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败了

港岛。

玛丽医院。

这座建立于1937年的医院,到今已有七十余年的历史,不算私人诊所的话,是整个港岛上最好的医院。

由于封于修本身就有通行证,因此他要安排沈雪住院,可以说是极为简单,只要有钱就行。

钱的方面,陈伯光已经大包大揽的全部承担了下来。

他倒是没有要反悔的意思,哪怕黄鹤给了他一张足以装满半个屋子的书单,而且这还只是基础……

不过,陈伯光内心里倒是也有自己的一番考量。

神通太厉害了,跟仙神手段都差不了太多,想学习怎么可能会简单?

别说是神通了,就算是学他的绝技刀法,那也需要打基础数年,天赋不好的,十数年都有可能。

像洪叶这种人,终归是少数。

因此,陈伯光丝毫没有觉得黄鹤在难为自己,他还隐隐觉得,对方真的想要让他学到本事。

他的想法倒是确实有道理。

黄鹤一直都在想,不是天生灵根的人,到底能不能学神通,之前他不知道要不要找人来实验,现在既然陈伯光上赶着,他也就答应了下来。

至于藏着掖着,他是真不会。

说到这一点,其实就跟佛门有一定的关联了。

一开始的时候,华夏佛教为何能够发展的那么迅速,甚至比原生道教都要快很多,甚至最终打的道教都变成了弟弟?

不是没有原因的,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佛门讲究的是普度众生,而道教则是生怕所传非人,最后导致出现错漏。

这也是为什么,道教里面败类虽然多,但大部分都是假的,而佛门里面的败类,却大多数都是真的。

没办法,两者理念上就完全不同。

这也是当初佛门为了开辟土壤,不得已而出现的改变,否则的话,佛门跟道教其实都一个德行。

而到了现在,一切都已经无法去改变了。

不教,就不算是普度众生。

所以黄鹤根本不会藏着掖着,反而会尽心尽力地传授,至于陈伯光能不能学会,只能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结果出来了!”

由于洪叶不大不小是个明星,所以在这里还是有不少关系的,很快封于修就满脸激动兴奋的拿到了一个结果:“是癌症,真是癌症!”

黄鹤:⊙(・◇・)?

沈雪得癌症,就这么值得高兴的吗?

“可以治的,现在发现的早,只要做一个手术,就能保证存活了,大师,多谢你啊。”

下一句,封于修才把话说完整了。

本来都在怀疑,封于修到底是不是想害死老婆换个年轻漂亮的人,都松了口气,原来不是……

封于修要真是那种人,他们这忙帮的,那不就是倒过来了吗?

“阿弥陀佛,既然有救便好,幸好来的及时,不过……施主你悟了吗?”

黄鹤没有听到提示,知道封于修还没有把心中的戾气放下,提醒似地开口问道。

“好像…”封于修先是点点头,但很快又迷茫地摇了摇头:“大师,我不懂……”

他倒是没有撒谎的意思,而是真的不懂。

相比于夏侯武而言,他心中的戾气要多太多太多了,绝不是一时片刻就能放下的。

而且,夏侯武本就对单英感情浓烈,只是一直以来都想要打遍天下无敌手,所以在看到黄鹤无敌的神通时,立刻就知道,身边人才是最重要的。

封于修却不同。

他心中有莫大的戾气凝聚不散,只因有沈雪在,才压制了下去。如果此时,能够跟沈雪过上三餐无忧,幸福美满的日子,这些自然都会随着时间烟消云散。

可惜的是,现在的他,一天那种日子都没有享受过,自然不懂。

黄鹤也知道这一点,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道:“施主能思索,已是开悟,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真正明白。”

他不着急,反正还有那么多人需要度化。

若不是夏侯武和封于修太过特殊,他也不至于第一时间就找上门。

黄鹤的声音,带着一股正义天生的气息,扑面而来时,封于修皱着眉头道:“大师,我好像明白了…”

周围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眼神都有些奇怪。

陈伯光的眼里,则是开始发光,他觉得,黄鹤可能不仅仅要传授自己一人,封于修极有可能也是一个目标。

他也开始思索,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的。

不过想了半天,他也没有想明白。

追求强大的力量,乃是人之本心,这有何错?

黄鹤则是跟其他人的思索都不同,他当即便站了起来,轻飘飘地将手掌落在封于修脑门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施主不必急于一时,若是堕入魔障,此生皆不可能放下了。”

从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当中回归时,封于修脑子里一片混乱,不过在看到面前站着的黄鹤时,却忽然间就放松了下来,轻轻点了点头,道了一声是。

他的模样极为乖巧,让看过影视作品的黄鹤,心里一阵奇妙。

在电影里,封于修是一个绝对癫狂的武痴,就算是表现,大多时候也都是狰狞如地狱恶鬼。

而现在,他如此表现时,黄鹤倒是觉得有些别扭。

幸好他早年曾在师父的强迫下看了很多佛经,心念一转,便已经全部都放下,继续保持高僧大德的模样。

“这个和尚好帅啊…”

黄鹤宁静祥和的气质,立刻就让几个路过的护士看花了眼睛,忍不住驻足偷偷观察。

有一点很奇怪。

她们说的都是普通话…

不过,其实也不算奇怪,毕竟黄鹤看的是国语版的,自然都是普通话了,这又不是真实的世界,所以也不必计较什么。

心思电转的黄鹤,心中默念一句咒语,不急不缓地越过封于修,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几位施主有事吗?”

他想试试,自身的定力到底合不合格。

不过,在站出来的那一瞬间,黄鹤就知道自己错了。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站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代表着他败了。

修行还是不到家啊。

想及此处,黄鹤不由得摇了摇头,眼神里也随之出现了一抹忧郁。

“那个,那个,你,你能把聊天账号给我一下吗?”

白衣护士壮着胆子走了过来,站定之后,心底已经平静的她,笑着道:“我想请你吃个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