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医者仁心(上)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2069字
  • 2020-06-28 21:03:17

刘睿望着眼前的男子,心里抑制不住的兴奋了起来,这是他来到这个时代见到过的第一位重量级的人物,甚至张仲景在历史上的地位并不曹操和刘备等人要差。

中华医圣,中医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刘睿以前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竟然可以亲身见到历史教科书里面的人物,这一刻他的心情无比的复杂,紧张中又带着些许兴奋。

“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张机见刘睿气质非凡便开口询问道。

“公子……”

“啊!”回过神来的刘睿,发现自己有点失态,连忙对着张机鞠了一躬并开口说道:“先生唤我刘睿即可,刚才一时有些失态,我在这里给仲景先生赔礼了。”

张机观刘睿相貌不凡,再加上他又如此知礼,也不跟他计较,摸了摸胡须便开口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妨事,不必行此大礼。”

见张机不见怪,刘睿便大胆的问道:“敢问仲景先生,如何知道人工按压之法的。”

刚才张机的施救之法和西医竟然差不多,所以刘睿很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张机竟然知道如此科学的手段。

“难道他也是穿越者!”刘睿望着张机,心里暗道:“也说不定,毕竟也没人规定穿越者只能有一个啊!”

正当刘睿满怀期待的时候,下一刻张机的回答就让他失望了。

张机道:“人工按压!”

“这个名字起的不错,以后就叫这个名字了。”

张机望着刘睿笑了笑,然后又接着说道:“这是我根据行医多年的经验总结出来的救人方法,凭借这个方法,我已经救了很多人了。”

“那……”

刘睿刚说完一个字,这时,远方便跑来一人,只见那人向着我们这边,边跑边喊道:“师傅,师傅,前方发现了一名疑是感染疫症的人,大师兄决断不了还请师傅前去看看。”

张机一听到宛城有可能会爆发疫症,也顾不得回应刘睿的话了。

前两年宛城就爆发过一场不小的疫症,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前车之鉴不远,张机又怎能不紧张呢!

听到可能有疫症发生,张机生怕耽搁了,说完便一溜烟地小跑,不久便不见了踪影。

刘睿见张机跑了赶紧追了上去,他也想跟着去现场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等等我。”文聘跟在后面喊道。

“不愧是医圣,当真有着一颗医者仁心,”刘睿追着前方的那道背影,不由的感慨了起来:“无愧于他那为万世所传颂的美名。”

……

城西某处。

宽阔的街道上挤满了衣衫褴褛的人,刘睿看到他们面黄肌瘦的脸,便猜出他们可能都是逃难逃到这里的。

张机赶到疑似感染疫症的流民面前后,当即指挥着一旁的徒弟们:“从现在开始,这里的人谁都不能离开。”

说完张机又转身盯着他的徒弟们说道:“诚毅,诚信,诚仁,诚义,诚礼,”

“你们去跟周围的人解释一下。”

“是,师傅。”四个长相颇为年轻的青年对着张机施了一礼,然后便行动了。

张机从袍子上撕了一块布来,然后将口鼻遮住,放心的检查起了那人的情况。

“仲景先生。”刘睿望着张机询问道:“到底是不是疫症啊!”

“不一定。”

光看表面,张机也不敢肯定躺在地上的那人到底得没得疫症。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概过了几个小时后张机开口了:“估计不是疫症,”

“但还需要认真的观察,只能等等看。”

……

张机待在病人的不远处为他熬制起了草药,他还特意在里面加入了一株蕴含着天地元气的灵草,这味药有着固本培元的作用,不管那个病人有没有得疫症都可以喝。

刘睿站在张机的旁边,看着他忙碌的样子,忍不住的提点道:“仲景先生,你知不知道这疫病该如何预防啊!”

张机回应道:“一旦发现感染疫症者,就迅速将受感染者隔离,而且接触疫症者的人都要以布将口鼻遮住,然后给感染者服用草药,如此方可减轻疫病。”

听到张机的回答,刘睿略微的思索了一番便开口道:“仲景先生说的有理,只是我觉得这些都是事后的预防办法,我们何不事前做好预防工作,不给疫病发生的机会。”

“哦!”

“竟有如此方法,我还从未听过有事前预防疫病的方法,劳烦刘公子你给我讲讲。”

张机一听有预防疫病的法子,便满脸兴奋,连忙迫不及待的说道。

“其实很简单,只要让这里的人们,每次小解和大解后,将手洗干净,然后要喝烧开的水吃煮熟的食物,注意个人卫生,注意空气的流通,并命人在周围熏蒸食醋。”

听完刘睿所说的方法后,张机面露不解之色,于是他便望着刘睿追问道:“这方法倒还从未听闻过,”

“喝烧开的水,吃煮熟的食物,熏蒸食醋和预防疫病有什么关系,还请公子详细告知。”

刘睿望着张机盯着他的眼睛,心里也有点发毛,也顾不得卖关子了,当即说道:“其实疫病的传播和细菌有很大的关系,”

“细菌就是一种我们看不到的一种小虫,它们遍布在空气中,”

“水烧开和食物煮熟可以起到杀菌的作用,将食醋熏蒸也是同样的道理。”

听到刘睿的话,张机和一旁的文聘都陷入了思索当中。

看到他们震惊的表情,刘睿也知道虽然这些医学常识,在后世算不得什么,几乎人人都知道,但在汉末这个时代,这些知识对于古人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想让他们理解,只怕还是有点困难的,这不是因为他们智商低,而是因为时代的局限性所造成的。

过了一会儿,张机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虽然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可还是对刘睿说道:“虽然不知道此方法可行否,但细细想来也无甚坏外,试一下也无妨,”

“如果真有奇效,那公子可真是功德无量,”

“只是在下想冒昧问一句,我学医多年,自问也读过不少医书,但还从未在医书上看过此等方法,刘公子你是如何知道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