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南部卫2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3113字
  • 2020-07-07 20:11:19

正说话间那些火猴蜂蛹而至。玄丘调转船头向华容跑去。这艘船不比当初的竹筏船头高高翘起如梭般在水面划过。玄丘倒也不急。上次惑速度明显不如火猴。为了确保惑跟上来玄丘特地绕了些弯路。曲曲折折逗引着火猴。

芈野熊禧心下有底看着漫天的火球就像过节的烟火一样。

玄丘知道这些火猴本应是生活在岸上的却被惑所迷成了惑的爪牙。为了对付惑玄丘也找来茱萸桂皮茶叶制成药包让大家遇到惑时含在嘴里。

这次行动众人还带了一截铜针套在指上。一旦有人被迷便可用铜针刺合谷,足三里等穴就能清醒。

这三天众人已经打通了湖与云梦泽之间的岩石。玄丘看看火猴一路追来越聚越多,玄丘一扳船橹小船从打开的缺口直驶进打通的小湖中。那些火猴也纷纷涌进小湖。这时正是水位较低的时候,猴群一进入小湖。峭壁上无数的岩石滚滚而落众猴再想出去已绝无可能。玄丘把船靠在一处峭壁下崖上众人从两侧扔下三个吊篮把三人拉了上去。让过玄丘三人那边南部卫万箭齐发火猴惨叫连连。剩下的火猴转身要跑后路已断,水下又缓缓升起一个大网拦住火猴向下逃窜的去路。这时火猴被积压在一个狭窄的空间弓箭之下死伤无数。火猴冲撞多次也没能撞开,有些火猴吐出火球去烧大网,可是大网刚从水中升起湿漉漉的也烧不着。玄丘一摆手众兵卒也不再摇动绞盘就让大网停在那里。火猴冲突不出凶性大发跳出水面沿着两侧攀岩而上。南部卫岂容火猴靠近刀砍斧剁箭射石砸一时间火猴的鲜血染红了湖面。猖狂一时的火猴自此全军尽没。

那边殷庄令旗摆动。数只快船向惑的方向包抄过去。惑一看大事不好转身打算从水下潜走。早有埋伏在第三岛的快船兜了过来。每两艘船之间都有张大网网上密密的缀着钩刺。船头也密排矛尖。华容与第三岛之间水并不深。很快一些网就缠住了惑。那惑发了狂身体来回乱蹿打算把各船撞翻夺路而逃。玄丘赶过来拿着一根长矛和一个长钩跃入水中。几个南部卫水军也一同下水扑向惑。

那些南部卫水军中有些人带着一张大弓一入水靠近惑用脚蹬弓背双手拉弦射出长矛。矛后系着长绳。矛尖带钩一扎进惑的身体兵士就拖着绳子往后拉。只一瞬间惑的身上连中数箭。玄丘另找了艘小船已到了惑的身边。玄丘跃在空中左手钩向惑钩去。惑也强悍同时跃出水面张嘴就打算把玄丘吞进肚子里。玄丘身体在空中一折一缩挥钩正钩在惑的下唇。那惑疼不可当。细细的尾巴一甩向玄丘扫了过来。玄丘借着钩子的力道人往上冲让开这一扫。那惑嘴唇已被钩撕开了一个狰狞的大洞。玄丘再一钩又钩住了惑的一块肌肉。人已经到了惑的背上手中钩毫不留情再次钩在惑的身体里再一脚踩在钩子上然钩子深深插进惑的身体。再用双腿夹住长钩双手拔下一根长矛持矛在惑的身上乱捅。惑被网和绳子拉住转动不灵。鲜血染红了周遭的湖水。玄丘找到惑脊椎处的连接使全力一矛扎进去。惑的腹部也被几个水军用铜剑胡乱地划开无数口子。肚子里面的零碎流了出来。湖面上一片腥膻恶臭。

这一战玄丘略施小计大获全胜。

回到南部卫众人欢声雷动。

玄丘问:“不知镇南侯下一步如何打算?”殷庄一时无语。

“不如我们召集南部卫将士一起商量吧。”玄丘提议。

众人聚齐。各位将领也都没有主意。只有殷娇说:“爹。我们不去朝歌了。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这里早已是我们的家了。”

殷庄长叹一声向朝歌方向跪下以头触地。“大商亡了。商王啊先祖!我对不起你们的重托啊。”

众南部卫将士家属也纷纷跪下痛哭不已。

玄丘说:“众将士我看大周顺天承上现在国泰民安。楚子也有容人之量。大家都是炎黄一脉不如我们结成盟友共抗外侮。我们在哪生活这片土地就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回南部卫,我们就在这里开疆辟土。永保我华夏子孙万代。”

南部卫诸将想当年为勤王被迫离开世世代代的家园举族北上。现在商已经没了,回去还有什么意义?何况山蛮一路追杀仇恨早已嵌入了每个南部卫将士的骨头里。

殷庄奋然站起:“回家。回我们的南部卫。”众将士欢声雷动。“回家!回家!回家!”无数的血泪过去现在和未来将洒在这里。一寸山河一寸血。

楚子熊绎一下子得到了商军遗存。那些周围部族本就和南部卫人马休戚与共世代共存现在看见南部卫归来简直欢欣鼓舞。而楚子是现在周天子的诸侯,众部族无不臣服。

殷庄和楚子结盟要共建大楚。

芈野想起一件事。跑来见楚子熊绎。熊绎也正想找芈野。传我的令当初楚人路过鄀国鄀人曾以牛相赠今天我大楚暂时度过难关当百倍报答。

让芈野在周围部族进献的牛羊中挑选上好的牛羊牲畜去送给鄀伯。另外选出南部卫和楚人中能工巧匠一起前往鄀国。为鄀国修建城墙以防山蛮袭扰。受人滴水恩必当涌泉报。

这些日子楚国初具规模一时间喜事连连。熊禧和乔婉成婚自不必提。倒是芈野那小子居然一下子娶了南部卫的一对姊妹花让人羡慕不已。

熊禧芈野新婚燕尔玄丘便来打扰这两对新人。楚国虽然得到了一些部族的进献但是一路南来辎重财产丢失不少就连开春后的播种都成了问题。南部卫在华容一带也几乎损失殆尽。

没钱便是最大的问题。鄀国已经愿听命于楚可惜鄀人向来弱小。自身日子也不宽裕。于是玄丘打起了厉的主意。

厉防御极强可是厉的一切财富来自于贸易。现在山蛮作乱横行无忌四处抢掠厉的商队让厉损失惨重一时间几乎断了厉的经济来源。

所以芈野熊禧必须去厉走一趟。当然殷庄要是愿意一起说服厉以后商队交由楚人来保护那就更好了。说到殷庄芈野熊禧皆诡异一笑。要让老爷子走这一趟还得玄丘自己去请。

玄丘去见镇南侯。镇南侯早就在考虑与以前的商军有过交往的富裕部落重新建立商业渠道。提到厉侯镇南侯也不禁微微一笑这个铁公鸡也不知道有多少家当。“好吧,我就去拔他几根鸡毛。”

玄丘说:“我和大巫还另有要事。这一趟只能麻烦侯爷和芈野熊禧两位队长走一趟了。”

殷庄说:“商已亡,我早就不是什么侯了。”

玄丘也知道殷庄心意。作为商南部卫殷庄不愿事二主所以现在也不自称侯爷了。

殷庄忽然说:“你和楚人大巫这一去凶险异常。还要做万全准备。”

玄丘微微一笑。:“也不瞒君侯我们这一去大巫已多有准备。还请君侯放心。”

一时无语玄丘起身告辞。

殷庄往后院看了一眼。也起身把玄丘送了出去。

对于有些事玄丘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至少娘和爹有了自己。哪吒三兄弟也是李靖所生。

玄丘摇摇头瞎想什么呢?

芈野熊禧一路极其顺利厉侯早被山蛮骚扰的叫苦不迭。以前有商朝南部卫保护自己觉得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财源滚滚。这五年来天翻地覆每一次商队出去血本无归还是小事就连人员马匹也都一去不返。自己请求巴人帮助。巴人鞭长莫及没多久就退了回去。

看见楚人前来本还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只允许殷庄和一名楚人上山。但是听说这次南部卫回归还有楚人愿意保护商队自己自然无法拒绝。一咬牙送给楚人和南部卫数十大车种子粮食。自己的马匹也因为活动区域收缩变得拥挤不堪干脆做个顺水人情送给楚人四百匹骏马。至于其余钱粮待商队做了生意再几家分成。当然楚人也不白拿。熊禧掏出大巫画的车图。车分数种最主要的是载车这种车外有车厢内有储物格。每个储物格可以单独锁死也可以分别抽出。为防止货物相互碰撞还垫有草垫储物格也可以调整大小以适应各种不同尺寸需要。车厢防水可以保护货物。拨动机关储物格间隙处可以射出巨箭中者必穿膛而过。兵车外表和载车几乎一样但是中空安排有一些坐垫。一侧车厢如周人盾一般;向外开口另一侧可以放下成阶梯状供人员出击使用。重装弩车也和兵车一般上面装有更大的楚人快弩和射程更远的重弩。这两种战车都装有防止攀爬的暗钩。最关键车轮内外粗细不同。靠近辐条处较细而与地面接触的一边不仅较宽也在侧面钉有铜钉防止南方雨水多道路泥泞车辆陷进泥土。厉侯马上安排工匠打造各种车辆准备再次出动商队。每辆这种重型车辆也不再是两匹马拉动而是前后共计四匹。

有了厉侯的这些物资芈野熊禧简直以为自己就是天下首富了。楚人南部卫也都欢喜不已。

一时间楚人和南部卫融合一处开始训练人员挑选战士。战斗力大幅跃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