样的人物简直就是压向山蛮心头的一座山,或是冲破他们胆量的洪水。

祥光峰下八重一脚踢开一座大屋的门。

那家刚准备吃早饭。看见八重进来哇呀一叫就往外跑。

八重也不客气把干粮打了个包。找了两件衣服比了比觉得差不多自己穿了一件。变身巨蝎的时候衣服被撕裂成碎片。而玄丘也差不多是赤裸的。八重不能让眼前这个对手受辱,我们都是还留在凡间的仙而不是魔或者其他的什么。

八重把衣服给玄丘披上顺便接过了大巫。

八重给大巫把了一下脉,轻声说:“我治不好他,但可以把他的毒封住。否则他撑不过三天。”

玄丘眼前一亮还有什么能比八重的毒更厉害的吗?如果八重能把大巫的毒封住也许自己就能找到救治大巫的办法。

玄丘点点头。八重用尖刺在大巫闾尾穴刺入稍过片刻拔了出来。

“我只能保他一个月左右。如果过了一个月只怕两毒相攻真的连神仙也救不了他。”

玄丘穿好衣服感激地点点头。

“你故意留下信息就是让我找到你?”

玄丘依然点点头。

“你不怕我抓你走?”

玄丘笑笑:“你怎么就知道你一定能抓到我?”

八重说:“上次被你跑了,我回去又提高了很多。”

玄丘淡淡地说:“我知道。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我。”

八重刚要说什么看见大队的山蛮正迎面向这个方向飞奔。

玄丘和八重此时不想多事闪到一旁。半晌那些山蛮方才过尽。

长江南岸,一队南部卫的人正焦急的等待着玄丘。为首正是殷娇,她们本想往前多走走好更早地接应玄丘,却看见大批山蛮开始渡江只得暂在江边等候。

远远地看见玄丘二人殷娇飞奔过来。可是其中一人她却不认识而大巫却被玄丘背着。

殷娇不由停下脚步脸色激动得绯红一时又变成青白。

玄丘走近。“大巫中毒了,你带他回去。我一个月以内一定能找到救治大巫的办法。另外我和这位兄弟有些事。”

殷娇本有千言万语却看见玄丘脸色严峻一时又不知如何说起。几个南部卫的精锐接过大巫。都愣愣地站在那里。

玄丘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这里绝非久留之地。

自己越过一个土包避开南部卫众人在那等着八重。

八重走了过来。“你原本没必要这样。即使我要抓你,我也不会对付他们。”

玄丘:“我这次不跑。”

八重说:“我要用你的金丹去治一个人。如果不顺利的话你会死。”

金丹在玄丘体内现在谁也不能让它发挥应有的力量。强行使用金丹的力量玄丘自然有性命之忧,一旦碎裂又岂是一死了之的事情。

玄丘说:“所以你要用武力带我回去?”

八重不能再说话,因为话越多他越没了当初那种誓不罢休的坚定意志。

玄丘在等着八重的第一击。八重喝到“八重罡!”却不象第一次二人见面那样迅捷的一抓。而是一步贴近玄丘抓,挑,崩,砸,带,锁,挤,蹬八着绵绵密密不给玄丘留下丝毫的空间和时间。

玄丘就像奔涌波涛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会被这场风浪吞没,却又在波峰波谷间飘飘荡荡纵横捭阖。

殷娇趴在山坡上远远地看着两人交手。玄丘每一次从这个风浪里消失她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然而玄丘总能再次突出八重的围困又让她欣喜不已。

殷娇的心里还是隐隐担心。玄丘这艘小船即使再坚固再顽强却没法对风浪造成威胁与伤害。这场风浪是不会自己消失的,而小船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彻底吞没。本以为自己在父亲的训练下无论在山蛮中还是南部卫子弟中都鲜有对手。可是这种级别的交锋自己就算拔剑助阵也不过是多一个累赘。

如果殷娇知道八重还有尾巴以及电球的雷霆一击不知又作何感想。

终于八重在一连串虚晃之后打出了电球。这一次八重尽量把电球贴脸打出。

八重知道这一招打出便分出了胜负。玄丘也在等这一击,电球一出生死立判。

殷娇连紧张惊恐都没来得及感受。

玄丘的剑已架在八重的脖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