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封于修(求投资,求收藏,求推荐!)

佛山,萃葵里。

刚下过雨的天空,雾气萦绕。

雾蒙蒙之下,是一栋栋老旧的出租楼,于雾气之中,影影绰绰。

离得近了一些,便能看到,老旧的电线,如同蜘蛛网一样凝结在墙壁上。

再靠近些,则是有一道道身影疾步出楼层,恍如遇到了灾难,显得匆匆忙忙。

每一道急匆匆的身影,都会驻足在几个早餐摊前,买了早餐以后,又会快速离去,不时还会看一眼手腕上的各种手表。

不到一个小时,原本热闹非凡的萃葵里,已经人去楼空。

“叽叽喳喳……”

一些拿着鸟笼子的大爷,和一些牵着狗,以及准备锻炼身体的人,此时才缓缓出来。

不过与之前那些身影相比,这些人只占楼内的千分之一,可能还不到。

忽然之间,一袭袈裟,头顶犹如放光的和尚,出现在了这里。

人们看到以后,都对其行注目礼,但却基本没有几个人会为他浪费时间。

也就是多看几眼,接着该遛狗遛狗,该锻炼身体的继续锻炼身体。

“老施主,请问翁海生封于修可是住在这里?”

带着微笑的和尚,站在了一个明显包租公的面前,笑吟吟地问了一句。

“和尚有礼了。”提着鸟的大爷,呵呵一笑,想了想之后,问道:“不知和尚找他有什么事?”

和尚正是黄鹤。

面对包租公的问题,他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终归不是警察,不可能随口一问,就知道对方住在什么地方,家里又有什么人。

“阿弥陀佛,老施主不必多问。”

黄鹤摇了摇头,双手合十道:“贫僧并无坏心,只因封施主与贫僧有缘,此来专门为其下山,不知,老施主可否告知其行踪?”

大爷嗤笑地盯着黄鹤看了两眼,随后摆了摆手道:“神经病,不知道!”

“多谢施主。”

黄鹤知道无法从对方嘴里得到消息,他也不恼,反而行了一礼,然后便缓缓地绕过了大爷,继续在周围询问。

由于,沿海各地,对于道家,更确切的说是妈祖一类的信奉较多。

究其原因,不外乎是由于沿海各地灾难较多,信佛也没什么用,久而久之,人们就不相信了。

倒是妈祖、龙王庙、以及先人崇拜之类的,却可以在当地大行其道。

因而,黄鹤这个和尚除了收获一大堆的“神经病”、“铺盖啦”、“不知道”、“一边玩去”…之类,再无所获。

这很正常。

因为,在这么一个奇葩的时空里,本身就存在着仇家上门之类的事情,街坊不说,也属实为正常之举。

接近十一点的时候,黄鹤问的口干舌燥,只能找个茶摊喝水。

喝着喝着,他忽然就看到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从楼里走了出来,朝着他缓缓过来。

跟影视作品里面相比,他身上的彪悍之气,几乎迎面而来。

啪!

封于修坐在黄鹤对面后,拍了拍桌子,皱着眉问道:“和尚,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由于问的人太多,而华夏不论是在什么样扭曲的世界里,基本都是远亲不如近邻的,所以封于修很快就知道了,在楼下有一个和尚正在找他。

他倒是也不怂,在得知消息后,先是在楼上观察了一会儿,便直接走了下来,根本不怕发生什么事。

或许,正是因为他这种一根筋,不恐不惧的心态,才使得最终他会变成那个样子吧。

“阿弥陀佛,贫僧此来,皆因你妻子已病痛缠身,再不想办法医治,恐怕就再没有办法了。”

黄鹤轻描淡写地开口,一双眼睛,则是牢牢落在封于修身上,希望从其神态变化当中,看出一些问题。

在他说出这番话之后,他便发现,封于修的双手,已经牢牢地握紧在一起了,一双眼睛里,更是带着狰狞,戾气近乎凝为实质。

不过,现如今的他,显然还有牵挂,绝不会轻易动手。

因此最终他将怒火压了下去,骂了一声“神经病”,转身就要离开。

“贫僧从不打妄语,若是施主不信,可带夫人前去医院就诊。”望着这道一瘸一拐的身影,黄鹤再度出言。

按照时间线来说,夏侯武都还没来得及打败各路高手,封于修更不要说是出世了,估计身上的功夫,大多都是从杂七杂八的地方所捡来的。

如果说,在影视剧当中,封于修出场就是这个世界的顶尖高手。现在的他,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刚刚入门的小菜鸟。

当然,由于对方天赋不错,具体能到哪一步,那是谁都说不清楚的。

不过黄鹤来之前也不是想跟对方动手,他只是不想让悲剧重演罢了。

依照现在的时间线来说,封于修应该刚跟妻子结婚,亦或者刚开始同居,她还没到发病的时候。

但是癌症这种东西,一开始发现了,或许有的治,晚发现的话,基本就再也没有可能治愈了。

到时候,就封于修身上的这种戾气,最终必然还是会走上那么一条邪路。

这是黄鹤所不想看到的。

因为就算是按照前世论来说,他在影视世界里,也已经偿还了所有罪孽。

起码,在黄鹤这里是这么认为的。

不论是他为了结束妻子的痛苦而下手也好,还是杀了那么多人也罢,他的罪孽,早在一开始就已经洗清了。

不要忘了,一开始封于修杀的那个人,可是一个毒贩。

杀一而救万,虽说不是佛门追求,可却是黄鹤自己的追求,要不是因为这种心态,他也不可能从鬼畜视频里领悟神通。

因此,不论其他人怎么说封于修变态,狰狞,狂躁,杀人犯……在黄鹤的眼里,他都已经还了。

更何况,现在那一切不是还没开始呢吗?

“你不是来骗钱的?”

封于修猛然转过身,本以为黄鹤只是来骗钱的他,听到医院这两个字,心中便已经有了动容。

“钱财乃身外之物,贫僧如何会因身外之物而去骗人?”黄鹤笑着摇了摇头。

“沈雪她…她真的……?”

换了另外一个人,估计还会想想,这和尚是不是在下更大的套。但是,封于修的脑回路很简单,确定黄鹤不是骗人后,他就先信了三成。

“痴儿。”黄鹤心中叹了口气,平静地道:“此病,并不是无药可医,以现如今的科技而言,只要施主愿意,可跟随我们一同前往港岛,届时一切自然都会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