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莲花似椴郎
  • 小椴
  • 1186字
  • 2021-05-11 15:34:17

沧月

一周前,因为新书出版需要,紧急请椴给我写了一个序。因时间逼得紧,弄得他大不满,借机在序里拿我开涮了一顿——不想风水轮流转,一周后便轮到我给他写序,真是报应得好快~失笑。

该说些什么呢?似乎这个人抓在我手里的把柄已经多得数不清了:比如华山上第一次见面就跟着我一头撞入了女厕,比如他骑着自行车都会因走神而翻入河里……总而言之,在他身上我印证了一个真理:一个人某一方面的天才,是需要靠其他很多方面的白痴来平衡的。

嗯,不开玩笑了,毕竟是他出的第一本武侠,也是我写的第一篇序,还是说点认真的吧。

因那句“不知莲花似椴郎还是椴郎似莲花”的笑谑,一直想看他穿那件绘白莲的黑缎袍子是什么样子,也觉着只有那一支白莲、才能配这个人身上那种韵味——却始终未能如愿。认识也有些年头了,虽然也知道现实中他是一个有点腼腆又有点痞的人,可依然经常如初见的时候那样想:这样的人,怎么会在这个尘世里呢?这样的文字,又怎么会有机缘让我一见呢?

从被《杯雪》雨驿中共倾金荷的那一剑打动,到《刺》的惨烈,《长安古意》的苍莽,《洛阳》的深艳……种种令我目不暇接。然后,不得不掩卷叹息那是怎样一个天才——在同一时代的这批写手中,他孤身超出了我们其他人甚远。

刚开始,觉得他用字险僻,指责他喜欢生造词。后来却渐渐明白了,这种文字纯然属于天性——即使在旁人看来那些语句是多么的华丽精当,仿佛字斟句酌反复推敲而得,可事实上,不过是随手挥洒便落下了字字珠玑。如璎璎说:椴这样的人,三百年才出一个——能让小巫女用如此肉麻语句夸赞的,只怕三百年来也只得这一个吧。

过去的那些日子,经常在深宵对谈,窗外淅沥夜雨。我曾随口说:这种夜里,我喜欢在楼上的窗口看着外面沉睡的世界。他却说这种天气里,应该在夜里沐雨远行。我说,那么你路过窗下的时候我递给你一把伞吧。他嗤之以鼻,说才不用伞,我是要裸奔的。

我忽地大笑,连声说好,那你奔吧,等我去架起红外望远镜先~椴顿时大骇。

记得他曾多次提到这句:人间若风雨,蓑笠远行之。江南多雨,在交谈的那些深夜里,每次听得外头淅沥声起,看着电脑屏幕上跳出来的一行行字,我往往陡然就有一种恍惚:仿佛、细细的网线通向不可知的彼端,而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和我说话。和我舒展淡定的生活相比,这个居无定所、如无脚飞鸟一样不停漂泊的写手之于这个世界,就像是一场天外飞仙。

而这世界的风刀霜剑,不知何时就会让这一袭白衣消失。

那么,让我们在这里感谢上天吧。那些文字如光,如电,如石中之火,白驹过隙的那一刹我们却能仰头望见,又是何等的机缘和幸运。对我个人而言,也要借着这个序,感谢这个人在三年多里兼任了良师和益友的职责,点点滴滴教给我那么多东西,陪伴我走过最初荆棘小道、指给我看前方更广阔风景。我曾在他那里获得了那么多的美感和灵感。虽然写文一道路长而歧,只怕在不知哪个分叉口就要走散,但会一直铭记的、是那片曾经并肩走过的江湖——

那个你我曾并辔奔驰而过的盛世江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