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老家
  • 永恒国度之灵眼
  • 红红姐567
  • 2049字
  • 2020-06-13 23:27:08

李子林窦家男子命硬,专门克妻。

李子林窦家女子命弱,活不过十八。

而我,就是李子林窦家祖孙四代唯一存活下来的直系女性。

下午三四点的太阳正毒,白色的光照在地上,晃得人烟花缭乱,睁不开眼。

六月九日,我交完最后一科高考试卷,听从监考老师的安排,依次走出考场。

校园外,人山人海,全是来接自家考生的热心父母。

看着旁人有亲人嘘寒问暖,有父母关心询问,亦有人欢天喜地,有人热泪盈眶,有人泣不成声……

各色各样的情绪充斥在空气中,五花八门。

可于我来说,这些,都是天边云彩,可望而不可及。

会有人来接我吗?

不会。

我的父母或许根本就不知道我多少岁了,更不知道我在高考。

他们做的对我影响最大的事,就是告诉我,窦家人与别人不一样。

我生活了十八年,并没觉得自己与别人有什么不一样,一样的能吃能喝能睡能长个。

我不止一次想过,我与别人不一样的,除了有一个缺爱的家,剩下的就没什么不一样了吧。

父母常年在外奔波赚钱,很少回家,只是每月定期打一大笔生活费回来。

从我记事起,我就跟着一个比我大四岁的哥混。

我哥告诉我,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俩其实并不孤独,也有人照顾呢,奶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奶奶十五岁就生了我爸,不到四十就得病死了,那时,我还不到五岁。

呃……当然,我除了长得好看点以外,引起了许多女同学的羡慕嫉妒恨,因此几乎没有同性朋友,还有就是每天都有收不完的情书,很麻烦。

其他什么的,校园生活对我来说,还是挺好的。

可这,一切都随着高考,结束了。

或许我和我哥还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生活费特别的多。

爸妈打回来的生活费,除掉我和我哥花费的,全都在我这里存着,到前些年的时候,已经存了几百万。

那时,我哥特别羡慕别人家的高楼大厦,我一口气买了十套,满足他想要住商品房的愿望。

折腾了好一大番,我们最后还是住在了我们家的小楼房里,买来的房子都出租了。

我想,这也许是窦家人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吧。别人家的小孩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钱?!

即便是买了房子,我手里余下的,还有小几十万。

听说爸妈是做生意的,但再怎么做生意,也不能这么简单粗暴的养小孩子啊。

还好我和我哥自律,没有走歪路。

“想什么呢!上车!”

头顶被轻轻敲了一下,我抱着书包,眼泪汪汪的抬起头。

“好疼!哥,你再敲我我今晚就不做晚饭了!”

窦天予,窦家长孙,我的哥哥。

我哥做饭难吃,每次来接我回家,理由都是:外卖吃腻了,好久没吃到小昭做的饭了,今晚记得给哥做五菜一汤啊。

我哥双手踹在裤兜里,穿着非常休闲的白T恤大裤衩,吹了一个口哨,脑袋帅气的一偏,额头上的刘海被带起的风吹起:“今晚你不用做饭,我们回家吃。”

我瞪了他一眼:“回家还不用做饭?你打算喝西北风?”

我与我哥两人住在城中自建的小楼房里,四周都是高楼大厦,唯独我们家矮。

当年,拆迁队来了,我们家成了那个唯一的钉子户,给多少钱也没动。

据我哥说,这是祖爷爷的意思,动什么都不能动窦家的根基。

所以,十多年下来,周围的环境变化很大,发展很快,但我们家,还是那个家。

偌大的三层小楼,前庭后院,成了城中心一道特别的风景线,里面除了我与我哥,没有别人。

不做饭,这货是想叫外卖?

我哥吸了吸鼻子,勾唇:“呵,说错了,不是回家,是回老家!”

“嗯?现在回老家是不是早了点啊,你还没考试呢。”

我哥与我在同城读大学,已经大三了。

一般情况下,他要六月底才开始考试。

而我们的老家在几百公里外的李子林,我们俩回老家,几乎都是放暑假的时候一起走。

现在就回去,他的考试怎么办?

窦家的人学历低,我哥是唯一的一个大学生。

祖爷爷说过,就靠我哥光宗耀祖了。

要是他敢翘学,祖爷爷第一个打断他的腿。

“当心祖爷爷揍扁你!”

我哥笑笑:“放心好了,祖爷爷不会罚我,他让我将你带回去再回来考试呢!下个月不是你十八岁生日嘛,小昭成年了啊,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过。”

七月,是很热的季节,也是我出生的月份。

可是,我的生日?

自打我出生起,全家人都恨不得忘记我的生日,想要过生日,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事。

当然,除了我哥。

我每次过生日,总是在暑假期间,父母在外地做生意,祖爷爷绝口不提我的生日,每到那个特殊的日子,只有我哥记得。

因此,每年我都会收到来自哥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我撇了撇嘴:“窦天予,你是活得不耐烦是吧?这件事你敢在祖爷爷面前提?你还要回老家热热闹闹的给我过生日?”

这是有多想不开。

有那精力回老家折腾,还不如就在城中过了得了。

“你给我过的生日,就很好,不需要其他人掺和。再说了,离我过生日还有一个月呢,着急回去干什么,我宁愿天天给你做饭。”

老家那些人的白眼,我受的还少吗?

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本该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养着,而实际却是,李子林窦家人看我的眼光,避之不及,宛如恶魔一般。

我哥将我拉到副驾座上,帮我系好安全带,然后上车,发动油门。

“这次是认真的,真的是祖爷爷的意思,谁知道呢,或许是祖爷爷想通了吧。”

“我们家小昭长得花容月貌,沉鱼落雁的,哪个男人看了不心动啊,祖爷爷也不例外啊……啊啊啊——轻点!”

我揍了我哥一拳。

“叫你皮!有你这么说妹妹的吗!”

我哥笑呵呵的摸着脑袋。

“是,是,女王大人!小生下次不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