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这就是大师吧

想用神通,必须先确定自己身具神通。

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技巧。

当黄鹤相信自己可以隐身的时候,他便轻而易举地走入了塔寨村,看到了正在对着旁人发火的林耀东。

跟作品里面有些不同的是,这位长得有些和善,并无一丝一毫的凶恶。

只是,在发火的时候,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狰狞可怖,如同炼狱恶魔一般。

“这便是心魔,心魔生,则相变。”

黄鹤并没有上前将其擒获,一来是因为没有证据,二来他没有自信能够从此处走出去。

林耀东的几个亲人,大多都是有枪的。

现如今,他的境界虽然很高,实力也极为强悍,功德金光更是能够直接当做金钟罩来用。

但很可惜的是,就算是他拼尽了所有,估计也没有办法拿下整个村子里面的人。

必须要有人配合,以及警察方面过来人,否则就算是他用尽一切力量,最终也仍然不可能将其拿下。

“先把封于修救出来吧,好歹也是贫僧的徒弟。”

摇了摇头,他闲庭信步一般便走向了另外一边,在空气中抓了一把之后,点点头道:“应该就在前面了。”

前面,是一座牌楼,或者说是祠堂。

里面正燃烧着点点香烟。

也不知道这些人的祖宗,在得知他们做下如此滔天罪恶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在黄鹤看来,如果这些牌位都能够化成鬼,恐怕立刻就会把这些不肖子孙全部都给宰了。

幸好,这个世界很正常,虽然多了功夫,却仍没有各种灵异,否则他来这里的时候,大概只能看到一地的尸骸了。

毒品之害人,侵其骨髓,破其心志,灭其肉身。

如此重重之下,若是被这些人祖先得知,那还有个好吗?

“阿弥陀佛,也不知道你们这些祖先,是如何教导的他们,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眼下尔等子孙都已堕入魔道,当日可有各位之功?”

站在祠堂里,黄鹤脸上带着一抹轻松的笑容,缓缓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很可惜,牌位不知道回答。

“若是你们真的在天有灵,就应该保佑他们所有人都被抓起来,毕竟不是整个村子都在做的,好歹还是有几家良善之辈,到时也算是能够给你们继承香火。

若是没有,贫僧先给你们点上一根吧。”

拿着一根香,黄鹤从旁边的蜡烛上引燃,挥了挥手中的香之后,他平静如水一般地走向了旁边一座房内。

砰!

砰!

“说不说?!”

一进来,黄鹤就看到正在挨打的封于修。

后者虽然被打的满脸都是创伤,浑身上下几无一块好肉,却仍咬紧牙关,死死的挺着。

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的他,对于这些人的看法就只有一个。

都是恶魔。

他一句话都不会说的,否则若是暴露了行动,给了这群人转移的时间,未来还能有个好吗?

今日不抓他们,未来必有万人受其所害!

“大师?”

不过就在此时,他却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看向从外面青衣飘飘走进来的黄鹤,“您,您怎么来了?”

门槛下,黄鹤满脸平静,如同一个假人一般。

这让封于修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要死了,所以眼前出现了幻觉。

“说什么呢?!”

封于修神神道道的模样,令房内正在审问他的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做了坏事的人,本就会心虚,因此他在之后便像疯了一样地甩动着手中的鞭子、棍子,让这个吓了自己一大跳的人,受到更多的创伤。

然而。

这一切,却都让封于修扛了下来,他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只是眼神里却出现了一抹希望的色彩。

真的是大师,大师来救他了!

如果是警队的人来救他,他说不得会发狂,因为一个闹不好,很可能就会导致其他人也一并陷入进来。

这样的情况下,救他简直就是在害人。

黄鹤则是不同,在他看来,黄鹤是有神通的人,便是要来救他,也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

就像是现在,正在奋力对他下手的人,根本就没有发现门口多了一个人。

“住手吧,施主莫非还要作孽吗?”

黄鹤终于出声了,不过在出声的那一刹那,便令审问的人晕了过去。

“嘿嘿,嘿嘿嘿,我有钱了,我有钱了,嘿嘿嘿!”

“有钱了,出货以后,我就有钱了!”

片刻后,他又爬了起来,在屋子里疯子一样喃喃自语了起来。

黄鹤拍了他脑袋一下,令其彻底晕厥过去后,无奈地看着封于修道:“据说,警队并没有要让你潜入进来,而是让李飞过来,为何你会来此?”

“李飞?”

封于修苦笑一声,摇着头道:“他太差劲了,别说是进村子了,可能还没到门口,就已经被发现了。

这个人,脑子好像有病一样。”

黄鹤没有吭声,一点点解开了封于修身上的绳索后,他问道:“贫僧不可能把你救出去的,你自己可有办法?”

额?

救不出去?

封于修看向黄鹤,多了几分震撼。

在他的眼里,一直以来都觉得,黄鹤属于那种无所不能的存在,可是现在对方却跟自己说,没有办法拯救他。

“那大师就自行出去吧,我会想办法的。”震撼过后,封于修却快速平静了下来。

眼下,虽然还在村子里面,但是好歹也算是多了几分机会,如果可以的话……

“贫僧还要去旁的地方,就不多留了,施主可以找一处隐秘所在躲藏起来,尽可能地不被发现。”

黄鹤笑了笑,转身便走了出去。

额?

看着黄鹤的背影,封于修再度惊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这里虽然很危险,但只要恢复了行动能力,还是能够找个地方躲起来的。

而且,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忌讳在什么地方,只要之后能……”

说着说着,他便再也看不到黄鹤了。

张了张嘴,封于修半晌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猛然间醒悟过来,而后,他深深地叹息道:“大概,这就是大师吧?”

……

走出祠堂没多远,黄鹤便来到了三房主事林宗辉家门外,望着里面正在思索什么的人,他缓步走了进去。

“施主,你该放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