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渡江

  • 六界开元纪
  • 夕若悌
  • 1110字
  • 2022-06-05 13:42:35

玄丘跟着芈野走向熊绎大帐。这次熊绎让芈野找自己恐怕要干系到楚人的生死存亡。玄丘与他们只是萍水相逢但是玄丘还是被这些朴素到让人同情的族群所打动。何况楚人恐怕还有很多自己急于知道的秘密。

天还没有亮,熊绎的大帐外点着火把。羊皮的大帐简单粗陋与其他的帐篷一眼看上去也差不多。都不能把火把拿进去因为很容易就把低矮的大帐点着了。玄丘撩帘弯腰进去的时候芈野没有跟进来。而是笔直的站在大帐门口。

大帐里几乎漆黑一片,但是玄丘还是看见熊绎坐在大帐中间的一块兽皮上脸上愁云密布。

玄丘施礼后也没说话。相对坐在熊绎的对面。

良久熊绎问:“你遇到我们多久了?”

玄丘说:“一个月。”

又是沉默。

玄丘说:“大君是不是为了南渡的事找我?”

熊绎长叹一声:“哎!当年我们楚人追随周文周武讨伐商纣。本想天下太平能让楚人有个归宿。可是武王一死周公弄权。逼迫我们楚人南迁如今楚人不知何处才能安身立命。”

玄丘看看这位楚子。这一个多月和自己刚见到楚人的时候他又不知苍老了多少。

玄丘说:“楚子,勿忧。我看楚人虽有万余可是能够作战的也不过一千,所以我们还不能和六师正面冲突。六师南宫将军统军严整我们以堂堂之师对阵必不可胜。不如我们就南渡汉江进云梦泽找一个水草丰茂的地方作为根基。”

熊绎依然看着玄丘等着他把下面的话说完。

玄丘只好继续说下去:“南方山蛮作乱。各小邦国无力应对。我们可以一边帮助鄀,厉等国对付山蛮一边引山蛮与六师对阵,我们再以受周天子分封为正溯收拾山蛮合并这些小邦国为己用。”

“引山蛮攻六师?”

“应该是助六师以平山蛮。”玄丘看看熊绎。相互莞尔。

渡江!熊绎大手一挥。

天在飘雪江边的湿地上已结了薄薄的一层冰霜。楚人开始扎竹排准备渡江。熊绎站在岸边看着楚人忙碌着扎一个竹排就往上放上厉行的物品。所有人都变得沉默只是机械地做着手里的事情。熊绎深吸一口气挥舞起战斧向竹林砍去。这把曾经叱咤战场的战斧如今只能象砍倒一个个敌人一样发泄着心中的愤懑。

在连砍几根竹子之后铜斧开始卷刃如犬牙般失去了以往的锋刃。

熊绎一时怒气无处发泄,把斧子顿在地上。

这时一支玉箫横空响起。如百鸟在林又如万马嘶鸣,一时婉转踟躇仿佛找不到方向踏足振翅却不知何去何从。

很快箫声转急如闻号命整肃如一继而奔腾向前一泄汪洋。熊绎看去正是玄丘手持玉箫在吹奏一首动人心魄的曲子。

本是柔弱之箫音色柔和却在玄丘手里变得雄浑如战鼓,飒沓似飞星。

一曲终了。玄丘把箫插入怀中。

又唱到:“山复山兮隘如釜,滔重滔兮沸如汤。祖祝融兮焰安能伤,今楚子兮云梦为乡。云梦烟波兮翼我常棣,神农药润兮哺我支胤。”玄丘一曲唱罢同芈野一起扛起竹排投入江中。

楚人初听此曲立刻精神百倍。云梦泽!再往前那就是我们的家。无论我们来自哪里只要有地我们就能生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