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同行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2010字
  • 2020-07-09 10:01:34

大巫和玄丘渡过了长江。

两个人各背着一个竹筐就象要去哪里采草药。一路行来大巫话不多这次他随手采了个叶片递给玄丘。玄丘闻了闻。

“这个首乌也该是人形了。”

大巫点点头这个人学识真是广博。

这一路他们没遇到一个人,想来山蛮已经把这一带清理过了,没有人敢再生活在这里。没人也就意味着没走错路。大巫还没说过话。忽然玄丘明白了,一直以来大巫对自己并不放心。

这次出来也是想用一人之力来试探自己。以免全族被自己带入歧途。大巫也一定把这个想法和熊绎说过。相信熊绎是个磊落的汉子从他对南部卫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他不会轻易怀疑自己。所以大巫亲自和自己一同出来目的就是顺带考验自己。

这几天走来大巫开始有意考教自己的学识却不知有没有认可了自己的人品?玄丘为人也有数百年了。然而人的世界依然让玄丘不能彻底把控。唯有相信日久见人心。

大巫看人的方法也很简单他只看人如何做事。他不是熊绎。不能把对人的策略定位在熊绎那种宽宏大量的去融合一切可以融合的人与事这种气度上。他是楚人这一脉最老的老人而他必须肩负起担当楚人最坚强防线的重任。眼前这个少年有着太多的秘密。可以不吃不喝甚至可以没有呼吸,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希望让玄丘把自己的命运和楚人的未来结合在一起。然而他可能还必须出手阻止玄丘获得仙家法术。仙家法术不再现于世自有天意。如果有人强行触犯这一天条只怕也会祸及楚人。另一方面他无力也不愿阻挡玄丘修仙的脚步那么如果真有天谴他希望自己能一力承担。

对于玄丘这个少年他还是非常感念他的恩情的。相遇以来玄丘对楚人的帮助是他这个年迈的老人无法做到的。无论自己还是玄丘该何去何从不是他能够预知的。路还是要走下去,那就走吧,走着走着也许就走出了未来和希望。

衡山因其位于星座二十八宿的轸星之翼,“变应玑衡”,“铨德钧物”,犹如衡器,可称天地,故名衡山。

衡山也曾是祝融氏镇守之地。而后楚人辗转离开了这里。世事循环冥冥中又似乎有着天意。在山蛮盘踞此处数百年后楚人这一脉又回到了这里。这一次南来大巫心里不由升起一种朝觐古楚人先贤的神圣感。

黄帝当年曾游于此曰:“此山横亘云梦九嶷之间,似一赶秤,可称天地之轻重,衡量君王道德之高下,故名衡山。”

衡山山脉宛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恐怕也是楚人以凤凰为图腾的原因之一。

山下有无数的农田。为了不让自己被这里的人撞见玄丘和大巫特地绕了一圈尽可能贴着周围树林行走。直到太阳落山他们才到了衡山脚下。

大巫根据故老相传的记忆带着玄丘来到一处涧水之边上找了块可以遮蔽的巨石。为了避开可能的阻截玄丘示意大巫在一处隐秘处等自己。自己想先从一处绝壁攀缘到主峰探听虚实。

大巫微微一笑把两人的竹筐里塞上干草压实以免相互碰撞发出声响。再轻轻地背上带头纵身向山上跃去。

玄丘从离开梅山以来也只见过八重的纵跃有如此的速度。而大巫的身手更加潇洒,特别是落地时大巫有意避开了那些能留下痕迹的地方。

玄丘不敢怠慢一起一落也都按着大巫的足迹追下去。

半山一队士兵走了过去。身材窈窕看样子是一些女兵。山蛮男人出去打仗嫡系的女子便负责看守老巢。

玄丘对大巫打个暗号。一闪已到了山蛮末尾女兵背后一掌切下。那女兵应手而倒玄丘往后一掷那女兵风筝般飘向大巫。

无声无息玄丘已换上了那女兵的外衣继续往前走着。这队女兵走向几排宽大的由树木搭建的房屋。很远就能听到叫骂声和女人孩子的哭声。看样子这些房屋是关押里来的掳来的妇孺的。

玄丘想探头看看大屋里的究竟。可是这一队人只是绕着房屋转了一圈见没什么异常又绕了出去。玄丘无奈只好跟在后面。

好不容易陪着这帮女兵绕了一圈。玄丘感到很乏味。本以为跟着她们总好过自己没头没脑的乱撞哪知这么不自由。

又走到刚才打晕女兵的位置大巫从藏身处把那个女兵又扔了过来。玄丘气不打一处来。单手托着前方有条窄道玄丘等这队人转弯的时候拍醒那个倒霉的女兵直接扔下了山崖。那女兵一声惨叫响起玄丘借机闪到一边。夜黑路窄那队人自然以为她是失足掉下去的。又怎能想到会被人暗算?

玄丘回头见大巫默然站在一边微微叹口气。玄丘也不多说带着大巫就想去看看刚才经过的木屋。木屋本身也有多人守卫。玄丘看了看高处有三明两暗五个岗哨,门前几队女兵来回巡逻。旁边树林也藏着至少五个人。要想不惊动她们安全进出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大巫却一拉玄丘离开了木屋。低声说道那个屋子里都是一些妇女和年幼的奴隶,山蛮大举外出劫掠就会留下了这些女人守山。每每把劫掠来的人送回来有的卖做奴隶年轻力壮的男子大部分被看押在山下种田还有一些被送到天柱、芙蓉,祥光等峰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原来大巫已经弄醒过那个女兵还审问了一番。玄丘却没想过审问一下女兵还想自己一个个木屋看下去。老狐狸被人玩了把聊斋。显然大巫也没什么对付玄丘一样想那样对付那个女兵的办法,所以审问完以后又把女兵扔了回来。这个恶人让玄丘自己来做。

玄丘反倒心下一热。大巫能这样戏耍自己似乎对自己的戒心已经消去了大半。

很快两人决定由大巫去芙蓉峰,玄丘去天柱金凤山。后日黄昏两人在祥光峰下汇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