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入宛城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3199字
  • 2020-06-25 19:49:37

来到城门跟前后,徐晃便冲着城楼上喊道:“快开城门,大汉颖阴长公主之子,汉平侯刘睿在此。”

听到徐晃的话后,文泰眼睛朝着城下穿着一身儒袍的刘睿一瞧,心里便不由的有些纳闷道:“堂堂侯爷,怎么会穿着儒生的衣服啊!”

原来刘睿在下了北邙山之后就将龙袍给换下了,他总不能就穿着龙袍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人眼前吧!只怕走不了几里就会被人给捉拿了去,到时候可就惨了,要知道私穿龙袍可是僭越大罪。

刘睿身上的这件儒袍还是在路上碰到的一个儒生给的,当时那名儒生见他只穿了个内衬,再加上后面还跟了那么多士卒,便误以为他是被押送进京师的囚徒,他对于刘睿的遭遇有些同情便给了他件衣服。

儒生心想着,不管结果如何自有大汉律例在,怎么着也不能让人挨着冻,要不然跟执行私刑有什么区别,于是执意送了一件衣袍给刘睿,盛情难却,他也只好收下。

文泰暂时将心中的疑惑给压下,只见他冲着城下笑道:“还请侯爷见谅,末将甲胄在身不便行礼,”

“开城门的事需要禀报给太守才行,小人是做不了这个主的,”

“不过还请您放心,我已经遣人去禀报太守了,还请侯爷在城下稍等片刻。”

“好,我就在这里等着。”刘睿虽然一脸和气的看着城上的文泰,可此时他的心里却有些不爽:“大汉的侯爷这么没有牌面的嘛?”

“进个城都这么讲究,这要是在,大明朝,守城的估计早就被毒打一顿了。”

……

等待了片刻后,城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跨上台阶,来到了城楼上,来的正是何佑。

何佑身着白袍,腰间佩戴着一柄白色长剑,他握着手中剑柄朝城下望去。

正巧刘睿也向上望去,这么一来两人便巧合的对上了眼,望着何佑,刘睿不禁感叹道:“上面那个人实在是英伟不凡,论长相都比得上我三成了,倒是世上少有的俊杰。”

徐晃听到了刘睿的话后,心里忍不住腹诽道:“这不是明晃晃的夸自己嘛!”

“侯爷何时这般不要面皮了。”

何佑看到城下之人都是正经官军的打扮,根本就不像流寇,特别是当他看到竟然比他长的还要俊美的刘睿之时,就更加疑惑了,心里不禁暗想道:“这么英俊的人怎么会是流寇呢?”

于是他便向文泰问道:“何事惊慌!”

“他们也不像是要攻城啊!”

看着近在眼前的男子,文泰心情十分激动,不是因为他的心里素质差,只因他一直将何佑当成榜样。

南阳武榜,榜首,白羽公子何佑,在南阳郡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何佑九岁贯通奇经八脉,十三岁入聚窍境,十五岁入罡气境,十九岁踏入先天境,今二十有三已然达到先天小圆满之境界,一手家传的“大哉乾元”剑法使得出神入化,无敌于南阳郡,可谓是南阳第一武道天才。

文泰望着何佑磕磕巴巴的说道:“先……先前……有些误……误会,”

“城门下的是……颖阴……长公主之子……汉……汉平侯。”

“哦!”何佑听到后有些惊讶道:“那怎么不放他们进城啊!”

“这……”文泰道:“没有郡守的命令,我等不敢擅自放人进城。”

何佑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点了点头夸赞道:“文将军如此尽责,真可是宛城之福,不过既然是侯爷到访,我们也不能待慢了,你还是速速的打开城门迎接吧!”

听了何佑的话,文泰有些为难道:“可……郡守……”

“就是郡守让我来的,你照办就是了。”

说完何佑就转身离开了,文泰瞧见他一步就踏出数十米之遥,不由的羡慕道:“先天境高手当真是恐怖如斯啊!”

……

城门大开,士兵鱼贯而出约有百人之众,一个个身披铁甲,手执长矛分作两列站在城门口左右一字排开,不一会儿文泰便从城门走了出来。

走到刘睿跟前后,文泰抱拳行李道:“宛城,牙门将军文泰拜见汉平侯。”

看到文泰如此,刘睿忙回应道:“文将军,不必多礼,”

“有劳您带我们入城了。”

文泰见堂堂侯爷竟如此平易近人,当即感动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侯爷无需客气,我这就带您入城。”

……

宛城,太守府邸门口,此时张咨一行人正在门口等候着刘睿的到来。

何佑向张咨通知完有关于汉平侯的事情后便离开了,因为他不喜欢跟比他长的还要俊美的人待在一起。

东汉是一个特别注重长相的时代,相传孙策本有机会可以活下来的,医师建议为他所受伤的面部敷上秘制草药,这样就有很大的机会治愈他身上的伤势,但是药的副作用很有可能会致使他的脸毁容。

孙策听到会有损他的容颜后当即就拒绝了,因为他没有办法接受变丑的事实,通过这件事就可以看出东汉时期对于颜值这件事的重视程度远远要超过了现代人们的想象。

……

“听说这汉平侯可是个野种。”邓仲望着旁边的张咨说道:“也不知他来我宛城做甚。”

“长公主刘坚生下了这个野种后,可没少受人嘲笑。”张咨不由的讥讽道:“直到四年前她去世后,先帝念在长公主颇为可怜的份上才特意在宜春县又分出个汉平县来作为他的封地,可这之后先帝就没在管过他,由此可见他确实不招人待见,”

“要不是看在他有个爵位的份上,我才懒得搭理他呢!”

“不过是一个私生子而已。”

东汉时期对于出身是特别看重的,私生子和庶出子弟一向被人所瞧不起。

袁术为什么看不上袁绍,还不是嫌他是小妾所生的。

袁绍要不是最后过继给伯父袁成,只怕也会被人指指点点,更别提什么争霸天下的事情了。

张咨站在门口大概等了一刻钟之后,方才见到远道而来的刘睿等人。

到达太守府邸后徐晃一个起落就跳下了马,随后他又将刘睿给扶了下来。

刘睿下马后,看着眼前的一群人,一眼就认出了南阳郡太守来,因为张咨头顶的进贤冠实在太明显了,冠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长八寸,乃正宗的太守官帽。

此时张咨也在暗地里打量着刘睿,心里暗道:“剑眉星目,宽天庭,重地阁,高颧骨,神仪明秀,器宇轩昂,不愧是皇族后裔,可真是生得一幅好面相啊!”

“刘睿在这里见过郡守了。”刘睿来到张咨面前微微拱手说道。

张咨从震惊当中清醒过来后,赶忙躬身回礼道:“南阳太守张咨见过侯爷。”

别看他暗里有些看不起刘睿,可这些表面功夫他还是做的挺足的,刘睿毕竟是皇室中人,纵然他身为一郡太守也不敢落了皇室的颜面。

“张咨。”

听到这个略有些熟悉的名字,刘睿心里暗道:“这就是那个在孙坚起义讨伐董卓时候被他砍了的倒霉鬼。”

据史书上记载孙坚路过南阳郡的时候,曾经问南阳太守张咨借粮食,没想到他竟然不同意,这下可惹恼了孙坚。

于是被誉为江东猛虎的孙坚当即就找了个由头将张咨给杀掉了。

根据时间来看,诸侯讨董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如无意外的话,张咨也应该谢幕了。

刘睿想到关键之处后,望向张咨的眼神不免多了些同情。

……

太守府邸,大堂,众人分次落座,堂前也新增了案几,上面的食物也都是重新预备的,舞姬和乐师早已退下,此时众人都跪坐在案前。

“来,我们大家敬侯爷一杯。”坐在堂前的张咨对着刘睿说道。

“多谢张太守。”说着刘睿便举起手中酒爵侧身向张咨施了一礼,然后便将酒爵里的酒一饮而尽,喝完后他才发觉此酒的不凡之处,于是他忍不住开口道:‘’好酒,好酒啊!”

“甘甜醇厚,齿颊留香,当真是回味无穷。‘’

看着刘睿连续发出几声赞叹,坐在对面的邓仲便向他介绍道:‘’侯爷,你有所不知,此乃我南阳独有的九酿春美酒,此酒制做方法殊为不易,要先用曲约二十斤,再取流水五石,于每年腊月二日渍曲,正月冻解,然后用上好稻米,漉去曲滓,方可酿制,还需三日一酿,满九斜米方可止,”

“而侯爷所饮的更是上品九酿春酒,与一般九酿春酒不同的是,里面特意加了我南阳郡特有的菊水,”

“此水因水源附近生长的一种灵菊而得名,此菊颇有些特别之处,其花枝短,花朵大,食之甘美,更有治愈一切内伤的奇效,对于武者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奇物。”

“咦!”刘睿听了邓仲的介绍后有些惊讶道:“这世间竟有如此奇异之水,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菊水只有南阳郡才有。”这时张咨冲着刘睿说道:“侯爷没听过也不足为奇。”

虽然张咨表面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更加瞧不起刘睿了。

“果然是个不受宠的废人啊!”张咨暗道:“连菊水都没有喝过。”

听了张咨的解释,刘睿倒是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据说袁术在走头无路的时候还想着喝蜜水,后世之人都以为他要喝的是蜂蜜。

可喝过这南阳的菊水之后,刘睿方才明白袁术所说的根本就不是蜂蜜。

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味道甘甜,对于治疗内伤非常有效的菊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