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祥光2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08字
  • 2020-07-13 06:56:54

玄丘挠挠脑袋,心中暗道不好,大巫一向言语谨慎刚才这句话大巫说得轻描淡写但是言语间倒是有几份此地无银的意思。

玄丘倒把手一指故意露怯:“我家师傅无所不知武艺高绝哪怕你这雕虫小技。识相的赶紧把解药交出来。否则我烧了你的祥光峰。”后一句话倒是玄丘的心里话。

那蛊毒老怪突然桀桀怪笑:“哼哼,好一个精明的小家伙。你这样故意露怯就以为我不知道吗?不错中原果有能人你居然没有中我的蛊毒。那个老家伙看样子也有破解之法。好吧,让你们试试这个。”

说着蛊毒老怪长袍无风自动,两股黑气从衣袖中涌出。却不奔向玄丘而是直冲上天方才借势迎头灌了下来。

玄丘心里有气明明我比你大得多好吧?叫我小家伙?只是老怪说的大巫有破解之法让他放了点心。抬头看时两股黑气在天空中形成一片乌云呼啦啦冲出无数黑虫直扑玄丘头顶。

这一次玄丘给逼到了绝境。自己如果让开身后的大巫不能动转只怕会被这些黑虫啃食个精光。自己一把刀要想砍掉这些虫子只怕是痴人说梦。情急之下玄丘只得显出九条狐尾。九条尾巴上下翻飞扑打着那些黑虫。急中生智双脚一跺踩塌了屋顶和大巫一起掉进屋里。玄丘也知道这种尾巴拍苍蝇的法子奇笨无比,但是一时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要是像娘一样用仙法打出一个光球罩住自己和大巫又哪怕这些黑虫?

所以玄丘踩塌屋顶的目的只有一个“兄弟借个火”。玄丘脱下身上的衣物为借着屋里的灯火点燃起来。双手不停拆了一个木架做了两个火把左右擎着。那黑虫果然怕火,玄丘的火把所到之处黑虫化作火球落在地上。

那就用不着客气了。玄丘把整个屋子里能点的都跺成碎片再都点燃。呼呼的火焰冲天,而后用脚把这些家什踢向乌云。那些黑虫有的自己就对着火光就冲了过去。但是更多的黑虫还是对着大巫和他袭来。

玄丘把武功发挥到极致围着大巫上下舞动火把。时不时有黑虫将落在大巫身上也被他的尾巴啪的拍死。刚才和蛊毒老怪说话的那人正贴墙站在那里,被玄丘一掌拍晕让他伏在大巫身上。变化来的太快蛊毒老怪也没想到玄丘一瞬间竟连施手段,现在手上还有了人质。

他也不着急袍袖一挥那群黑虫便不再往下飞扑。只在玄丘头上盘旋。

玄丘每次踢向黑云的火球只能把黑云冲散却烧不死几个。

玄丘知道刚才点火无非是饮鸩止渴。这火烧不了多久反而会把山下的蛮兵招来。虽然他们不敢进入这片房屋的区域只怕一会就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正寻思间黑暗中悠悠地闪起数十点绿光。不一会那些绿光就被火光照亮原来除了刚才袭击自己的那种蛇鼠还有一些长着马头的狼,鹰头的虎以及看不出是什么的凶兽。也一个个围着火光蹲在门口。

他们看玄丘二人的眼神就如同在看放在盘子里的肉。

大巫吃了药。那些蛊虫细如粉末顺着皮肤的腠理进入体内。有的实体化延血管流向心脏有的则虚化为气顺着任督二脉再攻入奇经八脉。大巫只得把内息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控制着刚刚吃下的丸药毒死将攻向心脏的蛊虫,一部分将奇经八脉里的蛊虫逼向带脉,再经任脉入丹田挤压后推向足底涌泉穴排出体外。但听噗噗两声鞋底已给冲开了两个黑洞如烧焦一般。发出阵阵恶臭。

玄丘看大巫蛊毒已经自解,豪气顿生哈哈大笑。“你的脚好臭。”

大巫缓缓推开身上压的那人慢慢站起。“你又闻不到。”

这倒是个很奇怪的问题。玄丘明明没怎么呼吸却实实在在感觉到花开的香气,蛇鼠身上的腥味,以及那蛊虫的诡异味道。

玄丘脸色一沉转向门外的蛊毒老怪想不通就打完了再说吧。

大巫指指玄丘腰间的葫芦指指天上。玄丘莫名所以,把葫芦递给大巫。大巫接过葫芦打开盖子。咚的一下扔进了一粒红色的丹药。使劲摇了摇,一股奇香飘了出来。

那些黑色的蛊虫开始蠢蠢欲动。蛊毒老怪一惊心知不好,忙催动功法想要收回在天上盘旋的蛊虫。可惜为时已晚,那些蛊虫嗡的一声齐齐扑向那红葫芦。转瞬间蛊虫就都钻了进去。葫芦虽小却不知能装多少东西。

玄丘本有一个红葫芦既大且笨被梅山上被八重一把捏碎了。离开梅山后玄丘在一处遗留的法阵里看到这只就爱不释手。这葫芦好像内部自有天地到现在玄丘都不知道那里面能装下多少东西。云梦泽也亏了这葫芦装了大量湖水才挡住了火猴的攻势。自己也给大巫看过大巫的评价是四个字“仙家至宝”。

大巫赶上噗的一下把葫芦盖上。这一刻蛊毒老怪心都碎了。这些食尸飞蠓炼制不易,一向是自己护身利器现在被人一举攻破简直让他心如刀割。大喝一声,去!

那些奇异的动物嗷嗷着怒吼扑了过来。

尤其那几条蛇鼠象利箭一样射向大巫的咽喉。大巫没想到这些东西速度如此恐怖。只得拧腰低头。幸亏玄丘早有准备。一刀砍向蛇鼠反手一刀又砍向另外一只。其实也只是挡了一挡,这些蛇鼠背上鳞甲极其坚硬铮的一下弹开玄丘的铜刀。蛇鼠虽然吃痛内脏震荡却并没受到重创。大巫也从下向上噗的一剑钉在蛇鼠腹部。这次略好在蛇鼠的肚子上划了一道血口。

来不及细想蛇鼠的攻势还没退下其余动物已经扑了上来。马头狼比玄丘还高半个头连跳带踢玄丘闪过马头狼的一脚又差点撞上一个虎头怪物。间不容发之间玄丘还是轰了马头狼一拳。那狼被打了一跌就地一滚又站了起来。

玄丘撒出药粉蛇鼠虽然被那药粉一逼有些胆怯。但是和上次不同一是蛇鼠已经遇过一次药粉有了准备另外主人在侧自然有点狗仗人势。另外那些异兽也都似中了蛊毒被蛊毒老怪控制着丧失了心性只知一味攻击。

大巫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被几只怪物缠上有几次差点被扑倒。

玄丘心里着急。如果只有自己脚底抹油也就溜了。但是大巫也在,只怕大巫跑不过蛇鼠。这些动物动作迅捷虽不比蛇鼠速度更快但和大巫也只在伯仲之间。跑是万万跑不掉了。

玄丘带着大巫退到一棵大树边上。忽然一个鹰头虎身的怪物撞了过来。玄丘假意一让单手一引那怪物轰隆一下撞在树上。那怪物嗷的一声在地下打了几个滚方才站起。

玄丘索性把刀往背后一插只要有动物扑过来就施展引字诀让它们往树上撞去。

这群动物反复撞了几次终有一个马头狼被玄丘一带咔嚓一声撞断了颈骨。这些怪物皮糙肉厚吃了亏以后变得更加小心。扑击的速度虽慢但是因为数量众多东一下西一下地抓咬也是防不胜防。

大巫那边依仗剑法精纯专点这些怪兽的眼睛划开它们的肚皮上的软肉一时还没落败。但是这些怪兽都是一击就退在消耗着大巫的力量。

何况远处那个蛊毒老怪还没施展更厉害的招式,倒背着双手在那里看着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一个虎面怪一爪子抓向玄丘。玄丘这次就不打算让它活着退回去。右手往上一托爪子左肩一扛已到了它的身下双手死死箍住虎面怪的脖子拖着虎面怪撞向另一棵碗口粗的树上。倒退几步又撞了过去耳中就听卡啦一响那棵树也给撞断了。虎面怪本来还有挣扎这会已经瘫软在地想来是活不成了。

玄丘抱起那棵断树又冲回大巫身边。笨重兵器有笨重兵器的用法。玄丘结合自己步伐的速度以及扭腰送胯这棵树也被他舞的风雨不透。

大巫是个随性的人跟着玄丘的节奏倒配合的天衣无缝。玄丘又回到了被点燃的房子前把大树扔在火里。

大巫听见玄丘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心里难受这小子居然也会为救自己累成这样。

自己眼看要撑不下去玄丘也露出疲态。大巫信念电转却也无计可施。本想让玄丘先退自己一死断后但是他知道这句话出口只怕玄丘更不会走。

终于大树的枝叶树干被熊熊大火点燃。玄丘抱着没着的一头在前开路。想杀下山去,大巫也随手捡起一个较小的燃烧木棍护着身体。

蛊毒老怪已拉起地上那人。冷冷地说:“祥光峰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说着双手一拍暗影中无数大大小小的蛊虫沙沙沙地爬了出来。

这些蛊虫黑黑层层有的如刚才那些食尸飞蠓只是多了一层甲壳,有的却粘粘软软在地上拱动,有的干脆就是一摊粘液在地上流来流去还有的圆盘大小也不知道身下有多少细足在一颠一颠地弹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