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贫僧答应了

“和尚,请你救救我们,我们没钱……”

黄鹤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把夏侯武等人说出来的那一刻,封于修竟然十成十的相信了他,以一种瘸子绝不可能的速度,冲上楼把老婆背了下来,脸上满是担忧地道。

脑回路简单的人,真好骗。

黄鹤第一个想法,便觉得这封于修真的是太容易受到欺骗了。

第二个想法,则是那些佛门之中的败类们,要是遇到这种人,怕是要踮着脚飞起来了。

“贫僧既然来,便是决定了要帮助施主。只不过,钱财对贫僧乃是身外之物,所以……”

黄鹤有些窘迫,毕竟他能来佛山,还是靠的陈伯光,要不然连买票都很困难。

接下来,封于修的脑回路,再度震撼了黄鹤。

“那就好,那就好……”他在得知黄鹤愿意帮助自己的时候,连后半句都没听,下意识地便松了口气道。

本来还想装模作样一番的黄鹤,见到对方如此表现,他也只能不再绕弯子了:“贫僧尚有几个朋友,多的不敢说,医药费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施主想让我的朋友帮忙,便需要先答应贫僧一件事。”

“你先把我放下来呀…”封于修正准备答应下来的时候,沈雪已经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压低声音提醒了一句。

“和尚说吧,别说一件事,就算是一百件,一千件我也都答应!”不过,封于修不愧是钢铁直男,压根就当没听到妻子的话一样,反而是严肃认真地盯着黄鹤回应道。

此刻,他的脑门已经全是汗水,却仍然不舍得放手,仿佛只要一放手,自己的妻子就会当场衰弱下来。

他倒是也不想想,要是真的那么虚弱了,还有得治吗?

“封施主…莫不是要一直背着沈施主前往港岛?”黄鹤都替沈雪觉得难受。

“有什么问题吗?”

封于修眨巴着两个眼睛,有些意外萌感地开口。

黄鹤:“……”

经过几次纠缠,封于修终于放开了眼下还健健康康的沈雪,而黄鹤也终于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

“其实很简单,贫僧要你在妻子病愈之后,好好工作,做一个积极向上,对社会有用的人,不必拘泥于积德行善,只要你不去为恶便足矣。”

“没问题,只要给她看好了病,我就出去工作,做一个积极向上,对社会有用的人。”

封于修满脸笑容,答应的很是爽快。

他的承诺,如果只是相对于黄鹤本身来说,可能还不是那么真切,最终说不定根本就不当回事。

不过在其中加上一个沈雪的关系之后,黄鹤倒是没有了丝毫怀疑。

以他对于沈雪的爱来说,只要沈雪还活着一天,他就绝不可能稀里糊涂地走上什么歪门邪道。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沈雪的病有得救。

如果没得救,像封于修这种脑回路简单的人,有可能会做的更绝。

他有可能会在每次杀人的时候都会想,为什么那个和尚不来早一点?我如果当初就开始杀人,这个和尚是不是就会早些过来了?

这种脑回路特别奇怪,又特别直接的人,用之为正,乃是天地间最正直的人。

如果用之为恶,那就是天下间最大的魔头。

对于他而言,善恶真的就存乎一念之间。

不过这个“一念”,并不是真的一个念头,而是代表着沈雪。

所以,黄鹤只能暗自期待,沈雪的病真的能治,不然他就只能让夏侯武看着这个家伙,让他不得触碰到任何的武学,或者……

直接轰杀至渣!

最后一条路,黄鹤不太愿意走。

毕竟在封于修身上,是有功德的,虽然是前世……

至于什么功德?

前面说过了,他在影视作品里,杀了一个毒贩,杀一而救万,就凭这一点,黄鹤便必须救他。

他的脑回路也很简单,贩毒之人,就该轰杀至渣,还能涨万里功德。

……

“哈哈哈,没问题没问题,虽然我也没什么钱,不过最近洪叶那小子倒是赚了不少钱。”

带着封于修和沈雪回到合一门时,黄鹤正跟夏侯武商量着怎么赚钱,但陈伯光就已经开口了。

不过,黄鹤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不外乎就是借助这件事,想要让他教导神通。

因此他连搭理陈伯光都没有,继续看向夏侯武。

“大师,我倒是想帮忙,但合一门太小了,每年收的学费,也没有多少钱……”夏侯武满脸惭愧。

铁憨憨如他,觉得帮不到黄鹤,简直比杀了他还痛苦。

这就是一个比郭靖还要仁慈几分的家伙,当然了,他的弱点也跟封于修一样,如果师妹出了问题,说不得他也会变成那个样子。

幸好的是,黄鹤很清楚的知道,单英这辈子可能有点小灾小难,但却一定会跟夏侯武一同白头偕老。

否则要是两个带着执念的家伙出去作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严格来说,夏侯武跟封于修是一类人,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家的武学技巧,统统传给封于修这么一个外人。

陈伯光见到黄鹤苦恼,连忙带着笑容道:“大师,我,我有钱啊,我大徒弟孝顺,刚刚送来了几十万。

只要您开口,几十万没问题,甚至几百万我也想办法给您弄来!”

他还真就这个本事。

先不说本身开的武馆,在这么多年下来到底积攒了多少。

便说他的大徒弟洪叶。

能当武行,还有导演愿意投资,几千万可能太多,但拿出几百万来,还真不算多大的事儿。

而按照影视剧情,陈伯光在手上残废了以后,能把武馆全部放心地交给了洪叶,就说明了这个徒弟足够孝顺。

不孝顺,陈伯光会愿意把武馆交给他吗?

儿徒儿徒,就跟儿子是一样的!

只要陈伯光这个当师父的愿意开口,洪叶绝对会不顾一切的去筹钱。

转过身,黄鹤郑重地道:“贫僧知道陈施主此举为得神通,但,修炼神通需要的是天赋,便是施主你或者洪叶施主一生都去追寻,可能都无法得到。”

“只要大师愿意教就行。”陈伯光也知道黄鹤说的是事实,可他真不想那么简单就放弃。

“既然施主都如此说了……”

深深地看了一眼满脸不在乎的封于修,以及紧张无比的沈雪,黄鹤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贫僧答应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