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揍他!
  • 夜的命名术
  • 会说话的肘子
  • 2098字
  • 2021-05-07 14:59:48

路远狂奔着,他像是冥冥中抓住了最关键的一点,疼痛却兴奋着。

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大腿上也正流血,肌肉里还扎着细小的铁片。

原来他也受伤了。

但相比抓住罪犯而言,伤痛在这一刻并不重要了。

当他拐回前门时,恰好看见一辆商务车缓缓驶向12号楼的楼道口。

果然。

楼道的阴影里,正有四名歹徒手提黑色编织袋从容走出,那编织袋似乎很沉,连化纤的纤维都被拉扯的变形了。

四人里为首的歹徒冷冷看向路远,对方似乎有些意外路远能反应这么快,但并不在意。

他们将黑麻袋扔进了车里,依次坐进了商务车后排。

其中一人留在车下,并从腰后掏出一柄冰冷的手枪指向路远。

路远脚下肌肉骤然爆发巨大力量,甚至扭转了自己原本的惯性!

只见他整个人向右侧前移,竟是提前预判了对方的弹道,躲开了第一枪!

人不可能比子弹快,但是可以比枪口移动的速度快!

路远的运动鞋瞬间开裂,脚趾都露了出来。

他却对此不管不顾,奋力大喊:“小鹰,给我撞他吗的!”

然后,一跃而起。

小路的尽头有引擎轰鸣声奔雷而起,一辆出租车忽然漂移出现,小鹰坐在车里一脚油门轰到极限。

尾部还在因惯性摆动的出租车、天空中张牙舞爪扑向歹徒的路远,如果将这一刻定格,一定有纪念意义。

就像是人生里某一刻的热血片段。

下一秒,出租车硬生生的撞在了黑色商务车的车头上,小鹰一脑袋撞在方向盘上昏了过去。

那名持枪的歹徒愣了一下。

等他再回过头来,却见路远一跃而起的身影已经近在眼前,宛如炮弹般砸在了自己身上!

昏迷之前,他甚至还听见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车上,有歹徒想跳下车来帮忙,结果竟是被爬起的路远给一脚踹了回去。

歹徒身体被这一脚踹的弹了回去,重重的撞在车内另一侧。

下一刻,小区里所有人都听见了路远的愤怒:“揍他吗的!”

……

就在路远等人看不见的地方,庆尘一直透过窗帘缝隙,默默的注视着窗外。

他暗中思忖,原来路远也是超凡者,不过没法确定对方是注射了基因药剂,还是觉醒者、传承者。

如果是基因药剂,也没法确定对方使用的哪一种。

基因药剂有很多类别,比如李氏财团内部都有FDE、FDD、FEE三类。

而庆尘给刘德柱找的,可以最大潜力开发爆发力与下肢肌肉群。

能让人爆发力更强、跑得更快。

简而言之就是,庆尘知道刘德柱只要被抓住就会招供,所以就让他跑得快一点不被人抓住。

此时,他看到昆仑成员包围上来,最终将歹徒全部制服。

路远受了伤,被救护车接走了,连带着胡小牛、张天真他们一起。

据庆尘观察,胡小牛等人并没有什么明显伤痕,似乎只是被打晕了而已。

小区里不少地方都被拉起了警戒线,有专业的人负责检查所有角落,看看是否还有歹徒留下的炸药。

这是一起极其恶劣的犯罪事件,嫌疑人落网四人,还有五人不知所踪。

这件事情,也让庆尘他们充分认识到,这伙组织要比想象中的更狡猾。

远不是一般的散兵游勇可比。

虽然对方单体武力值并不高,但对方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实施犯罪行动。

当然,庆尘怀疑剩下五名在逃人员里,一定有武力值较高的存在。

庆尘回头看着江雪、李彤雲笑道:“好了,没事了,不过咱们现在不能出去,还是安心吃饭吧。”

江雪看着面前的少年:“谢谢你,没有你的话我和小雲可能都出事了……我先去把菜热热。”

先前江雪做好菜后,三人一直都没敢吃,以至于现在都放凉了。

客厅里,李彤雲看着庆尘,总觉得这个哥哥和别人不太一样,不论何时何地对方好像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庆尘哥哥,你是怎么把昆仑喊来的,”李彤雲眨巴着眼睛。

“用脑子喊来的,”庆尘笑了笑,他知道今天自己似乎透露了很多细节,外人可能猜不到什么,但或许李彤雲早晚可以透过细节,猜到一些内幕。

不过,庆尘好像并不排斥被小姑娘知道一些秘密。

他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还害怕吗?”

“还是有点,”李彤雲问道:“庆尘哥哥,我知道你不想被人发现身份,但如果我在里世界遇到危险,你会来救我吗?”

庆尘想了想回答道:“会。”

李彤雲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不过她马上又小声嘀咕道:“不给别人透露身份就算了,连我也瞒着,过分。我只是个小孩子嘛,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庆尘笑了笑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高级的猎人,总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自从里世界开启之后,所有人都将危险常伴。

庆尘始终认为,在没有真正强大之前,将自己伪装的弱小一些没错。

今晚,李彤雲和江雪一定会发现异样:他是怎么喊来昆仑的?

这两人并不知道刘德柱来过现场,昆仑也不会随便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所以暂时李彤雲还无法把前因后果串联起来。

可如果有一天对方发现了刘德柱这个环节,就算她猜不到真相,也能接近真相。

江雪站在厨房里,手指还微微有些颤抖。

如果李彤雲忽然关了电视。

如果庆尘没有提醒江雪继续炒菜。

他们还是会出事。

江雪端了热好的饭菜回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温柔的阿姨好像并没有太害怕了,脸上反而洋溢着笑容:“开饭了开饭了,可惜你俩还小不能喝酒,不然真应该开瓶啤酒庆祝一下劫后余生,小尘太厉害了!”

李彤雲凑热闹说道:“庆尘哥哥年纪已经不小了,他可以喝!”

庆尘夹了口菜,面色古怪起来。

江雪见他这模样,赶忙夹了一块鸡蛋放进嘴里,结果下一秒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炒菜时太害怕,忘了放盐。

她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庆尘赶忙说道:“当时害怕是正常的,我当时也害怕。”

李彤雲在一旁小声嘀咕:“你害怕才有鬼了。”

菜不合口味并没有影响气氛,反而更热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