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云梦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2071字
  • 2020-07-02 09:47:09

两个月前,楚人进入云梦泽。这里的碧水蓝天彷如梦境。虽已是隆冬但是依旧有绿树野花。阳光从树丛间洒下来搅动着湖水,成群的野鸭,没有飞走的大雁在那里安静的游荡。时不时地还有冒失的麋鹿冲过来看见一大群长得奇怪的两脚动物又吓得掉头跑了。惹得楚人的孩子追逐一阵。更多的孩子脱光了就往水里跳,惊的鱼儿四散奔逃。现在还是隆冬可泽里的水却很温暖。

熊绎和玄丘和大巫以及一干族中长老确定了一块依山临水的高地作为栖息之地。一面命人筑城一面派出年轻力壮的分队去打猎探看大泽深处。

玄丘告诉熊绎自己打算独自出去看看。

玄丘看着接天的湖水平静而深邃如此大泽会不会有什么仙术的线索呢?芈野偷偷跟着他半天了见四下无人凑过来。芈野知道就是自己的飞毛腿也未必追得上玄丘,所以一过来就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么样的彪形大汉居然摆出温顺小羊般的表情玄丘真有点哭笑不得。如果给芈野装条尾巴是不是也会像那条小黑狗一样摆来摆去?

玄丘只好说你去准备食物和水找个竹排还有桑木弓。因为自己不需要吃东西所以玄丘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

芈野刻意假装压低了声音说了声好咧。我的天玄丘摇摇头这么一声和打雷似的还不如正常说出来。

玄丘看着芈野跑远的背影起了一丝丝担心。

很久没看见八重了。如果在大泽里碰上了。自己也许能脱身可是芈野怎么办?是不是自己答应的有点草率了。转念一想不会的八重不会水。

不一会芈野就带着熊禧扛着竹排咕咚一下扔进水里。玄丘嘴里一阵犯苦,早该想到这俩个形影不离的家伙一定都会跟着,不能说他们能力不强但是毕竟这次自己去找寻的是仙法带两个肉体凡胎就苦了自己。

熊禧到底比芈野仔细居然还带了竹制的背篓,背篓上还插了三把长剑,和一些箭支。玄丘正在想自己忘了说带引火之物看到熊禧也就没必要说了。那家伙一肚子主意芈野想不到的他一定不会忘。

竹排上铺着木板。上次渡江的时候竹排做的还没这么仔细,江水会从各个缝隙里透进来打湿每个人的裤腿和鞋子。而这个竹排人可以躺在上面也不用担心会被水打湿。芈野熊禧卸下斜挎的桑木弓插在竹篓里。

熊禧腰上还挎着一个短弩。这就是楚弩了。熊禧用一个玉觿解开栓弩的绳扣。再在箭槽里刮着。原来这种弩有一个箭槽左手抓一把小箭从侧面托住弩臂每射一支箭就把另一只箭用拇指推入箭槽。右手拉动弩弦小箭就贴合住箭槽手一松弩弦就能把箭射出去。这是一个为了追求射击速度的粗糙设计不熟练的人恐怕很容易让弩弦打在左手上。而且箭槽的不平整也可能让弩弦勾不住小箭。最主要还是射程很难比得上桑木弓。

熊禧看样子对楚弩爱不释手。玄丘想起大巫的歌里新编进了芈野和熊禧的战绩。熊禧就是用这种弩建功立业的。玄丘善于各种机关心里已经有了改造这种弩的初步想法。

芈野熊禧吃了点带来的食物太阳已开始西坠。他们一直很奇怪玄丘从不吃食物。芈野忍不住问道:“你不吃点东西不饿吗?”玄丘在竹筏尾部轻轻摇着橹眼睛时不时地看着水面。

玄丘淡淡地说:“娘说无论吃什么都会凝聚怨气。我们修仙之人很多是被怨气纠缠最终要斩却三尸才能获得正果。如果自己无法斩却三尸就需要开杀戒度生死劫。封神大战其实就是各位神仙为避免坠入魔道斩却三尸后方成正果。”

“那么神仙又都去哪了呢?”芈野好奇地问。

玄丘说:“我也不知道。我也一直在找寻。”

玄丘其实自己也不相信,那时娘已经神志不清了。

自打娘把内丹打入他的体内。他的五脏六腑也都发生了变化现在不仅不能吃东西而且修炼仙术的法门也都不能循着各个经脉运行了。而自己也找不到使用金丹的法门。他也不明白娘为什么这件事竟做了八百多年。期间娘疯疯癫癫有时候就把他忘在一个铜鼎里。他在那里有时候一呆百余年。

玄丘停下手中的橹,扯下一截麻布系在竹筏边上半截麻布在水上漂动。云梦泽的水流在推着他们往东南漂去。

熊禧说:“你累了?对了我们有帆。”木板和竹筏之间有一个暗格熊禧打开来摆弄几下竖起一个十字桅杆。抽出一块厚布挂了上去。正值隆冬帆虽不大但北风强劲小船加速漂向东南。

楚国的工匠设计还是比较精巧的。玄丘说:“你们楚弩很特别啊。”

熊禧开心地说:“是啊,大巫带着一些工匠研究了很久。”熊禧小心的用衣袖又擦了擦手中的弩递给玄丘。

玄丘接过来弩是用硬木打造的上面有个箭槽大约可以放下五六支箭。弩弦被固定在箭槽的一处开口里能前后滑动。弦上有一铜环拖在后面,拉动铜环就把弩弦拉紧一松手弦就弹出去射出箭支。为了不让弩弦打到手箭槽的开口只开到弩身一半处这样手握在前面就不会被打到了。玄丘把弩还给熊禧。

这段时间以来玄丘发现了几处修仙人的法阵有的空空如也,有的则没带走法阵中仙家法器。玄丘在确认没有危险后取出了一些法器都不是今天楚人能够制作的。但是以楚人,商人,周人的工匠那些奇思妙想来看也许有一天人族能够通过别的途径制作出类似的东西。而眼前这个弩只怕不久的将来就会是另一个样子。

一轮圆月照了下来在湖面上铺出一条金光大道。小筏就象顺着这条大道往前滑行。寒风一吹芈野熊禧都有些微微发抖。熊禧又从背篓里拿出一个铜器扁扁的打开盖子里面放着木炭。好精致的一个手炉。点燃后通过气孔调节手炉的温度。然后在木板下扯出一张巨大的熊皮把芈野,玄丘和自己以及手炉罩在里面。暖暖的三个人相依而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