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芙蓉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047字
  • 2020-07-11 09:49:37

黄昏时分大巫施施然走了过来。玄丘本来很激动但是一想到天柱峰死了那么多人倒没了兴致。

大巫却问道:“天柱峰天塌地陷看样子是你干的咯。”

玄丘大致说了一下天柱峰的事情。大巫看着玄丘的脸微微点头。沉默了一会玄丘问大巫芙蓉峰的情况。

芙蓉峰重兵把守可能这里才是洛伦一族的总部。山蛮的男人大多出征这峰上只留下队队女兵,即使半夜人数也不下一千。为了躲避这些巡逻的人大巫走得并不快。在山的中部有一个大殿大巫来到这里的时候已过了午夜。

大巫靠近的时候就闻到大殿有阵阵药香。大巫从殿顶倒挂下来往殿里看去。三个身材高大而人形怪物各占一方围着一个金光闪闪的铜炉。这三个怪物都身高丈二却长着一个狗头。铜炉边上有两个童子正在往炉内添柴加药。

以大巫的经验来看似乎是在炼制一种丹药。大巫正寻思要不要下去看看。突然殿后小门走进来七个人。其中一人身边跟着两个半人半犬的东西。其中一个人犬忽然冲大巫倒悬之处汪汪叫了起来。那七人中有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老者砰就冲着这个方向打出一把细密的黑雾跟着身形一晃已到了殿顶。四下张望却没有一个人影又飘然落下如枯树叶般无声无息。

七人中的一个南疆异族打扮的呵呵一笑:“老六的人犬也没那么神,老四你也别大动干戈。你那把黑沙只怕伤了自己人。”那个老六脸上无光便呵斥那两个怪犬不让他们再叫。

一个年纪最长的说:“老二你也别笑话他们两个。为了这丹我们忙了五年不几天就要丹成现在还是小心为妙。”

那老二说:“忙来忙去还不是为铜燎在忙。这仙丹不过五粒。只怕到时候天柱那个女妖怪铜燎自己还有祥光都要分一粒去。”

那个年纪最长的回目瞪视着老二:“不要胡说八道。这仙丹本就是铜燎千辛万苦帮我们凑齐的材料。光不足月的婴儿我们恐怕一辈子也凑不齐一千个。”

大巫在七人进屋前就把一根绳索拴在不远的树上。人犬一叫他就借绳索荡到了大殿背后那七人进来的地方。那七人也不曾想自己刚刚经过那里偏偏大巫却会选这个地方躲藏。大巫这才看到原来殿后是一个溶洞那七人是从这里进的大殿难怪自己刚才没发现他们走过来。听到这里大巫一不做二不休走进溶洞想看看里面的情况。

刚一进洞就听见洞里哞哞之声不绝洞中木笼里到处都是半人半兽的怪物。有些怪兽在地上痛苦的打着滚身上流着污血;有些已经奄奄一息;只有三两只怪兽发力撞着木笼似乎要冲出来。溶洞不大不像天柱峰的溶洞四通八达一眼望去除了一些草药便是怪兽。大巫急忙退了出来。

正听见那老大说:“老六的兽人最近也不稳定,一下子死了那么多。”

那老六说道:“死了也没关系,等我把祥光峰的蛊搞到手,给这些兽人吃下去就算死了也一样战力非凡。”

那老二嗤的一声笑出来:“你能弄到祥光老怪的蛊?别做梦了。”

老四说:“我就不信那老怪不给我就赏他一把神沙。”

又一人阴阴的声音响起:“那老怪蛊虫那么多你就是把他弄死了,只怕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分辨出来。”

老大说:“当年阐教用莲花化身再造哪吒我们截教也自有与他们一般的法术。可惜师父还没教会我们就去了封神大战。现在我们也只能造出这半人半兽的东西。”

老六不服说道:“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有兽人在手。”

那老二冷冷地说:“我就没搞明白好好的人为什么要搞成兽人?也没见他们比山蛮战士强多少。”

大巫此时心念一动。大殿里刚才进去了七个人。他的角度看不见大殿但是一直在说话的只有四个人。那就应该是三五七都没开口。

大巫想到这里急忙连跳数下到了离大殿较远的树丛再俯身向更远的地方爬去。

果然那没说话的三人都向殿后摸了过来。原来他们还是怀疑人犬不会无缘无故发出叫声。所以他们一部分故意大声说话一部分已经把殿前又搜索了一遍。才到了殿后。

就在大巫藏身处停了下来。对望一眼显然都没什么发现。

那三人中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没人。”

于此同时殿内老二老六突然提高声音像是争吵了起来:“老子的兽人是用药控住了,不然一个能弄死上百山蛮。”

那老二说:“那你给我们看看。”

老六气不过大喝一声:“动手!”

大巫在殿外看不见殿内的情况,只见殿后三人原先阴恻恻说话的那人用一袭惨淡的灰色布袍兜头罩向身边两人,也看不出用了什么手法咔咔两声脆响已把二人颈骨折断。

与此同时大殿内老二老六争吵间突然扑向老大。一人持斧直剁双脚,一人拿着个铁蒺藜骨朵兜头砸下。

动手的命令也是对两个人犬和三个看炉怪物发出的。五个怪物同时扑向黑衣老四。那老四素以身法快捷著称。却被两个人犬一口咬住小腿。那老四抖手就是两蓬黑沙罩向两条人犬。

奈何设计这个计划的人早把一切安排的天衣无缝。

那人犬被黑沙击中瞬间身体腾起一股黑烟皮肤溃烂。但是人犬并不松口抵死咬住黑衣老四的小腿。那三个怪物早已到了黑衣老四近前豁啦一声已把黑衣老四扯成几段。那五个怪物也都分别中了黑沙身体开始溃烂。

只一转眼间七人中已有三人丧命。而老大也只躲过脚下双斧肩头早中了一记铁蒺藜骨朵咔嚓肩骨断裂。但生死关头老大就地一滚跳到殿外不敢往后殿去只得往殿前狂奔。嘴里喊着:“你们想私吞仙丹可惜我一死仙丹便没人会炼了。”

那老二一边追一边说道:“今天已是最后一次填药,再等三天就能大功告成。否则我们又怎敢杀你?”

老六接口道:“田老大你还是死了干净。”

说着也追出殿外。

大巫不用想也知道了,我在那个必是这群人中的老七。因为无论仙丹怎么分都排不到老六老七。而老二也不能确定仙丹有没有自己的份,那铜燎以及几个老怪物女怪物分下来可能自己也只得看着这样就可以确保自己能得到一个。还可以借机杀了老大坐上老大的位置。当然这个老大以后不做也无妨。

老七进了大殿看见两个人竟然没能搞定老大还跑了出去。嘴角微微一撇。

噗噗两下把两个站在那发愣的烧火童子也折断了颈骨灰白布袍一展随后追了出去。

大巫看机不可失飞快闪进大殿。打开铜炉往里一看那里面五个圆滚滚的珠子不知被什么托着正在里面打转。里面热气蒸腾大巫没法伸手去取。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听远处惨叫声起。定是田老大被三人追上杀了。大巫急中生智到老四尸体上一摸果有几包黑沙。也不敢用手去拿在童子尸体上扯了块衣物兜着。打开包裹一齐倒进炉中。

大巫刚从后面跑出大殿就听天柱峰轰隆隆连响不绝。看见老七一个人走了回来也听到天柱峰方向巨响回头往天柱峰张望。到了这时大巫也不得不佩服老七的霹雳手段。

只是大巫已经把各色药物倒进炉里一堆又添了黑沙只怕这五颗丹药已成了拘魂符。

大巫也难免心下得意想想玄丘为人精明应无大碍一路径直往峰顶跑去。天刚亮大巫来到峰顶正是铜燎后宫。里面关着无数美女。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心下惦记天柱峰的玄丘才绕行下山。

这一趟两人有惊无险尤其大巫坐收渔人之利难免有些激动。玄丘提议睡上一天再去祥光峰大巫打坐了一会便在玄丘守护下沉沉睡去。

玄丘在一边打坐完毕。心里总觉得那个农庄透着古怪。细细想来为什么天柱峰的人不往芙蓉峰总部跑却去了那个农庄?一时想不明白。有心想去再探看一下。可是一是大巫连日劳累一是这几次探山运气实在太好明天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去探祥光峰。如果在那农庄打草惊蛇只怕得不偿失。

玄丘拿出蓍草恭恭敬敬地推演一卦。竟是剥卦六四爻剥床以肤,凶。等到天亮大巫翻身坐起。玄丘把农庄的事一说大巫也有些疑惑。最后两人决定等从祥光回来再去看看。

现在时辰还早两人又随意聊了起来。大巫广见博识玄丘精通数理聊着聊着玄丘最关心的自是仙术。

为太多的兴趣终不能在仙法上有所收获。只是延年益寿而已。

大巫顿了顿又道经封神一战世上已禁了仙术仙法若有人强行修炼只怕触动天条这个祸也不知道会有多大。

玄丘也是好奇。那为什么很多参加了周伐商纣之战的部族人众却不能说出封神大战呢?大巫说其实封神大战大都是在异空间里完成的双方兵将即使被一些仙法所伤也为数不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