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序章
  • 恶魔亡者
  • 暮雪青烟
  • 3880字
  • 2022-05-13 22:14:24

归来——

他重新睁开了眼睛,这是三十万年不曾拥有的期待,亡者已经归来,黑暗还会远吗?

……

《圣光·奥尔加利手札》

……

一手策划了这场继黑暗时代以来,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传奇战争,我没有什么太过自豪的情绪。

人们会为了利益去争夺,他们被他们想要的东西蒙蔽了双眼。他们也同样蒙蔽别人的双眼,让别人为了自己的欲望牺牲。而他,会不会也是谁的玩偶呢?

混战中,最让我吃惊的莫过于那场巅峰对决。我发现,“毁灭之子”居然又出现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他在那一战中被击碎了灵魂本源。原来如此,他的灵魂属于“原初圣者”。

这可太有意思了,我一直都知道,教会拥有他的躯壳,所以当他的精神体与身体融合的时候,我并不惊讶,也许这只是个巧合。就像血眼在他手里一样,都是巧合,我见证了这个奇迹,没有反抗的完全融合。

这三十万年之间,巧合会不会太多了呢?

……

果然,原初也没有抗住“神”的一击,这本来就不公平……

---南大陆真理之神教义执行会会历一三零六年

……

今天我见到的,对于神的理解,我就已经猜到他是谁了,也许那天是奇迹的一天。

---南大陆万国历十年

……

正文

莱恩王国的北部大片的群山之中,夹缝之中这片森林显得十分突兀,太阳吝啬的收回最后一丝光,淡淡的灰雾又成为了这片天地的主宰。灰雾映衬下深绿色的针叶林也显得诡异,仿佛再艳丽的色彩在这里都无法拥有特点。

一小队人马艰难的行走在这森林之间,“公主殿下,您确定在这种封闭的地方有古堡?”一位身高可能超过一米九的壮硕男子问道,从他上身重甲下身轻小软甲的装束来看,他是一位骑士。

“嗯……根据几位历史家对手札内容的解析,确实是这里。这里的地势环境也很符合手札的描述。”走在队伍前端的少女轻声回答。

她有着淡灰色的长发,此时高高的盘起在脑后,显得十分干净利落,同样银灰色的眼睛配上精致小巧的五官有着别样的美感,温婉的气质总会让人感到宁静与安心。

为首的金发少年,双手分别持着砍刀,将前方路上的灌木、荆棘砍倒,为后面的人开路。

一行二十几人除了一位披着黑色长袍的老者和公主,剩下的全是骑士。

那位魁梧的骑士看着金色短发被汗水浸湿的少年,冲着前面喊:“路尔德亚,换我来开路吧!”

少年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就算是圣骑士也不能这样消耗体力,前方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你只有保存体力才能随时应对危险,保护殿下。”

少年的表情开始变化,魁梧骑士很了解少年的心思,趁着少年的犹豫,笑着一把夺过砍刀,将他挤到后面。

众人行走了几个小时,在寸步难行的森林与低矮灌木中生生开辟出一条道路,月光经过针叶的剥削,只有可怜的一点照在地上。

在经过一片较为稀疏的地带时,一位骑士不确定的开口了“那个……是古堡吗?”他指着一个较为空旷的方向,在本就难以视物的环境中,众人极力向前望去。

静静耸立的阴影看起来更像是小山,但规整的轮廓证明这绝对不是自然的事物,一行人加快了脚步。

漆黑古堡的周围较为平坦,没有树木,只有一片乱石。一行人很快站立在了城堡巨大的石门前。

“奇怪,在附近的山上明明找不到这样一座古堡。”

不知谁嘟囔了一句,那位一路沉默的老者这时也开口了:“古堡周围有一圈岩石堆,形状明显是人为加工的。”他指了指地面。

“在森林之中应该还有一圈,我们穿过了那一层,所以才看见古堡。这是一种幻术法阵。”

“正常魔法阵能够维持这么久吗?您能不能判断一下这种魔法阵的级别。”路尔德亚担忧道。

“没有那个必要,好了不要再犹豫了,我们进去吧。”公主并不希望在这里浪费时间。

老者却再一次开口:“尊敬的公主殿下,您能告诉我您来这里真正的目的吗?……这里的法阵纹路我从来没见过,它们不属于法师铭文的范围,更像是教会神术铭文和恶魔的魔纹。”

老者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们都看向公主殿下。

少女沉默片刻,还是决定告诉他们实情“我不会强迫各位……这里是远古恶魔沉睡之地,我来这里是因为手札的记载,唤醒恶魔的时候用特殊的仪式,可以较为轻松的签订主眷契约。”

至于迫切的想要签订契约的原因,老者已经猜到了,战争的阴霾已经笼罩了这片土地。

老者挺直了腰身,严肃的行了一个法师礼“遵从您的意愿!”他显得无比恭敬。所有的骑士一起以骑士荣耀起誓,“遵从您的意愿!”

骑士们对城堡的危险不怎么在意,他们更在意与恶魔签订契约的后果。虽然他们都想代替公主,但不论骑士们如何阻拦,公主始终坚持亲自签订契约。

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古堡巨大的石门前。老者向公主点点头,缓缓抬起双手,平推而出,口中发出一个个晦涩拗口的音节。

天地之间无形的力量汇聚,那是属于风的力量。半空中形成了两只巨大的手掌,向大门推去。

“轰~”沉闷的撞击声中,巨手在撞击中溃散,石门却纹丝不动……

“噗嗤~”魁梧骑士赶快背过身去,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气氛安静的有些尴尬,老者瞪圆了眼,他可是莱恩王国北方魔法协会分会副会长,连这扇门都推不开?这传出去他面子往哪搁!

他又一次出手!这一次不光是调动天地之间的力量,一丝丝浓郁到可见的风之力从老者体内涌出。

长袍鼓动,眼睛炽亮,老者低沉的吟唱变成了大喝。

凝实而巨大的手掌出现,他再一次平推向巨大的石门,不断有力量逸散出来,老者疯狂的催动力量补充上去。

力量搅动空气,形成呼啸的狂风,骑士们也不得不弯下腰才能站的稳。

路尔德亚护着公主,身为圣骑士,他倒是很轻松。

这位愤怒的上位法师正在维护他最后的尊严,轰隆~轰隆……巨响之中,石门缓缓打开了,狂风渐渐平息,只剩下老者粗重的喘息声。

“法师之手”配合“御风术”让老者成功的保留了自己的尊严,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石门只是开启了少许……

那位话最多的魁梧骑士,虽然很想调侃老者一句,比如“憋了半天……就这?”但看到老者阴沉的脸色他选择了闭嘴。

石门虽然只是开启了少许,队伍中除了那位魁梧骑士剩下的人几乎都能勉强通过,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众人进入了古堡。

路尔德亚依旧走在最前面探路,公主再次拿出那份手札,“……王沉睡于核心……”

老者略微沉思,“如果古堡的主人是一位强大的恶魔,他的城堡一般会有强大的法阵守护。

大多数法阵的核心会在中心处,以便于照顾整个法阵的运行,我们可以先去古堡的主殿。”

公主没有反对,老者的建议很有道理。

主廊道中,一行人缓步前进,这里直通大殿,两侧的墙壁上有着一幅幅雕刻,都是恶魔斩杀其他生物的画面,残暴血腥。

古堡的地面上沉积着不知道多少年积攒的灰尘,人踩上去会印出一个深深的脚印,激起的灰尘并没有扬起,极短暂的飘浮后重新回归于地面。

看到这一幕老者若有所思“法阵应该是在地下,强大的能量聚集也会产生吸引力。”

众人迈进了宽阔的主殿大厅之中,一眼就看到了正对主殿大门的地方立着一尊骑士的石像,他静默着注视着这些外来者。

石像有近九米高,这位骑士长着一对角,从头盔刻意未覆盖的地方探出来,双手拄着巨剑,这是一位恶魔骑士。

骑士石像的两侧是盘旋的楼梯,直通第二层,楼梯的两侧摆放着骑士铠甲,样式古老刻着铭文。

除了墙上的一副壁画,没有其他的装饰物,只有在靠近火炉的位置放着一把椅子。

公主克制住莫名的心悸感,“分开去找通往地下的入口以及可能隐藏的机关。”

骑士们纷纷四散开来,寻找异常。

而那位老者则闭上眼睛,精神力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扫过大殿地面,扫过骑士像,扫到了石像后的地面……

他睁开了眼,“是空的!”他来到了石像前,公主等人也注意到老者的异常,围拢过来。

“这里的地下是空的。”他跺了跺脚,地面下传出阵阵回声。

“要不把它……”一位骑士边说,下意识的去扶石像的基座,咔嚓!基座的一块被按了下去。

老者心道不妙,来不及施展魔法,他的身影消已经消失在原地,只剩下黑漆漆的方正洞口……惨叫声撞击声回荡在通道之中。

“大师!”一位骑士惊愕中没能抓住老者。

一行人陆续进入了地道,没有人注意到,恶魔骑士的头盔之中,亮起了两点红光……

老者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丢干净了,堂堂上位法师被骑士暗算,摔到骨折……

触发机关的骑士正小心翼翼地背着他,他能感受到那些骑士的忍俊不禁,对此,他只能暗暗咬牙。

老者的手中亮起一团火焰,照亮通道。

在黑漆漆的通道中行走了几分钟,眼前终于开阔起来,老者的手中迸射出一团火花,在半空中化作光团,将地下空间照亮。

这是一方方形的空间,长宽都在十米左右,高度约为五米。方形空间的中央是圆形的法阵,而法阵的上静静的放置着一口巨棺。

法阵的阵纹是黑色的,即使在光的照亮下依旧如黑暗一般,如魔鬼在舞蹈。

巨棺是由不知名的金属打造,外形看起来十分的厚重并且没有明显的棱角,最奇怪的是这口棺椁看起来很新,上面一丝灰尘都没有。

“难道是一位遭受重创的恶魔,躲在棺材里恢复伤势,正处于虚弱期?”一位骑士没等少女开口阻拦径直走上前,拍了拍棺椁。

这并不是莽撞,他的目的就是以身犯险,排除可能存在的危险。这种东西看着就让人莫名心悸。

少女瞪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我会试着进行仪式,你们都站到通道里去。”这位公主殿下越来越无法克制自己心中的悸动了。

“可是!”

“路尔德亚,这是命令!”路尔德亚只能站到了通道的最边缘。

公主将手札递给老者,在法阵的边缘跪坐下来,她很紧张,也很害怕,她的双肩在微微发抖,但她没有退缩,因为她是莱恩王国的公主!

“这……是我的责任。”

她双手交握放在胸前,紧闭着眼睛,平复了一口气,默念起了契约誓文——

“混沌的初始,毁灭的权柄,永恒的恶魔王者,我——希丽娅·莱恩,于时光长河的一角向你宣誓,我以一半的灵魂为引,与你缔定契约,唤醒你残破的灵魂,我将成为你的眷主!”

这是很正常的契约仪式,希丽娅很清楚,真正有效的手段才刚刚开始,她按照手札的记载,一个一个音节的模仿,用不知名的语言说出了最后一句——

“当黑暗来临之时,已逝去者将归来,于涌动的暗潮之中,以所谓黑暗击破黑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