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输了,你要跟大师谈谈

其实,黄鹤长得不算太帅,只是那种高不可攀,又宁静祥和,似乎跟整个世界没有关联的气质,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就如同男人想要对冰山美女下手,最好将其压在床榻之上,听着其放声歌唱。

女人那与外界完全不同的表现,将会刺激到大部分男人的G点。

女人其实也一样。

她们内心里,也时常会生出一股征服欲,只是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表现出来罢了,只有遇到极其特殊的人,才会如同不可抑制的火山一样,喷发出来。

有些时候,这种情绪的爆发,比之男人还要更为炽热。

非要形容的话,大概相当于天山童姥在面对虚竹时的心态。

他越是不吃酒肉,天山童姥就越是想要让他吃。

他越是不想破戒,天山童姥就越是想要让他破。

这种心态,很多人都有,不过大多都潜藏在内心里,一般是不会爆发出来的。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在于。

女护士能够站出来,跟方莫有不小的关联。

他在内心里,方才悄悄念了一句咒语。

“妖孽,我要你助我修行!”

这句咒语,跟很多人所理解的咒语是完全不同的。

毕竟,黄鹤身上的神通,都是从鬼畜视频里来的,还是自创版,所以自然跟里面的话有关系。

黄鹤展颜一笑,引得女人们纷纷脸色发红时,他却缓缓摇了摇头:“贫僧没有手机。”

神通,解!

伴随着他内心里的一声呵斥,方才他所用的神通,已然解开。

这怎么可能?都2010年了,连手机都没有,骗谁呢?

本来脸若桃花,想要挑逗黄鹤一番的女妖精们,被解除了神通的一瞬间,立刻就变了模样。

“那就不麻烦了。”

“我们本来也没想要。”

“走了,走了,姐妹们。”

“……”

望着护士们叽叽喳喳的离开,黄鹤心里才大大的松了口气,刚才他险些没有撑住。

“看来,以后神通是绝对不能乱用了,尤其是这一句,更不能随便乱用,太能招蜂引蝶了,与我无益。”

摇了摇头,他转过身,恰好就看到几个人正在大眼瞪小眼,眼神里还带着一抹,原来大师你也是……

不过在看到黄鹤目光时,他们连忙转过头,相互对视了起来,似乎生怕黄鹤恼羞成怒,一巴掌将他们全部轰杀至渣。

哎,高僧的金身,看来是破了。

见他们如此模样,黄鹤再度叹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或许,是遇到了魔障吧?

仰头深吸了口气,黄鹤极快地恢复了过来。他庄肃的脸庞,让几个人心中立刻就把刚刚内心里生出来的念头给摁灭了。

……

“师父,已经安排好了。”

这个时候,洪叶刚好回来,也没说到底缴了多少费,告知了陈伯光一声后,便默默地站在了他身旁,仿佛他不是明星,更不是被很多投资人看好的未来影星。

这一幕,其实很容易理解。

从小陈伯光的教导就很严厉,外加这里面还有一种父亲的慈爱,所以哪怕到了如今,洪叶面对他时,也是一点都不敢放肆。

相比起来,很多人都不会教徒弟,有些甚至教导出来的徒弟,都变成了反过来敌对自身的。

比如,在这个影视作品里的夏侯武。

比如现实世界里的郭某人。

“好。”

陈伯光只是回了一个字,洪叶脸上却已满是喜悦,满足的很,除了开心之外,他压根没有其他的心思。

随后,陈伯光站了起来,看向黄鹤:“大师,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黄鹤则是将目光缓缓地放在了夏侯武身上:“既然事情已经安排圆满,夏侯施主,不如,接下来你就让我们看看你的身手?”

“在这里?”

老实巴交的夏侯武,疑惑地眨巴了眨巴眼睛。

“你傻了啊,大师是让你来做什么?”不过随即,腰间的疼痛,耳旁的低声提示,让夏侯武瞬间清醒过来。

“单施主果然善解人意,我们这便出发吧。”

黄鹤点了点头,算是确定。

随后他先是跟洪叶点点头,又将目光落在了封于修身上:“你在医院里不要瞎跑,好好照顾沈施主。”

“嗯,我会的!”

可惜黄鹤没有他心通,也不知道封于修到底想到了什么,看着对方沉甸甸地便回复,他总觉得有点怪,不过他又无比自信,眼下的一切,都已经改变,这家伙应该不会再出事了。

众人离开之时,封于修准备相送,不过原著里被他杀了的洪叶,却拉住了他的衣服,从身上拿出一沓钱:“这些你先拿着,不够再给我打电话。”

“这,这不好吧?”

封于修很奇怪的不想接,之前那么多大钱他都花了,可此时却不愿意去碰洪叶给的钱。

或许,是因为他看出了一点东西。

他看出了,黄鹤对自身有想法,所以拿这个和尚的钱,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可是洪叶却不同,封于修觉得不能平白受他的好处。

不得不说,有时候木讷的人,总是可以从另外的层面,去了解一些旁人连想都不会想的事。

“拿着吧,大师让我给你的。”洪叶一伸手,就将他的手拉了出来,快速把钱放在封于修手里以后,笑眯眯地道:“难道,大师给的也不要?”

“要!”

封于修嘴角一扯,脸庞上已是布满了笑容。

“原来,奇怪在这里啊……”已经走出住院大楼的黄鹤,在很早之前就可以观察到周围几百步,也就是差不多左右米左右的声音,因此他很清晰地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也是在同时,他明白过来,为何感觉方才的封于修很奇怪,“如果没这么一遭,他很可能会用自己的办法去赚钱。幸好我想的多,否则这一趟可就真的白走了…”

思及可能会发生的一幕幕,黄鹤被吓得心惊肉跳的。

就差一点,这一趟就全部白费了。

不过,同时他内心里却又有一种争胜的心出现了。

这种无法融入社会,对法律规则说践踏就践踏的人,他还真想将其给改变过来。

因为,有趣啊。

……

九龙,艺术中心。

有陈伯光带路,夏侯武自身也有名气,黄鹤等人当然不用跟封于修一样,等到艺术中心的人都走了,才能偷偷摸摸地跑进去。

众人很顺利地就进了艺术中心,见到了北腿王谭敬尧。

他大概三十岁左右,下巴上续了胡须,戴着眼镜,看起来文绉绉的,一点都不像是武林高手。

现在的谭敬尧,还不是后来的艺术家,而是一个助理。

因为,他也没有放下。

心中武道尚存的谭敬尧,自然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就变成一个艺术家,只有全部放弃,才能全心全意投入到艺术品当中。

到时候,他自然就会成为艺术家了。

天赋在那里,不服都不行。

幸好,黄鹤很清楚的知道,让他放下很简单,只要夏侯武能将其打败,对方自然而然就会放下了。

不过黄鹤也说不准,他看过的影视作品,有很多事情都没有说。

有可能,谭敬尧在被夏侯武打败之后,经历过更大的事情。

毕竟,谭敬尧再出现,夏侯武已经坐牢三年多了,这期间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会发生。

但他一定是会放下的,从影视作品里看,谭敬尧在后面遇到封于修的时候,便对自己的作品极为珍惜。

也是因为作品被毁,才会出手…

哦,不对,应该是出脚。

“陈伯,您老怎么有空来这里?我最近正在跟老师研究恐龙制品,最近马上就要开始了……”

见到陈伯光带人来时,他很开心的接待了一行人,言谈之间,都在说一些跟艺术有关的东西。

这让黄鹤立刻就感觉到,他距离放下,只有一步之遥了。

聊了差不多之后,夏侯武站了出来:“夏侯武,想领教前辈踢遍各大高手的腿,若是我赢了,还请前辈能跟大师谈谈。”

“陈伯,这,我已经退出江湖了,不好吧?”

谭敬尧一边说着不好,一边则是开始脱鞋,内心里也有几分跃跃欲试。

他也很想打一架。

因为总觉得,如果不打这一场,会后悔终生。

所以很快他就准备好了。

至于跟黄鹤谈谈,他根本就不在乎。

一来他觉得自己不会输,二来…按照武林规矩,输了就要拿出一些彩头来,这是应该的。

跟个和尚聊聊天,又不是让和尚那个啥一番,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不过,既然是陈伯带来的人,我还是要给些面子的,当年陈伯给我一口饭,今日怎么都要偿还!”

他说的义薄云天,可陈伯光却根本没有搭理他,已经拉着黄鹤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单英倒是很担心,不过在听到谭敬尧的话以后,就知道这不过是一场切磋,不会伤及安危,所以很快也就放下了心。

“你如果输了呢?”

谭敬尧没有再去管其他人,只笑吟吟地看着夏侯武。

他所说的那一顿饭就是吃饭付钱而已,没有任何恩怨在其中,只是随便找的一个借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