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酒宴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2323字
  • 2020-06-25 19:50:31

太守府邸,众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片欢声笑语。

这时坐在堂上的张咨突然望向刘睿问道:“侯爷此次来宛城是否有公务在身。”

刘睿见张咨问起,心里一个咯噔:“到底想个什么借口呢?”

“总不能说是过来旅游的吧!”

组织好语言后刘睿方才回应道:“张太守有所不知,天子蒙难,现在已经落在了董卓手里,董贼率领西凉军已进洛阳城,所以我这次来宛城是想请张太守进京师勤王的,”

“这可是立不世之功的好机会啊!”

刘睿之所以劝张咨入京勤王是想着趁他离开的时候彻底掌控宛城,如此手里便有了筹码,投靠其它的势力才会得到别人重视。

“哦!”张咨听了刘睿的话心底虽有些惊异,但是并没有太过的惊慌。

张咨道:“侯爷此言过于严重了,并州牧董仲疑的事迹我亦有耳闻,他不过是个武夫而已,”

“一个良家子出身的贱民是翻不了什么天的。”

听到张咨的话,刘睿不由的有些发懵,因为这远远偏离了他的预想。

“台词不对啊!”刘睿暗道:“大哥,接下来你应该是义愤填膺的大骂董卓,然后一气之下带领兵马直冲洛阳城,解救天子于危难之间啊!”

看着张咨一幅气定神闲的样子,刘睿颇有些无语,可是为了达到目的他还是继续劝道:“董卓为人残暴,他一定会对天子不利的,所以……”

“我看不会。”张咨打断刘睿的话道:“京城里世家林立,武道强者如过江之鲫,”

“有他们在还怕收拾不了一个区区武夫。”

刘睿见张咨还是不以为然,心里不由的有些着急,“这可不行,”

“到底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去洛阳呢?”

“不行,一定要在孙坚到来之前拿下这宛城,”

“况且张咨离开后,我也算是救了他一命。”

刘睿思考了很久之后终于想到了该如何劝张咨,想通之后他便开口道:“不知张太守还记得梁冀否!”

张咨听到刘睿说出的名字后,动作不由的停顿了一下,可没过多久他就回应道:“当然记得了,梁冀先后立冲帝,质帝,恒帝,把持朝政二十余年,权倾朝野,气焰滔天,梁氏一门九人封侯,三人封后,家族中封为将军和公卿的不计其数,可谓是当时一等一的世家。”

刘睿见张咨还记得梁冀的事情心里便多了几分把握,只见他胸有成竹的说道:“今日之董卓便是昔日之梁冀,甚至犹有过之。”

张咨听完刘睿的劝说后还是不以为然道:“哈哈哈,侯爷过虑了,”

“梁冀可是世家大族出身,又是外戚,董卓又怎么配和他相提并论。”

“是啊!”一旁的邓仲也附和道:“洛阳乃天子脚下,容不得他董卓猖狂,”

“况且前几天武道宗师“帝师剑”王越就已经从我宛城回洛阳了,以他的武道修为,想必现在应该早已在皇宫守护着陛下了,”

“王越可是八品宗师境的强者,天下间的武道强者,也就只有蓬莱枪神童渊,童散人和无双戟李彦能与之匹敌,其他人断断不是他的对手,”

“他一人便可抵千军万马,有他在,区区董卓之流威胁不到陛下的。”

“王越!”

听到这个名字后刘睿心里微微有些触动,虽然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有些陌生,可他却是知道王越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无敌。

据野史记载王越是汉末第一剑客,他的徒弟史阿还担任过曹丕的剑术老师,更厉害的是他还击败过吕布。

吕布是什么人相信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能击败他的人肯定是非常恐怖的。

一句恐怖如斯都不足以形容王越的可怕之处。

刘睿没想到野史上记载的竟然是真的,而且王越还是武道宗师,据刘睿从接受到的记忆中得知,大汉朝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武极境的强者了。

宗师境的强者便是这天下最顶尖的力量了,而王越更有成为三大宗师之首之势,隐隐约约间的武道第一人。

刘睿听到张咨都这样说了便不再劝了,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没用的。

其实刘睿之所以没能说动张咨,原因是他陷入了一个误区。

他是穿越者熟悉历史的发展进程,可张咨他们却不是,在他们的眼里天下还远远没有到大乱的地步,甚至他们还以为经过黄巾之乱还屹立不倒的大汉江山即将向着更加辉煌的未来而去。

对于他们来说董卓只不过是一个权臣而已,就算强如梁冀也不敢触动世家大族的利益,区区一个董卓就更别提了。

天下是天子与世家共治的天下,所以他们对于刘辫当不当皇帝并没有兴趣,而且他们也不相信董卓会自立为帝,就算他效仿梁冀将刘辫给鸩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不管是谁上位,都不会敢损害他们这些世家大族的利益。

张咨见刘睿有些发呆便举起手中的酒樽向他敬酒道:“侯爷,美酒当前,切莫辜负了。”

邓仲见此情景也举起酒樽向着刘睿敬酒道:“侯爷,既然您已经来了宛城,不如就在这里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朝廷的事情自有人处理,您毋须担忧。”

刘睿暂且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只得先放弃劝张咨去洛阳的打算,所以他只能端起酒樽和他们应酬了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此时其他人都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只有刘睿没有喝醉,他没醉不是因为酒量好,而是因为古代酒的度数实在是太低了,大概只有几度左右。

刘睿在后世虽然也很少喝酒,但是这里比酒精饮料度数都低的酒想灌倒他还是不可能的。

张咨见大家都一幅醉醺醺的样子,便结束了这场酒宴。

众人一一离开之后,张咨传唤守在外面的文勇进入了大堂。

“文勇。”张咨醉醺醺的说道:“你先带侯爷他们去宾馆休息。”

“多谢张太守的盛情款待。”

(《礼记·杂记下》:“夫大飨既飨,卷三牲之俎,归于賔馆。

賔馆通宾馆。)

……

刘睿和徐晃正向着太守府门外走的时候,在前方引路的文勇突然灵机一动,他意会到了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巴结上了刘睿这个高枝,对于他们整个家族都是一件好事。

“侯爷。”文勇停下脚步恭敬的向着刘睿说道:“俺家婆娘做饭的手艺比宾馆的厨子都要强上不少,如果您不嫌弃,就住在我家好了。”

“咦!”听了文勇的话刘睿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他还是开口说道:“那就麻烦文将军了。”

虽然他不知道文勇想干什么,可是细细想来不外乎是想巴结他,既然这样那就盛情难却了,总得给别人个表现的机会不是。

“咱也享受享受腐败的滋味。”刘睿心里暗自想到:“金钱,美女,古董,想想都觉得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