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封于修有难

五斗祖。

又可以称之为五斗米的祖宗。

也就是张鲁。

此人在历史上,名声几乎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开始,他先是投靠刘焉,获得了一定的影响力,逐渐在汉中站稳了脚跟,给刘焉当一条看门狗,主要任务是把当时皇帝的人全部都给阻断,不让其有一道命令传播到益州。

后来,张鲁又跟了刘璋,得知此人不可辅的时候,又开始自立,顺便还拉了刚刚失败的马超。

最后嘛,此人就在刘备跟曹操之间反复横跳了起来。

几乎可以说,没有一丝一毫的脸皮可言。

“哈哈哈,和尚说笑了,贫道只是为了华人争一口气而已,什么五斗祖,贫道不认识。”

云龙哈哈大笑,接着用很低的声音,问道:“和尚,真的有真气吗?”

真气,是一种传说,或者只是存在于武侠小说上面的存在。

甚至于,这种东西可能只是存在于仙侠当中,普通的低武作品当中,都不见得能够拥有。

也正因此,对于他来说,可以不要一切,但是对真气却是志在必得的。

“放心,贫僧乃是一个出家人,不打妄语。”黄鹤的声音很平淡。

这一点,云龙倒是相信。

放心之后,他便跟黄鹤计划了起来,如何去做这件事,如何让所有人都开始学武,顺便也在旁敲侧击当中,得知了黄鹤的真正念头。

他,要做所有人的祖宗。

啊不,应该说,黄鹤要做所有练功之人的祖宗。

“我准备了牌位,到时候只要摆放在武馆里面就行,每一个愿意入门的,都要上一支香,若非贫僧现在不可轻动,说不得便亲自前往了。”

黄鹤的语气里,带着一抹可惜。

能够扬名立万,其实他也是一点都不介意的,但偏偏却根本做不到。

他现在一动就会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马上就会被送出去一样。

因此,他只能继续的压制。

不过说起来,这段时间他的功夫提升的倒是极快,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便已经从不到精通,变成了快要大师入门了。

听到黄鹤的话以后,云龙就只有一句话可以说。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不能说脏话……”

嘟囔了一句之后,他忽然问道:“对了,你难道就不怕反噬吗?世间之事,本就是物极必反,若是功德过于多,恐怕最后会……”

云龙是一个人好人。

他知道,这功德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但实际上却很不靠谱。

一些怨气,很容易会不断地滋生出来。

等到不能成功的那一天,黄鹤很可能会直接堕入魔道,甚至比修炼魔道的家伙,进境还要更快上很多。

历史上,类似的传说很多很多。

大多都是假的,但这样的心境却几乎不可能是假的。

物极必反,这几乎是万事万物的宿命。

“云龙兄不必担心,贫僧自有应对方法。”黄鹤轻飘飘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其实。

他倒是也担心过类似的问题。

但是后来,他却忽然发现,自己压根就不必担心。

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的灵台处可不仅仅只有一个功德莲座,还有一个怨气凝结起来的黑云。

这两者互不干扰,相互平衡,就算是被打破了平衡,也几乎不可能对他形成什么反冲,反而还对他的修为有极大的裨益。

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反正总觉得,在这个世界用不到的这两个莲座,或许会在下一个世界有大用。

便是下一个世界还不行,下下个世界也一定会遇到类似的事情。

这一点,是黄鹤感知所在。

他相信自己这种感知。

……

另外一边,云龙就此开始了踢馆之路。

他不断地打败一个又一个武馆,顺便帮着成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功夫武馆,以极快的速度,在大洋彼岸成立了大大小小接近几百个武馆。

当然,作为大本营的华夏,则是更多一些。

有着郭天伦存在,黄鹤只是放一个牌位过去,几乎可以说是更加的简单,尤其是伴随着云龙在国际上扬名,过来报名的人更是愈发的多。

黄鹤的功德,也越来越多。

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道怨气黑光。

这东西黄鹤照样也可以用,甚至用起来还更为的轻松一些。

时间,就像是流水,一天天随意地过去了。

黄鹤的情况,却愈发变得怪异了起来。

之所以说是怪异,是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眼下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了。

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扭曲”

是的,就是扭曲。

他坐在那里,其他人似乎都不会感觉到,尤其是郭天伦等人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吓一跳,因为他好像坐在了虚空当中。

这让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陈伯光在期间也来了一次,由于精研佛法,他很快就说出了一个让黄鹤都不知道的名称:“你这,可能是佛国形成之前的一些征兆。”

掌中佛国,黄鹤倒是听说过。

但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却让他大大的吃了一惊。

毕竟,这代表着的可是开辟一个世界,而他却连类似的感觉都没有。

“不对,也不算是,最多只能算是一方混沌,若是你真的要走到那一步的话,恐怕还需要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这个世界,也似乎不太可能……”

陈伯光比黄鹤还像神棍的说了一番之后,便继续回去精研佛法了。

这让黄鹤自己都觉得很惭愧,毕竟他都很久没有研究过佛法了。

不过想到自己的路,跟那些前人之路完全不同之后,他便笑了起来。

有时候啊。

真不能想那么许多。

只要坚定地去走自己的路,未来必然是很开阔的。

更何况,他的路也没有任何的依照,真的要是走上前人的路,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扭转过来的。

……

“大,大师,不好了!”

这一天,黄鹤正闭着眼睛感受虚空的时候,夏侯武跑了过来:“封,封于修被,被关在塔庙了。”

几年下来,这两个人终归是成了朋友。

或许是因为,两者本来都是武痴的原因吧……

毕竟,夏侯武走过的路,正是封于修要走的,封于修要走的,正是夏侯武走过的。

他们两人之间,必然会有很多纠缠。

所以在得知封于修陷入危险之后,他第一个想法便是过来告知黄鹤。

其他人,也救不了他。

就算是能救他,也可能会打乱行动布置。

因此,封于修只让把这件事告诉黄鹤一个,能救就救,不能就算了。

就是这么洒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