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时间线:夏侯武还没出世

陈伯光都快吓尿裤了。

轻飘飘放在肩头的拂尘,在用力之后,竟有不下千钧之力,上面还有雷电火焰。

这一幕,着实冲击到了他不算脆弱的内心。

再有,如果刚刚洪叶出了什么事,他更会后悔终生。

毕竟,洪叶是他派出去试探的。

如果就这么使徒弟送了命,他这辈子都无法饶恕自己。

在他的内心里,洪叶这个徒弟就相当于是儿子一般。

甚至比儿子还要更加亲近!

毕竟,儿子无法继承他的衣钵,洪叶却可以。

他甚至可以看到,在未来,这个徒弟会把自己的快刀发扬光大。

这么一个宝贝徒弟,要不是没有女儿,对方早已成了他的女婿。

但刚刚,却差一点在他的派遣下丧命!

后怕才是最可怕的。

越是想可能会发生的后果,陈伯光就越是觉得惶恐不安。

一时间,他的脸色都像是彩虹一样,各种变幻不定。

说回洪叶,在刚才黄鹤拂尘落下的那一刻,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可能就要死了,在内心里各种纷乱的情绪影响下,他的额头上,已经密布着汗水。

这和尚,简直不是人!

师徒二人的内心里,都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至于黄鹤,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在出手的那一刻,黄鹤就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时间,他身体都变得摇摇晃晃了起来,虚弱的如同三五天没有进食一般。

幸好《自创版大威天龙》确实给力,令他才能表现出脸不变心不跳,活脱脱一个世外高人的模样。

“阿弥陀佛,是贫僧错了。”最先恢复过来的黄鹤,看着师徒二人不断变幻的脸色,吟了一声佛号后,歉意地道。

“贫僧在山中修行之时,颇有些狼虫虎豹为恶,久未与人交手,用力过于刚猛了。”

狼虫虎豹?

那是妖怪吧?!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心里都在思索着,黄鹤面对的,恐怕还真就是妖怪!

否则,也不至于一开口就是大胆妖孽……

想到这里,两人浑身都是一抖。

能够跟妖怪斗法的神僧,居然被他们当成了普通的武林高手,这不是厕所里面打灯笼——找死吗?

不得不说,有一点他们倒是猜对了。

黄鹤当初,还真的面对过妖怪。

在他自悟了大威天龙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影响了一方天地,有不少山中不再走动的野兽,变得凶残了很多。

不仅凶残,似乎还变得聪明了,在他修炼的时候,悄默默靠过来偷袭过他好几次。

若非《自创版大威天龙》太过威猛,恐怕他也就见不到这二人了。

虽然对付起来很容易,但有一点,就算到了这个世界,黄河也还是想不通。

那些野兽都很奇怪,变得厉害了以后,不伤人,不害命,只是不断地瞄准他下手,似乎是经年的夙怨,累世的仇敌。

最夸张的是,每次他下手都留了情面,希望这些野兽可以洗心革面,重新做兽。

可惜的是,它们往往在袭击过后,不出两三天,必然就会死掉。

黄鹤也是知道刚才,方明白了到底为何。

原因很简单,那些野兽也都突破了世界的限制,而它们又不像是黄鹤一样能穿越,最后自然就被那些力量给害死了。

至于为何单纯对他下手,而不伤旁人,以前他想不明白,现在倒是明白了过来。

就像是陈伯光、洪叶,他们肯定不会对普通人出手。

平日里,他们就只是普通的大排档老板、影视演员。

可是一旦遇到了高手,他们就会想着试探试探。

在黄鹤看来,那些野兽估计也是一样的想法。

……

“大师在哪座山修行?”

“大师您法力高深,不知是如何修来的?”

“大师,您有如此法力,想来是精研佛法,平日里您都看些什么经?”

“……”

陈伯光和洪叶,在打完了之后,立刻就化身舔狗,开口必称大师,再也不去想什么小和尚了。

不过,对于这些问题,黄鹤都没有回答。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见到黄鹤一直满脸带着笑容,却总是不言不语,陈伯光心头焦急,连连思索该如何才能撬开这位大师的嘴巴。

身为武林人士,他是真的想要知道知道,黄鹤这一身,到底是如何修来的。

如果自家的刀法也能带有这种莫大法力,那该何等之恐怖?

“对了,大师之前问合一门夏侯武的消息,莫非……”忽然间,陈伯光想起了之前黄鹤的问题。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大威天龙,压根都已经忘记了,黄鹤到底问过什么。

也是因此,半天才反应过来。

“阿弥陀佛,施主可否告知在下,这夏侯武而今在何处?”

见到事情终于回到正题,黄鹤笑吟吟地开口问道。

果然,他对夏侯武有兴趣!

陈伯光眼珠一转,便示意洪叶前去打探消息,自己则是跟黄鹤说起了夏侯武的消息。

“这夏侯武乃是单师傅的儿徒,自小跟随在其身旁,与他的女儿单英一起长大,天赋绝伦,才情极高……”

……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黄鹤心道果然夏侯武还没有出世。

之前,他在看到陈伯光手臂上没有伤痕时,便有过怀疑,不过却又不敢确定,毕竟两人打过一年之后,他才会出车祸,而后导致再也无法练功。

此时有可能就处于那一年当中。

不过眼下,在陈伯光的讲述下,他倒是明白了过来,现如今别说封于修,夏侯武都还没有出山挑战各路高手,正在跟自家师妹如胶似漆呢。

想到这里,他缓缓站了起来,道:“多谢施主赠予餐食,给予消息,贫僧这便去了。”

说着,他就要走。

倒不是说他不想直接度化陈伯光,只不过黄鹤早已发现,此人心中的执念还没有放下。

除非,对他进行物理度化,不然决计不可能让其超脱。

因此,他决定先去找夏侯武,之后再论其他。

“大师且慢!”

但陈伯光却不愿意黄鹤就此离开,喊了一声之后,抓耳挠腮半晌,又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挽留,最终他咬了咬牙,道:“既然大师一定要走,我愿跟随一道前去,路上也有个照应。”

“这便不必了,贫僧自有……”

办法二字还没有说出来,陈伯光就拿出了一个他绝对无法拒绝的借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