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贫僧,为制止浩劫而来

海关里,人来人往。

穿着一身袈裟的黄鹤,显得极其个别,很惹人注目。

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佛门有言,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黄鹤现如今虽说还到不了那种超然物外的境界,但众人的目光,他倒是可以承受下来。

倒是一旁,本低调惯了,却因为想要弄清楚黄鹤神通从何而来,不死心跟上的陈伯光,却只觉得无比难受。

“大师为何不换一身行头?”陈伯光小声地嘟囔着,“这里也有不少和尚,但他们所穿的,皆是常服,为何大师就不愿意更换?”

跟来之前,陈伯光就想让黄鹤换下那一身惹眼的袈裟,不过对方却只是微笑,并没有回应。

他退而求其次,想要让黄鹤只穿普通僧衣,也就是佛门弟子所说的纳衣,可惜对方仍然只是微笑。

到了如今,陈伯光见到有其他和尚在,又一次的旧事重提。

“贫僧乃一寺住持。”

这一次,黄鹤并没有如之前一般用微笑作答,而是开口说出了一个事实。

陈伯光无语,心里想了想之后,发现倒是也对,毕竟那些僧人当中的领头之人,确实也都穿着袈裟,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接下来,便是买票,过海关,这些都由陈伯光来代劳。

幸好,电影里面的时代有些混乱,否则若是后来,没有身份证,是决计不可能让人代劳的。

但就算如此,黄鹤也需要陈伯光来做这些事。

他如果一个人走,先不说钱不钱的问题,一些材料都不是他可以搞定的,换了陈伯光来,只要买两张票,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这也是为何,黄鹤会让陈伯光跟上来的原因。

……

大海滂滂,浪花翻滚,海面之下,还可以见到无数生灵在其中畅快的游动,自在且逍遥。

经过半天的航行,黄鹤跟陈伯光终于来到了陆地之上。

之后,乘车之类的都是由陈伯光代劳买票,很快就来到了合一门之前。

夏侯武的师父,已经死了。

这是一个让陈伯光有些茫然的消息,因为他还没有听说,可是这位单师傅就已经下葬了,而且时间在两个月之前。

“施主不必挂心,海峡之间,终归有些消息传播不便。”见到陈伯光陷入惭愧地境地,黄鹤连忙出声安慰。

看到黄鹤确实不在意,陈伯光心情才好了很多。

说实话,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他还有些惴惴不安,生怕黄鹤会赶他走人。

毕竟,眼下已经来到了佛山,黄鹤用到他的地方,也不多了。

陈伯光确实是出于好意,才送着黄鹤来到这里。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没有私心。

他也想要学习神通,那种强悍恐怖的力量,在被黄鹤展现出来之后,就令他心动不已,心心念念着想要学会。

这也是为何,黄鹤会觉得,他还没有放下的原因所在。

……

合一门前,夏侯武跟单英出来迎接两人,见面之后,夏侯武便满是惭愧地道:“陈伯,您来了就好,之前师父走的时候,让我们做弟子的不要宣扬,因而没有告知,您可千万不要见怪。”

“没事没事,单师傅心境开明,实乃我辈楷模,当然不会介意。”陈伯光连连摆手。

他倒是确实不怎么在意,主要是怕黄鹤会在意,而现在黄鹤不在乎,他也就不在乎了。

武林中人,大多都喜欢一种另类的低调。

一边是想要证明自己最强,另外一面却又不愿意宣传名号。

老那什么了!

他陈伯光太了解不过了,毕竟就说他本人,便同样是这么一种人。

陈伯光跟那对师兄妹寒暄过后,便连忙介绍起了黄鹤:“这位是黄鹤,黄大师,乃是真正的得道高僧,此行专门为阿武而来。”

这一点,黄鹤并不准备隐瞒。

夏侯武是他掌握《正版大威天龙》必须要度化的一人,如果遮遮掩掩的,反而倒是不好说话了。

按照影视剧里面的设定来说,夏侯武算是一个铁憨憨。

黄鹤很清楚的知道,只要真诚对待对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很多。

否则,就有可能会多生变故。

当然,也就是夏侯武了,如果是封于修,他可能还会打打禅机。

但面对夏侯武,实在是没必要。

“哦?不知大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夏侯武感觉到陈伯光的郑重之后,也是不敢怠慢,一边往里面迎,一边则是疑惑地问道。

他不记得师父跟和尚有过什么纠缠,至于他自己,则是更加不会。

因此,黄鹤专门来找他,这就让他很是摸不着头脑了。

“阿弥陀佛,贫僧此来,主要是察觉到,人世间将会出现一次因江湖纷争所产生的浩劫。

而一切的源头,跟施主脱不开关系,因此,贫僧不得不下山来制止这一切。”

黄鹤满面严肃,配合他脸上强行激发出来的红光,确实有一种得道高僧的既视感。

陈伯光:∑(っ°Д°;)

夏侯武:Σσ(・Д・;)

单英:( ̄ェ ̄;)

浩劫?江湖纷争?

这两个词,不仅仅是让陈伯光发蒙呆滞,夏侯武师兄妹也都满脸惊悚。

他们这些人,还能掀起浩劫?

怎么他们不知道?

这这这……

吓死人了啊!

“大师此言何意,不妨明说。”夏侯武反应过来之后,苦涩一笑的同时,也将怪异的目光落在了陈伯光身上。

那意思是说,陈伯啊陈伯,你不会被人坑了吧?

但陈伯光此时可没有工夫理会,更没有注意到夏侯武的目光变化。他的心情,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一样,咻的一声就飞了起来。

跟夏侯武师兄妹不同的是,陈伯光亲眼见到过黄鹤的神通,也明白这位确实身具可怕的能力。

所以,他也跟两人的心态完全不同。

如果说夏侯武师兄妹完全不信的话,那他基本上就相信了一半。

毕竟,在他看来,黄鹤没有必要说谎。

那么,浩劫也就有可能是真的?

嘶!

这想法一出现在脑海里,陈伯光便倒吸了一口凉气,帮全球变暖加了一下速。

“贫僧知道,施主可能觉得贫僧在诓骗于人。”黄鹤微微一笑,面对夏侯武的质疑,只是轻飘飘地说出了一句话:“贫僧有一问,可解答施主心中疑惑。”

“敢问,施主你是否想要按照秘籍所言的‘先拳后腿次擒拿,兵器内家五合一’,一一击败成名的高手,证明自身的能力,为合一门扬名?”

“你怎么知道合一门的口诀?!”

夏侯武还没说什么,一直抱着一把剑的单英,却陡然之间站了起来,满脸惊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