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红颜薄命
  • 前生孽今生缘
  • 倾世人妖
  • 2717字
  • 2020-06-01 18:44:10

风学琴感觉浑身很是舒服,自从本身出现问题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耳边还有清脆悠扬的笛音缭绕。这笛音就在身边,很清脆,很悦耳,似乎还蕴含着某种无奈和幽怨。

缓缓的睁开眼,阳光令她的眼有些轻微的刺痛。她感觉身在轻微的摇晃,耳边还有轻微的水声。

撑起身子打量了一下所在,发现自己正在一条小船上,四周都是水,遥远处还隐约有渔船和堤岸的踪迹。

风学琴明白,自己这是厄运难逃被绑架了。早在被绑架之前她就想到了,要不然也不会突然间困的要死立马就睡着了,现在看来果然是被人动了手脚之后带走了。

一位大叔级正坐在船头悠悠的吹着笛子,对她的苏醒视若无睹。

风学琴很奇怪现在的感觉,因为她感觉到了浓郁水汽,正因为这水汽才让自己感觉无比的舒服。看来这人鱼结合体对于水还是很敏感的。

动了动身子让自己舒服一点儿,并没有出声。因为她知道,这位大叔不是自己可以抗拒的。无论她要把自己怎么样,自己都没有抵抗能力,能做的也只能是静观其变。

笛音缭绕,小船在轻微的颠簸中继续向前。小船上没有帆也没有人划桨,但是却在水面上走的飞快。

宏晟轻轻的放下笛子依然不回头。“小丫头定力不错,你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一步还真是让老夫刮目相看。”

“你也算老夫?我看你顶多也就算个大叔。”风学琴也没有动,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就算是动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大叔?”宏晟仰头看了看天色。“你这皮肤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被雷劈了一次就这样了。”风学琴简单的回答,她只能这么回答,总不能说是在异世界把自己当小白鼠遭报应了吧?

“你难过吗?”大叔拿出一块布轻轻擦拭着手中长笛。

“你指的是什么?如果说是被人从洞房里掳走的话,确实有。”风学琴淡定的回答。

宏晟回身和风学琴对坐,风学琴这才看道对方的面貌。长圆脸,五官还算端正。一双眸子里闪烁着令人不解的光芒。风学琴感觉那应该是思念的眼神。

一身青布衣衫比较松散,下摆垂落在船舷上。如果说这副形象对上那些大龄女子,应该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对她来说确实是年纪大了些。

她不明白,这么一位大叔级在自己大婚之夜把自己给偷出来,究竟是什么目的?

“唉!”宏晟叹了一声拿出一块用纸包裹的肉丢给风学琴,然后就静静的看着她。

风学琴确实饿了,拿起那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毫无顾忌的大吃起来。如果对方想要害她就不会等到她醒过来了。

“你的样子和你娘当初很像。”大叔把目光转向湖面悠悠的说道:语气里充斥着淡淡的忧伤。

“你认识我娘?”风学琴诧异,因为就连她自己都知道这个世界的娘长什么样子。

宏晟转回头盯着风学琴看。

“她和你一样的美丽,不过却藏着一颗恶毒的心,为了利益她会出卖任何人,包括爱她为她付出的人,要不我和你讲一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翩翩少年,无意间在山中救下了一个被猛兽追杀的女孩。”

“女孩说他没有家也没有亲人,说的很可怜。那时候那个少年很傻,被女孩的美色所迷惑。”

“陪她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想做的事。两个人情投意合,有过很多值得回忆的快乐。”

“就这样,他们一起走南闯北,尽管那少年知道女孩有事瞒着他,但是他选择不问。”

“后来,他们到了皇都琉璃城,一切都变了。”

“那时候风家在宏兴国风头正胜,在王都虽然说不上一手遮天也差不多了。”

“就在那时候,你现在的爹出现了,那女孩贪图风家的权势地位开始疏离那男孩。”

“男孩知道女孩喜欢上了另一个人,他想挽回她,求她,和她讲两个人曾经的经历,曾经的欢乐。”

“那女孩似乎回心转意了,男孩很高兴。女孩说要和他一起离开王城,还亲手做了一顿饭向男孩道歉。”

“男孩很感动也很兴奋。可是,男孩吃完后才知道女孩并没有回心转意,而是在饭菜里下了毒。”

“男孩心如死灰,把女孩大骂一顿之后逃走了。也许是他命不该绝,不仅没死还因祸得福遇到了一个很大的机缘。”

“很多年后男孩去报仇,可是当他看到女孩之后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虽然恨,但也放不下那段情感,只能默默的离开”

“又过了多年之后,男孩再一次想起女孩去到了王城,发现女孩已经死了。她太自私了,害死了很多人,被仇家杀了。”

“男孩很伤心也很高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种结局。”

“不过女孩留下了一个女儿,起初男孩以为这一切就这么过去了,她心中的那个人都已经死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偷偷去看那个孩子。也许是深埋在男孩心底的那一丝情感,并没有因为女孩死掉而消失吧。”

“不过,男孩却发现了另外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个女孩似乎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所有缺点。小小年纪就能把宏兴国的王和王爷迷得晕头转向。”

“这时候男孩已经成了半大老人,他对这种结果很失望。这个女孩用心很险恶,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性格,贪慕虚荣不择手段。大半夜勾引两位王子翻墙去和她私会。”

“如果让她进入皇室,有可能倒霉的会是整个宏兴国的亿万苍生。”

“为了阻止这一切,为了整个宏兴国。这个男人在新婚之夜试图杀掉这个女孩。可是就在他动手的那一刻,那张脸让他心痛,同样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

“所以,他决定把那个女孩带走,带她离开宏兴国。既然无法下手,那就找个地方让她自生自灭好了。只要她不为祸天下,给她一条生路又何妨?”

宏晟说完把目光从湖面上移回来停在风学琴身上。

“丫头?你说我这么做对吗?”

风学琴愕然以对,这是什么逻辑?绮云也喜欢自己这她还真不知道。

绮云是绮幻的哥哥如今宏兴国的王,人家后宫佳丽三千,自己又和绮幻早就被长辈定下了婚约。绮云充其量也就是自己的大哥哥。

小时候翻墙进去找自己玩儿,怎么就成了自己勾引人了呢?自己怎么就会霍乱苍生了?那两个皇子翻墙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大叔?你说我会祸乱苍生,依据就是因为我娘?王上和王爷喜欢谁,那是他们自己的事,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宏晟悠悠的叹了口气。“依据很多,你想听吗?我可以告诉你。”

“我想听,我知道我娘的人品确实不怎么好。但是你也不能因为我娘负了你,就牵连到我的头上吧?你到是能知后世如何?能掐会算吗?”风学琴很不服气的大声质问。

大叔伸手摸了摸风学琴手臂上的细小鳞片。

“这不就是最好的依据吗?皇室刚刚宣布大婚,你就遭雷劈,还长出这么一身的鳞片。然后又有人想杀你,这都是依据。”

“天下之大,能者有之。如今天下不止我一人想要阻止你进入皇室。这么多人难道都是无端的揣测吗?如果不是我念在和你娘的旧情上,你这时候兴许早就死了。”

“唉!我也算是以德报怨了,虽然你们母女一样的不择手段,都极度的自私,但是……。”

“唉……。”

宏晟长叹了一声不在理会风学琴,转过身去拿出笛子重新开始吹奏起来。

风学琴无言以对,因为这根本就没法解释,她那是穿越好不好?什么叫遭雷劈?

至于这浑身的鳞片,那是自己作死把自己当小白鼠做实验造成的好不好?这和阻止自己进入王府有屁的关系?

被人刺杀?反倒还是她的问题了?真是岂有此理,什么逻辑这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