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电影行业从来都是“头部玩家”的江湖

  • 影视浮华若梦
  • 一品学士
  • 1549字
  • 2020-08-10 11:59:26

国家电影局发布2019年全年票房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国电影票房收报642.66亿元,同比增长5.4%,低于2018年的8.78%,大幅低于2017年的22.9%。

至少从全年票房看,相对于已经很冷的2018年,2019年变得更冷了。

整个行业更是尸横遍野。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今年中国影视公司关闭和注销数量高达1884家。而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2019前11个月,娱乐传媒行业投资总额约85.11亿,同比下降78.7%;投资案例数量约277起,同比下降56.3%。

无戏可拍,无钱可用,已经成为2019年影视公司的新常态。一位业内人士谈及行业现状时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如果大公司还能勉强维持体面,一些中小型公司,为求生存已经转去拍网剧了。

“吃饭的姿势不要紧,关键得有饭吃”。

在演员端,“限薪令”加持下,这一趋势更为严峻,行业的寒度直接冻到了大量头部演员身上。今年8月,迪丽热巴就曾透露,今年已经有八个月没戏可拍;明道更是在《演员请就位》上直言,“这是我今年第一次演戏”。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2019年,都是影视圈的噩梦。更何况,在可以预见的2020,似乎这一状况可能并不会出现太明显的好转。

全年上映近600部电影,但前十票房占比近半

但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2019年行业的糟糕情况相比2018年与2016年,实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主要是由于部分头部影片过高的票房,严重美化了2019年的行业整体状况。

无疑,2019年的头部效应变得空前严重。在这样的现况下,关乎绝大多数公司和绝大多数演员生存的中腰尾电影,获利空间越发变小,行业现况,何其艰难。

观众对于头部影片的重视度加大本是一件好事,但小爆款和腰部电影的缺位,却使得中国电影生态变得有些畸形:毕竟,即便对于头部公司,其投资的大部分电影也难以成为爆款;更何况头部以下,想要制造爆款,难于上青天。

生态的恶化,已经令各个环节的参与者都深感寒意。以横店为例,今年前11个月,横店开机率已经下滑了45%,为此,横店影视城甚至在12月宣布,旗下所有摄影棚将向电影及现代、当代、科幻题材类型的电视剧组免费开放,以鼓励剧组入驻。

一位曾做过文娱产业投资的人士此前告诉腾讯新闻《潜望》,机构对文娱的投资已经停了大半,而影视行业存在一定窗口期,从投资到上映最快往往也得一年以上,这时仍然见不到资金涌入的迹象,意味着明后年可能依旧难熬。

这直接激发了市场对动画电影、尤其是国产动画电影领域的热情。在此之前,市场普遍认为,中国电影现有环境对于动画电影并不友好,即便是迪士尼、皮克斯、梦工厂等海外大厂,都无法在中国市场创造票房神话。

事实上,在《哪吒》问世之前,动画电影的票房最高记录保持者是迪士尼出品的《疯狂动物城》,票房仅为15.3亿,而破10亿票房的动画电影共有4部,全部为进口电影;国产动画电影的最高记录保持者是《大圣归来》,票房为9.57亿。

即便除了头部,在中腰部,《冰雪奇缘2》拿下了8.08亿的票房,国产动画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拿下了7.16亿的票房,分列历年来中国电影动画电影票房榜的第七和第八位。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是中国影史上第一部值得称道的硬核科幻电影。从资本角度看,《流浪地球》的盆满钵满,吸引了更多资金后续进场,而一个已经被《流浪地球》培养出来的消费市场,也为科幻电影的“钱”景打下了不错的基础。

而这一现象背后,是中国观众对电影质量的要求正在水涨船高。高质量电影更容易获得高票房的另一面,是有硬伤的电影,想要回本都会变得愈加艰难。

这最终倒逼影视公司以及投资方,对于新电影的开机变得空前慎重。

以前跟导演聊一聊觉得能投就投了,现在不行了,现在投资影视项目,必须看剧本。

至少从这个角度看,寒冬之下,重新回归行业本质,对于电影领域,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只是,对于这个行业绝大部分参与者,可能已经无力讨论如何做好,仅仅活着,就已实属不易。

出色的剧情内容,演员精湛的演技,都是这部电视剧大获成功的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