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功德不够打架凑

黄鹤想做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

一件功德比之振兴国足都差不多的大事。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他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那件事就做不了。

因此只能换一种方法来了。

这天下间,让人充满怨念的事情多了,他的选择一点都不少。

不过在黄鹤脑海当中,第一时间想到的,大概就是国足了。

国足振兴,对世界线的影响不大,而且还更为简单,所以他就选择了国足。

此时,他正坐在一间密室内,手中拿着两本书。

一本便是来自邵鹤年的无名内功,另外一本,便是合一门从不轻传的《合一功》。

两本都算是这个世界最厉害的功法,尤其是后者,当他看到了其中的理念之时,更是连道侥幸。

跟他所想不同的是,合一门的功法,并不仅仅是拿起和放下那么简单。

最关键的,是要进行一次融合。

顺序便是先拳后腿次擒拿,兵器内家五合一。

若是连融合为一都做不到,《合一功》是绝不可能大成的。

不过,合一门的每一代掌门,都不算是太差劲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在佛山当地那么有名。

正因为如此,他们早在数年之前,就大概的完成了功法的融合。

现在合一门所练的,正是融合过后的功法。

否则封于修也不至于一拿过去就那么厉害。

其实,《合一功》要是真的说起来,融合的可不仅仅只是五门那么简单,早就在之前很多年前时,便已经融合了很多很多的功法。

譬如说,外功之类的,足以让人增加抗击打能力的用粗盐抹身的功法,他们早就拿到手了。

现在所需要的,便是心境。

心境一到,立刻就能成就宗师,开宗立派,数年时间绝不会衰。

尤其是在这种特殊的世界里,合一门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封于修拿到,可以随便去杀那么多人,夏侯武则是在想通了一切,放下一切之后,当即就成了宗师。

看到记载的时候,黄鹤只能是暗道一声侥幸,若非如此,恐怕夏侯武现在谁都打不过。

“好了,开始尝试创法!”

逐渐将内心里浮躁的信息扫去,一瞬间内黄鹤就进了状态。

唰唰!

也就在此时,他的面前仿佛出现了一个人,正在不断地练着功,给他做功法方面的实验。

这是属于《正版大威天龙》当中的一则小小秘法运用,其他人都看不到,只有他才能看到,或许这是在脑海当中练功,也或许是意念之中。

伴随着那道身影不断地试错,黄鹤抽丝剥茧,择优而取,伴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已经看到一个崭新的功法,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可就在此时,黄鹤忽然觉得脑中一阵眩晕,那道身影更是噗的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这……”

见到如此一幕,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不过,下一刻,灵台内的情况,却提醒了他。

此时此刻,在他的灵台当中,灿金色的莲花台已经暗淡了下来,虽还是金色,但黄鹤一看就知道,功德已经消耗殆尽了。

“原来如此……”

他微笑着站了起来,丝毫不以为意地将刚刚的感悟写了下来,而后快步走了出去。

“阿武,跟我去打架!”

对站在外面正发呆的夏侯武说完这句话,他径直就走了出去。

“啊?哦!”

夏侯武轻轻点了点头,跃跃欲试道:“好的大师!”

“看你这样子,去打架你很开心吗?!”

单英瞥了一眼夏侯武,不过师哥有如此表现,也让她更加相信黄鹤就是为了浩劫而来。

侠以武犯禁。

不是空言啊。

“嘿嘿。”

夏侯武挠了挠头,尴尬道:“大师不会害我的,这可是师妹你刚说过的,怎么这会儿就不认了?”

“哼,大师,大师,那你跟着大师去过吧!”

单英小脾气上来了,扭着小蛮腰指着夏侯武便是一顿怒骂。

这一顿骂,让夏侯武满脸茫然,吓得险些跪下(剧中他就跪过,怕老婆是人设,宗师也是人。)。

“行了行了,去吧,快去吧,大师都要出去了,你还不快点跟上?”

夏侯武那呆滞的目光,发愣的模样,更是让单英一肚子脾气无处发泄。

……

旺角,纹身馆。

黄鹤轻轻用手指点了点挂在门上的铃铛,便等待了起来。

“谁啊?”

一道极为不耐烦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你们是?”

王者走出来,望着脑门锃光瓦亮的黄鹤,以及跃跃欲试的夏侯武,有些蒙圈,不知道这个特殊组合来找自己做什么。

“阿弥陀佛,贫僧来此是想让施主心中戾气消失。”黄鹤轻轻一笑,随后右手在夏侯武肩头轻轻一点。

“来吧,打一架!”

夏侯武淡淡地开口,说完之后,便摆开了架势。

“找麻烦的?”王哲轻蔑一笑,指了指身后的纹身馆:“知道这里曾经有多少人倒下吗?就你们两个,还想……”

二十分钟后。

浑身带伤的王哲连连叹服,望着走出去的两道身影,以及最后时和尚给自己说的那一番话,他直接把门口的牌子上的纹身馆三个字砸了。

他,要去警队做教练!

教擒拿!

跟那些小混混在一起,实在是没有前途,更不会有任何的未来可言,之前的他,实在是走上了歧路。

“不愧是大师,只是一番话过后,便让王哲心中戾气全消,您是怎么做到的?”

夏侯武脸上虽然很平静,内心里却有些小小的崇敬之意。

“呵呵,这叫秘法,你不懂的。”黄鹤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浪里个浪,还是秘法?

这是哪门子的秘法?

夏侯武一呆,等他反应过来,却见到一身袈裟,身材高大的黄鹤已经走远了。

“大师,等等我啊!”

……

半小时后,还是九龙。

不过这次不是艺术中心,而是一家饭店。

夏侯武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佟正亭,微笑着伸出手,“来,打一架!”

“痴线了你!”佟正亭抬起自己残废的右腿:“打架,老子都他妈残了,还打?打你老母!”

说完,根本不管这对特殊组合如何脸色变化,转身便走,脸上还带着一抹不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