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脑补出来的“身份”

塔寨的夜晚,并不是那么的平静。

起码,对于林耀东来说,这个夜晚根本就不平静,甚至他还有些糟心的混乱。

抓住封于修的时候,他立刻就知道,自己可能被盯上了。

幸好,这家伙根本就不跟作品里面那两个脑子有点失灵的家伙一样,随身都带着枪,而是单枪匹马杀进来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村子根本不会容纳外人。

从这一点来看,他封于修的脑子也有点失聪……

“说,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又有什么目的?!”望着眼泡肿胀,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的封于修,林耀东的声音很平淡,“说出来,一切都会好的,如果你不说,可能接下来就不仅仅是挨打那么简单了。”

说着话,他拿出了一个针管来。

“这里面,带着一些特效的东西,是个人都喜欢,尤其是那些不人不鬼的东西,更是很喜欢这些东西。

一针下去,就会让他们见到真正美丽的世界。

而且,会在无意识地情况下,说出许多原本不该说出来的东西。

你,想试试吗?”

林耀东的脸上,满是笑容。

这是恶魔一般的笑容。

封于修却无所畏惧,梗着脑袋道:“你敢动我,信不信之后你们村子出去的货物,没有一个能够到目的地?

今天你动了我,明天便让你们整个村子的人给我赔命!”

“呦呵?”

旁边站着的人,立刻便觉得这个家伙有点意思了起来:“硬气啊,不过你要想清楚了,这一针下去,你几乎必然会变成一个白痴。

只要你说出来自己身后是谁,那么一切都会消失不见的。”

林耀东配合地微微一笑,针管里,则是陡然间出现了一抹浓稠的白色。

说实话,他也有点不敢。

如果这是一个警察,那他早就已经下手了,甚至会让其他人直接对其下杀手也说不定,不,是肯定会让别人下杀手。

但偏偏,封于修看起来不像是警察。

他是一个求财的人,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对其他人出手,因为一旦出手,村子里的货可能就真的出不去了。

到了那时,整个村子的怒火都可能会把他燃烧起来。

这一点,林耀东是最害怕的。

警察还有一些弱点,比如说是不会做的太过极端,对孩子之类的不会下手,对没有犯法的人不会下手。

可要不是警察呢?

如果不是因为封于修身份过于怪异,他说不定早就已经出手了。

眼下,他就很想出手,却又实在是不敢。

“呵呵,我就是不说,你能把我怎么样?”封于修虽然一开始脑子不灵光,但现在终归也还是聪明了不少,“你敢对我下手,从今天开始,村子里面的所有孩子,都将会在出去时候……咔嚓!”

话到后来,他做了一个被掐断脖子的表情。

这一幕,让林耀东更加顾忌了。

不仅仅是他,就连身旁那些人,此时也都不敢说什么了。

“把他带下去,让他知道知道喝水是什么样子的。”林耀东挥了挥手,终归没有敢下针。

万一,人变成了白痴,而后对方的老大找上门来……

村子就完了!

他知道,许多毒贩那是没有人性的,几乎可以说,只要是对手,就根本不会有半点留情。

至于封于修为什么会来,为什么不说清楚……

说实话,林耀东借助自己的聪明,已经想通了。

或者说,他自动脑补出了完整的故事。

有个他不知道,或者说他认识的存在,已经盯上了整个塔寨村,此时正想办法要把他们村子里面的一些财路,逐渐抓在自己的手中。

只是,由于还没有彻底掌控,外加村子里面的人都不会泄露秘密,所以这个存在一直都没有得到什么准确的消息。

但这不代表着,他们就不会对自己下手。

这么大的一个财路,换了是谁,都会心动的。

就像是那些人一样,也一定会心动不已的,所以就把封于修给派遣了出来……

要不说,林耀东是一个聪明人呢?

封于修一句话都没说,他就脑补出了整个故事,而且由于这家伙不断地提醒,让封于修自动地就帮助其补充了上来。

什么你要对我出手,就把村子里的人都杀光啊之类的。

反正,这些话也就只是说说而已,配合他那凶残霸道的模样,倒是特别值得让人相信。

“有消息了吗?”

等封于修被拉下去,林耀东看向了身旁,“他的身份,来路,以及其他的信息,就一点都没有抓住吗?”

“我们只知道他来自于佛山,之前好像是一个狠人,敢打敢拼……”旁边村子里的人,把掌握的一些消息透露给了他。

其实,他们这些也不是调查出来的,真要是能调查出来,那警察早就已经被他们给规避掉了,也不至于现在被盯上。

之所以能查到这一步,完全是封于修故意泄露出来的。

他的身手,已经决定了很多东西。

“佛山?”

林耀东微微一愣,随即便叹息着道:“早就知道,村子早晚有一天会被盯上,只不过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快。”

“耀华,你再去试试,如果能够掏出来更多消息,那就再好不过了,据说佛山有一个地方……”

“放心吧,我这就去。”

林耀华答应一声,满脸严肃地离开了。

林耀东则是在他离开之后,把目光落在了林宗辉的身上:“你,最近一段时间有点不对劲,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村子现在特别的危险,不能做的事情……”

“不用多说!”

林宗辉站了起来,没有等他说完,便摆着手道:“我知道,你一切都是为了村子,这一点我还是可以相信的。

但是,村子里那么多的货如果出不去,你知道是个什么下场!”

说罢,他甩了甩手,转身便离开了。

望着他的背影,林耀东的面孔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而后他狠狠地将一个水壶仍在了地上:“怎么就出事了?!怎么能出事?!我连自己的钱都垫上了,但你们就一点都不理解我吗?!”

此时此刻的他,像是被逼入了绝境的凶猛野兽一样,不断发出怒吼,看得旁边的人,都连连发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