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师兄没有慧根!

“我要你出山,挑战各路高手,完善己身功法。”黄鹤脸色平静,双手合十,一脸慈悲模样地道:“只有如此,浩劫才能被制止。”

“大师,这……”

夏侯武惊讶出声,眼角余光一直都在注意单英的他,看到了对方的关心,他不由得拱手道:“并非我不愿意,而是之前的阿武已经死了,我实不想再与人争锋,只想跟师妹一生到老。”

经历过恐怖的山摇地动,在生死之间,夏侯武已经再也不想去争斗了。

现在的他,只想跟师妹一起白头偕老。

经历了生死的他,心底早就没有了什么天下第一,更不会再有为合一门增光之类的想法。

夏侯武很明白,自己就算再怎么练,最终面对黄鹤时,也依旧还是会死无葬身之地。

而他是不可能,也不想当和尚的。

既然无法无敌,那就只能放下了。

“施主果然已经开悟,但贫僧方才发现,世间劫数并未因你放下而消散,你不出山……”

黄鹤拿出金钵,叹了口气,道:“……贫僧便只能大开杀戒,将所有武林人士,统统杀个干净,唯有如此,方能令天下恢复和平。”

黄鹤没有要骗人的意思,他现在说的都是真的。

在使用过两次大威天龙之后,他就发现了自身的问题。

一个很大的问题。

他无法做到让自身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大威天龙用出之后,身体便会陷入空虚,只能通过时间来缓慢恢复。

之前感觉还不明显,不过就在刚才,他用出了地动之后,忽然发现,原来自己是有极限的。

不,或者说,他本来就是有极限的。

人不可能没有极限。

这就好比是武林中人所说的真气,总有耗费干净的时候。

他连真气都没有,一旦耗费干净,想恢复过来,将会很难很难……

不过,世间之事本就对立。

虽说他在用了大威天龙之后,恢复起来很难,可就在完成度化夏侯武的瞬间,身体上却直接恢复了过来。

现如今的他,可以用出三次大威天龙。

他也不知道自己之后还能不能恢复,因此只能想办法,将那些武林人士全部都拉过来,一举消灭。

只有那样,整个世界才会彻底和平。

说白了,他黄鹤就只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是修炼出了神通,因而看起来好像很强。

可,也就是看起来厉害了。

算起来,不过是一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也就是说,他如果遇到夏侯武这样的人拼命,在用完了一招之后,就只能任其攻击,完全没有办法还击。

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或许在得到正版大威天龙以后,会发生改变,然而眼下的他,真就打不过这些普通人。

偏偏,他的神通又是无敌的。

为了能够拿到正版大威天龙,他不介意造几个杀孽。

当然了,他会杀的人,一定都是该杀之人。

一个人的武林之中,本就有很多该死的人。

“大师,您让我放下,眼下却又让我出手,到底是为何?”夏侯武都快疯了,他觉得黄鹤在玩自己。

已经放下的他,真不想去打了。

从此之后,天天搂着师妹睡大觉,生儿育女,开设武馆,不香吗?

“是啊大师,您这么做,老陈我也都看不过去了。”陈伯光也是一脸苦笑,实在搞不清楚黄鹤到底要做什么。

“贫僧本以为,制止夏侯武出山,便可让四方安宁,再也不会有争斗。”

“可是方才,贫僧却发现,夏侯施主若是不出山,不去打遍各路高手,那些高手根本不会放下。”

“古语有云,侠以武犯禁,那些人掌握着巨大的力量,他们一刻没有放下,世间便会多出许多冤仇。”

“因此,夏侯施主虽已脱离苦海,却会导致更多冤仇会发生。”

黄鹤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缓缓地道:“而贫僧,不善教化之道,能想到的办法,便只有一个,将他们的武学修为全部废掉,亦或者是将其全部灭杀。

只有如此,世间才能安宁。”

抬起头,他认真地看着面前几个若有所思的人,继续道:“如今,诸位施主明白贫僧的意思了吗?”

其实,在这里面黄鹤小小的撒了个谎。

他并没有暴露,自己的神通不可持久,否则的话,以自身神通去降服那些人,足以让他们从此远离纷争。

这虽然是犯戒,不过,善有善果,恶有恶报,他所撒的慌,皆是因善念所起,因而不算犯戒。

更何况,他所修本就是杀气重重的大威天龙,也并不在乎那么多清规戒律,只需谨守色戒便足够了。

“也就是说,我本来会出山,打遍各路武林高手,最终因为一些事情,导致酿成了一些惨祸发生。”

“而大师您,本着慈悲为怀的心,以为只要我不出山,便再也不会发生惨祸,可是您却忽然发现,哪怕我不出山,惨祸依旧会发生,浩劫仍然会降临。”

“反而若是我出了山,按照善念出发,浩劫倒是有可能会提前结束,而且不会造成更多杀孽,是这么一回事吗?”

夏侯武老实不假,不过他的智慧倒是确实不凡,仅仅听黄鹤说了一些出来,他便全部分析了出来。

除了不知道封于修之外,他说的几乎全部都对。

“夏侯施主生有慧根。”黄鹤微微点头,道:“确实如施主所言,事情便是如此,眼下贫僧所做的,倒是有可能会导致纷争大起,浩劫更大了。

“因而,施主你必须要出山。”

“我师哥没有慧根!”

黄鹤刚说完,单英便满脸警惕地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夏侯武的手之后,还在紧张地发抖,生怕师兄被这大师骗的落了发,当了和尚。

“阿弥陀佛,贫僧不会收徒的,单施主可以放心。”

黄鹤见单英如此模样,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忍不住温和地笑了起来。

笑容慈悲,法相内蕴,一席袈裟之下,令飘然出尘,如同神佛。

“大师勿怪,师妹只是放不下我而已,我,我也放不下师妹……”

夏侯武闹了个大花脸,歉意地看了一眼黄鹤,而后压低声音安慰道:“师妹你放心吧,大师只不过是夸我而已,并没有让我遁入空门的想法,你想哪里去了?”

安慰好了单英的情绪,夏侯武严肃地道:“大师,我愿意出山!”

“拿得起才能放得下,施主愿为天下苍生尽力,且眸间毫无杀念,实在慈悲。”黄鹤慢慢低头,行礼,“夏侯施主,果然有大智慧。”

单英满脸警惕,想了想之后,坚定道:“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她是真的怕,黄鹤最终会把自家师兄给弄得当了和尚。

“哈哈哈,其实我倒觉得,能入佛门也是不错!”

陈伯光看了出来,哈哈大笑之后,有些崇拜地看着黄鹤道:“大师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我就是想做徒弟,还不可得呢。”

“施主想入佛门,只因神通霸道,并非想要就此放下。”黄鹤毫不留情地将陈伯光的想法点了出来。

在他看来,其他人可能还好度化一些。

只有这陈伯光,是真的很难放下,不论是原剧情里断了手臂还想练功,亦或者是眼下觊觎他的神通,都证明了一件事。

陈伯光的执念,可能比夏侯武都要深很多。

若不是对方心有善念,黄鹤都有心将他物理超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