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大师,您先走!

寒(han)国。

首耳(er)。

“一!”

“二!”

“对,就这样,最先要缠住的,一定是前锋许云庆,他脚感太好了,让他抓住机会,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寒国的队员们正在加紧训练,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抹严肃。

虽然,他们的体育精神是那个啥。

但在看到过佛山武林队的成绩以及视频后,这些人猛然就醒悟了过来。

如果不好好训练,很可能会输掉。

输球其实不算什么,他们又不是没有输过,甚至输给华足也都是有的。

只是现在,他们输不起……

输给东瀛国,没什么。

输给溙国,也没什么。

就算是输给缅甸,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可要是输给了“国际驰名”的华国…

从此之后,他们原本就不算太低的地位,可能会直接跟华足一个样。

那就悲剧了。

“你确定,他们身边就只有一个和尚?”也就在这群队员们训练的同时,办公室里,主教练金善斌双目紧紧地盯着坐在对面的一个人。

“确定。”

那人倒是很轻松,点燃了一根雪茄后,隐藏在烟雾后面的脸庞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表情。

“两亿,只要你能把华足的许云庆废了,我甚至可以单方面再给你加一亿!”松了口气的金善斌,缓缓靠在了椅子上,轻描淡写地开口。

不要以为太多,其实在他嘴里的三个亿,是寒元,大概相当于华国的一百多万,不到两百万。

“金教练给的当然不少,可是我的兄弟太多了,他们也都要吃饭。”那人忽然笑了,笑的很是危险,那一双眼眸,更似蛇一样,带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

金善斌仔细思索后,还是咬着牙摇了摇头。

“国内对足球本身不是那么重视,我们的经费也有限度,如果非要……”他这番话说的很是真诚,不过还没说完,他的话就被打断了。

“再加两个亿,我帮你把他们的教练挖过来,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知道,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样的魔法吗?”拿着雪茄的他,呼地一声喷出了一大口烟雾。

金善斌动心了!

华足之前到底有多么弱势,他再清楚不过了。

但是在佛山武林队出现之后,这些人简直比吃了药还猛。

许多人都在怀疑,佛山武林队的教练,才是最关键的,因此有许许多多的人都动心了。

不过,夏侯武却从未松过口。

很多接触过他的人,都想过将他拉过来,但是就算开的价格很高,他也从未动过心。

当然,不动心那只是表面上的。

实际上现在本身怕老婆的夏侯武,早就在家里敢大喘气了,尤其是在单英得知他被人用一千万一年挖的时候,更是觉得这个男人确实争气了,也就不再那么为难了。

不过夏侯武这个人,属于一颗红心活到死的。

因此,他肯定不会同意其他人的聘请,不论价格有多高。

金善斌曾经也试过一次,价格开到了八百五十万,几乎是他能够拿出来的极限了,但是对方却轻描淡写的略过,根本没有动心,这也让他一度极为失落。

而现在,几乎就在面前。

“好!”

不假思索地拍了桌子之后,金善斌通红着一双眼:“我希望你能履行自己的诺言,真能把他带回来,我会给你想要的,可要是你失败了……”

“失败,不属于我们!”

雪茄啪地一声被他摁在了水杯里,伴随着呲的一声后,雪茄熄灭,他则是同样激动地站了起来:“我们有数千兄弟,拿下一个教练,实在是太简单了!”

……

“没想到,这世界本身都是扭曲的,而且似乎伴随着我变得强大,整个世界也在做出调整……”

黄鹤跟在队伍后面,走在街头上,心中却不是那么开心。

伴随着时间过去,高手越来越多了。

很多高手,甚至让夏侯武看到之后,都觉得无比棘手。

黄鹤不知道这种改变,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还是因为本身这个世界就属于扭曲的。

毕竟,夏侯武并不是无敌的,在影视作品里,他可是被封于修压着打的。

但不断增加的高手数量,却让他不得不怀疑,是因为自身的改变,而改变了周围的一些东西。

就像是曾经,在庙里面的他,只是打坐,便会有一些如同妖怪一样的动物过来偷袭。

“大师,你要吃点什么?”

正在他思索的时候,许云庆停下了脚步,指着前面不断地吞咽着口水。

他这个人,就只有一个缺点,而且是不应该出现在职业球员身上的缺点。

好吃!

不过这队伍本身就只是杂牌军,因此不论是几个月前拿下教练证的夏侯武,还是两个在几天前拿到教练证的陈伯光、邵鹤年,都不怎么管束他们。

到了今天,许云庆本来该改掉的毛病,还在……

虽然,走到今天的佛山武林队,已经彻底成了正规军,甚至还能代表国家出征,但他的毛病,却一点都没改。

“你啊,以后…算了,活的像个人没有什么不好的,更何况那些跟来的官方人员也没说什么。”

黄鹤最终摇了摇头,也没有说什么。

六月的下午,街上的阳光已多了几分火辣辣之感,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在脸上出现一丝汗渍,也就只有黄鹤仍保持着出尘的气质。

“卡拉卡拉……思密达!”

也不知道是不是实力提升导致的气质变化,还是因为他本身就挺帅,一路上他遇到很多过来搭讪的寒国美女。

眼前又是一个美女,上身穿着极为清凉,一道鸿沟近乎打穿人神界限,下面的白色短裙下,更是有一对白皙晃人的腿。

当然,由于黄鹤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而且清规戒律对他十分重要,他也就只能默默地摇头,表现的很是平淡。

“哎!”

美女失落地摇了摇头,一步三回头地不舍离去了。

“咳,大师啊,其实人家寒国规矩跟咱们不一样的,您可以……”许云庆正想把当地可以娶妻生子的消息说出来,不过见到黄鹤脸色难看,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专心致志地对方嘴里的美食。

不必担心拉肚子,他们本就是练内功的。要是内功连这点能力都没有,那黄鹤所融合出来的功法就不可能让他们走到今天。

“不太对!”

走着走着,许云庆脸色不太好看地停下了脚步:“周围的人,怎么越来越少啊?大师,要不我们回去……吧?”

说到后来,他已经知道为什么周围的人会这么少了。

数十个手持各种武器的黑西装猛男,在一个叼着雪茄之人的带领下,如同一股乌云般朝着他们走来。

见到这一幕,许云庆脸色大变,“大师,您先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