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度化夏侯武

学武之人,大多都喜欢藏着掖着,从不会轻而易举地便将自身秘诀和盘托出。

秘诀,关乎生死大事。

天赋绝顶之人,只需一句口诀,便知道该如何针对下手。

也正因此,各家都把秘诀藏的严严实实,生怕会暴露出去,就算是到了现代,也是一样。

除非遇到自己看上眼的人,不然便是死,也有可能不会传承下去。

比如,夏侯武就看上了封于修。

不论是觉得对方是一个瘸子,不太可能继承全部也好。

还是因为夏侯武怜其生活不怎么好,想着传给他强身健体也罢。

却都因这一念之差,导致传法非人,最终为武林引出浩劫。

纵观整个《一个人的武林》世界的故事线,也都是围绕着这一点展开的。

至于故事后面的彩蛋里,夏侯武开设武馆,传授了很多弟子的画面,其实也并不冲突。

要知道的是,这些武学大师都是要吃饭的。

如果不开设武馆,一身本领不就浪费了吗?

当然了,就算是教导学生,其实最终能够得到传承的,也就只有二三人而已,甚至还不到。

有时候,核心武学,基本就只传承核心的一人。

譬如这一代,合一门也有不少弟子,但接受全部传承的人,也就只有一个儿徒夏侯武。

还有陈伯光的行为,也可以佐证这一点。

为什么他那么多弟子,却洪叶可以去当明星,当武行,其他弟子只能花钱学武?

这便是那些大师们的生存之道,核心的东西,永远都不会传承太多人。

所以,在听到黄鹤说出合一门口诀时,单英的反应才会那么大。

夏侯武内心也同样不平静,他关注的并不是口诀,而是黄鹤一眼就看透了他想做什么。

只不过当着师妹,他不敢展现出来罢了。

师父一直都在告诉他,不要用武学去招惹是非,偏偏他已经生了这种念头,要是让单英知道,那还得了?

望着神情纷乱的单英,黄鹤双手合十,笑吟吟地回应道:“阿弥陀佛,贫僧若说,这一切都是在菩提世界所见,姑娘可否相信?”

佛门当中,菩提代表大彻大悟,明心见性。

又据说,佛陀释迦在菩提树下顿悟,后化身万千,各居千叶世界中,也就是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的来源。

黄鹤这么说,也不算是妄语,毕竟他本身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所看到的,也都是从其他菩提世界看到,自然可以这么说。

“不信。”

单英果断摇头,进而忽地看向了夏侯武:“师兄?”

“你所说的口诀,跟我们合一门有巨大关联,请务必告知,到底是在何处得知,否则……”夏侯武站了起来,脸色逐渐变得严肃。

“你要出手吗?”

黄鹤看着站起来的夏侯武,轻轻叹息,“既如此,那便试试吧,跟你们这些人说话,可真累!”

话落,他也同样站了起来。

“这边请,此处不好施展……”就在夏侯武要带着黄鹤前往后院时,他忽然觉得自己动不了了。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地动!”

黄鹤左手快速结玄奥法印,右手轰然间落下。

啪地一声,在他右手落下的那一刻,大地似乎伴随着某种韵律,颤抖了起来。

轰隆隆!

房屋开始摇晃,哗啦啦地声音出现。

一件件物品,夹杂着灰尘从房顶上落下。

沐浴尘土,黄鹤如同佛陀一般,浑身发光,凛然而不可侵犯。

夏侯武、单英二人顷刻间骇然变色,不可思议地望着站在那里的和尚。

这,还是人吗?

“大师还请住手,阿武他只是一时冲动,快收了神通吧!”

相比于已经完全无法动作,仿佛五感六识都已经被封闭的夏侯武、单英二人,一直都在发呆的陈伯光反应了过来,连忙大声开口。

“阿弥陀佛!”

黄鹤道出一声佛号,极快地便从威严不可侵犯,变成了满脸笑容。

噗通!

当啷!

单英被吓得身体发软,在恢复活动能力之后,当即便倒了下来,手中一直握着的宝剑,也在刹那间落在了地上。

“师妹!”

夏侯武还好一点,不过也好不了多少。

同样腿软的他,见到师妹倒下,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狰狞着过去将其搀扶了起来:“师妹,你没事吧?”

“没,没事,大师并没有出手伤我。”单英一脸惊慌,眼神里还带着一抹强烈的恐惧,不过她生怕夏侯武会做啥事,还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呼!

听到师妹没事,自己也没什么事,夏侯武立刻明白过来,这都是因为黄鹤手下留情。

或者说,这位大师根本就没有想对他们出手。

想通了以后,他连忙对黄鹤表示感谢:“多谢大师手下留情。”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黄鹤轻轻一笑,本就没有伤人念头的他,刚刚也只是让屋子摇晃了而已。

否则,他若是直接用金刚火焰,眼前二人瞬间就得变成一蓬血花。

“施主,你现在可是相信了吗?”

如果说刚才,夏侯武觉得黄鹤这么做是故弄玄虚,那么现在,他就觉得这位大师好高好高,高到看不见尽头。

“大师,弟子已然尽知,最值得珍惜的人,永远都在身边。”夏侯武想通了以后,搀扶单英站起来的同时,一脸平淡。

在他心中,与天下高手争锋的念头,已经在悄然之间,化为了乌有。

同样一番话,被黄鹤说出来,是完全不同的。

这就好比是,同样都是降龙十八掌,被乔峰用来,可以直接打出龙腾之相。

然而,换到史火龙、耶律齐的身上,却只是堪堪一流高手,甚至还不如。

再说眼下,经过黄鹤的话点拨,夏侯武再也没有了其他念头,此时此刻的他,只想永远陪在师妹单英的身边。

【完成任务:度化夏侯武】

“施主已经悟了,善哉善哉。”

黄鹤感受到任务完成的声音在脑海响起,平淡的心,也有几分兴奋。

不过转而,他便笑着看向夏侯武:“贫僧尚有一个小小请求,不知施主可否答应?”

“大师请说。”

夏侯武刚刚把单英搀扶着坐下,听到黄鹤的话后,连忙转过身,恭谨地开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