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南部卫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2374字
  • 2022-06-05 06:57:10

玄丘醒来已经在一个土屋里。身边躺着芈野熊禧。看样子两人也是体力透支还在昏睡。玄丘刚要起身屋外走进来一个少女。

“你醒了?”少女问道。

少女身材窈窕。身穿白色厚袍身上裹着兽皮但也无法遮住曼妙身材。

玄丘除了娘还没遇到这样美貌女子脸上不由一红:“多谢姑娘搭救。”

那少女微微一笑。“可不是我救你们的。”

这时门外一个洪亮的嗓音响起。“娇儿,他们怎么样了?”

门一开进来个中年大汉。那大汉竟比芈野还要高大低头弯腰才能走进屋子。

玄丘赶紧躬身施礼。“大叔。”

大汉看见玄丘已醒。点点头:“好样的。你们三个居然能在火猴和惑的攻击下逃到岸上。本领不小啊。”

玄丘脸上再次一红。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大汉说:“我们是商人派到南方的南部卫。我是镇南侯殷庄。”

突然背后一响芈野已经跃起暴喝一声:“商狗。”

玄丘差点被气翻在地。

芈野已经冲了过来。玄丘身体不动一肘击在芈野小腹。芈野噗通栽倒哇哇地苦胆都要吐出来了。

熊禧呵呵一笑:“打的好。”

熊禧站起来施礼我们是楚人。是楚子熊绎手下熊禧芈野。

殷庄也是一愣,五年多前牧野之战楚人和商互为仇敌。殷庄虽然没有参与那一战但是亡国之痛还是记忆犹新。

玄丘说:“当年商纣无道天下共反。也不是楚人一家造反。就连殷商自己的黄飞虎等诸员大将以及众多诸侯都被逼反。今天周已是天下共主。还望镇南侯能够冰释前嫌。”

镇南侯长叹一声一时泪如泉涌。当年镇南侯先祖追随好来此南疆征讨山蛮然后便留守在这里。忽然听说朝歌被攻击。身为殷商后人的镇南侯急调齐人马准备回朝勤王。不想遇到山蛮阻击。南部卫多年以来大批精兵勇将被调往东方前线实力大打折扣。这次山蛮全力阻击一批批勇士冲上去倒下来让镇南侯心如刀割。

好不容易到了汉江边族人已经损失大半。本以为能够坐船离开。不想突然江水暴涨把他们冲进云梦泽。然后他们就遇到了这群火猴以及怪物惑。那一天无数商人的船只纷纷起火。

镇南侯赶紧命人射箭抵御。哪知自己的战士突然就互相残杀起来,有的干脆就跳入水中转眼就被惑和火猴吃掉了。

就连镇南侯自己也差点跳水自杀被几个战士拖入舱中。幸好大多妇女儿童躲在船舱才没有更加混乱。白天一到火猴就开始攻击天黑散去。就这样大战数日沉船无数。好不容易他们才找到了这块陆地。

几乎人人带伤每艘船都被烧毁残破不堪。自此南部卫被困在这里一转眼已经五年。众人四处搜寻也没找到出去的办法。如果冒险硬闯只怕还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幸好此地广大南部卫在这里狩猎种植也算能够安家立命。

玄丘说:“这群怪物也果然厉害。如果要离开这里只怕非得消灭了它们才能安稳。”

第二天镇南侯安排一队狩猎的青年带着玄丘三人四处探看。殷娇和几个女孩子也在队中。众人一路南行直走到傍晚才来到这个岛的最南端。芈野熊禧和几个南部卫的战士一起搭建营地。玄丘便往南走向湖滨。殷娇跟了上来,玄丘和她一起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往南望去,夕阳把殷娇的白衣染成红色,那种美貌一时让玄丘痴痴如醉。

玄丘赶紧把目光移向远方。在水天一线间似乎还有个小岛。

殷娇点点头。往前不远还有三个小岛。我们也曾乘夜去探看过但是再往前就看不到陆地了。玄丘点点头转过身来。我们回去吧。

玄丘看到南部卫的营地不由感叹。这次他们出来十余人,女子正在烧火做饭。那些男子不仅搭好了营地还在营地边开始挖沟。另一些人用硬木制成鹿角状插在地上并做上标记以防自己人夜里误踩。

玄丘三人一起帮忙挖出一个浅沟环绕营地。又有一些人立刻动手清除营地周围的杂草。看样子他们怕火猴偷袭已经建立了防御。商人数百年不衰正规军队军规森严果然非楚人可比。芈野熊禧虽是领军之人也不由叹服。

饭后这队人就少了四人。玄丘暗暗点头,这些人去做暗哨而他们的位置也只有这队队长知道。

殷娇看玄丘也没吃什么就递过来一些饭食。熊禧笑笑轻轻对她说了原因。殷娇一脸疑惑的看着玄丘。

玄丘忽然问这个附近你们有船吗?殷娇点点头。带着玄丘走到岸边一个礁石后面搬开盖在船上的树枝杂物。一条弯弯的小船露了出来。

“我们去那个岛看看。”

殷娇点点头小船只能坐进两个人。玄丘划桨载着殷娇向南方小岛驶去。不到一个时辰。两人已经登上了那个小岛。月光下小岛遍地野花好像已经到了春日。

殷娇说:“这个岛上有一个温泉所以比别的地方温暖很多。不如你给他取个名字?”

玄丘想了想:“如此绝美的地方我们就叫他华容吧。”

殷娇喃喃地说:“华容。好美的名字。”小岛不大一会就来到一眼温泉边上。泉水清澈从一方小小的池子流到另一个池子再溢到下一个。水面上热气腾腾仿佛花香也溶在这些池子里。

殷娇脸上一红看着玄丘。玄丘立刻明白了。:“我去四周看看。你在这里歇歇。”

玄丘向不远处的小山走去。脚下一点几步蹿上了山头。俯瞰小岛,原来小岛是个弯弯的豆状。在东南有一处凹陷围城一个圆圆的小湖。小湖在和云梦泽交界处被岩石断开并不完全与湖水相连。四周峭壁嶙峋。湖水正映着圆月像一面大镜子。外面波涛涌起时才打进湖面砸碎了这面镜子。

玄丘回头远远看见殷娇已经沐浴完毕背身正在穿衣这么远的距离殷娇应该看不见他,他的一双夜眼却清晰无比。只一下玄丘赶紧扭回头去不敢再看。

那殷娇如雪的白肤一下子就从眼里刻进了玄丘的心中。

估摸着殷娇已经穿好衣服了玄丘才走下山来。

殷娇经这一洗浴更加明**人。看见玄丘回来害羞地一笑。被热气蒸腾的脸上粉红的颜色仿佛都要滴下来。

“我们走吧。”

往回划的小船上殷娇不一会沉沉睡去。玄丘看着殷娇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细长的大眼上一时失神。少女的幽香直冲鼻翼。

幸好玄丘稳住心神把船靠岸后殷娇醒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玄丘把殷娇送回营地决定连夜赶回南部卫。

三日后玄丘和芈野熊禧三人迎着朝阳离开了华容岛。船停在离岛不远处熊禧悠闲地抛下了鱼钩。玄丘又把一段布条浸在湖水里。

芈野有些好奇为什么玄丘的布条会发黑而其他的则不会。玄丘微微一笑拿出一个小玉瓶,这里面装的觅灵粉。觅灵粉粘在布条上遇到仙灵之气就会变化。这也是玄丘南下途中破了个无人法阵无意间得到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