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金手指缺席了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2021字
  • 2020-06-23 13:06:18

宛城,黄昏之时,残阳如血。

“驾~驾~驾~”

远处卷起的烟尘让镇守在城门口的将士心里一阵儿警觉。

当即就有人前去太守府报信。

待到烟尘散去,负责守城的牙门将文泰朝着远方定睛一瞧便看清了远方的来人,几里之遥,仿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大概有三四十余人,各各都骑着马,身上尽皆披着玄甲。

“不是流寇!”文泰放下心后便冲着身边的士卒喊道:“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官军。”

听到文泰的话,在他身边的士卒们都松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就有人议论了起来:

“亏得不是流寇。”

“还是文将军眼力好,相隔那么远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那当然,文将军可是“聚窍境”的高手,又岂是我等能比的,在这宛城地界谁人不知奔雷手文泰的名号啊!”

“我可听说文将军已经贯通体内九十九处大窍了。”

“当真是厉害。”

“待文将军贯通一百零八处大窍后,想必便可进入南阳武榜前二十名了。”

……

看着前方高达二三十米,宽百米的城墙,刘睿彻底震撼了,更让他感到吃惊的是,城门上方巨大匾额上的宛城二字竟然是用纯金打造的。

虽然刘睿离城门口还有几里远,可他却能看出金匾上的构造来,绝对不是包金,他可以肯定百分之百的是真金打造的。

“这才叫城池啊!”刘睿看着宛城的城门不由的惊讶道:“电视剧里面的跟这一比就像是小孩子玩过家家盖的玩具一样。”

十几天前刘睿思考再三最终方才决定选择宛城为暂时的栖身之所。

第一,南阳郡乃汉末第一大郡,以富庶闻名天下,宛城作为南阳郡治所在,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第二,宛城离荆州不远,必要的时候可以逃往南方躲避战乱,至少还可以过个几年安稳日子。

第三,跑路到荆州之后,身为汉室宗亲的刘表,想来是不会亏待他的。

就在刘睿看着城墙发呆之时,身后的徐晃开口道:“侯爷,我这就让人去通报一声,”

“让南阳太守出城迎接。”

此时正和徐晃共乘一骑的刘睿却阻止道:“大可不必,”

“我们自己进城就行了。”

刘睿看着眼前雄伟的城池神情不免有些复杂,直到现在它才算是真正的接受了穿越的事实。

虽然在来宛城的路上他也遇到过一些妖兽,但是他内心深处还是对未来抱着很大希望的。

可眼前的这座城池却让他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因为这绝对是真正的古代城池,决不是后世那些影视城可以比的。

都到了这一步,他总算接受了自己是真正的穿越了!

“按小说里写的,穿越者一般都是有金手指的。”刘睿暗道:“可我这都来十几天了,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啊!”

“系统呢?”

“还不现身,更待何时。”

刘睿在心里喊了半天,也没听到系统发出的声音,良久之后他终于放弃了。

“都是穿越为什么待遇不一样啊!”刘睿不满的小声嘀咕道:“别人都是系统傍身,一点儿都不用为未来的事情发愁,想召唤什么就召唤什么,”

“绝世猛将打天下,绝色美女暖床……”

“额!”

“咳咳……不对……应该是探讨人生理想,”

“可到了我这里呢!”

“除了长的帅一点儿,颜值甩后世那些小鲜肉几十条街外,就只有耳朵比较灵敏些,眼睛能看到很远的东西而已,”

“唉!”

“眼睛竟然没有透视功能,”

“万一有人身上藏了柄刀,准备行刺怎么办啊!”

对于这点刘睿倒是有些担心,而正在他忧心忡忡的时候,城内的太守府邸却不时传出钟鼓之声,一派歌舞升平之象。

原来是南阳太守张咨,张子议,在府里饮酒作乐,大宴宾客。

宴请的宾客都是城中的世家豪门,武道高手,当中最为显贵的便是邓家家主邓仲。

南阳邓家乃开国元勋邓禹之后,自邓禹之后累世显贵,汉桓帝的皇后便出自南阳邓家。

有着南阳郡第一高手之称的任佑也来了。

说起来,这任佑的家世可非同一般。

他的祖先可是“云台二十八神将”之一的任光。

当初妖皇王莽乱政,神洲陆沉,世祖皇帝振臂一呼,率领二十八位武极神将方才将王莽给消灭。

正是有了他们的努力,大好河山才没被妖族所占据。

算起来人族百姓已经过了二百多年的安稳日子了。

任佑身为任光的后代自然是身份尊贵,所以他和邓仲的位子便被安排在了太守的左右。

堂前坐着的身材肥大,满脸胡须的男子正是南阳郡太守张咨。

此时他正跪坐在案几跟前,案几上摆放着一壶美酒,还有炙肉、炙鸡、鱼鲊、羹鲶和一尾鳣鱼,鳣鱼大如五斗奁。

乐师们站立在大堂右侧敲击着编钟,舞姬们在堂下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正当张咨兴奋的欣赏舞乐之时,外面进来一人,那人着赤色禅衣,下穿赤色长裤,身披玄甲,腰间佩着一柄环首刀,也不理会众人,径直走向张咨。

望向走过来的那人,张咨怒吼道:“文勇!”

“你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本官,没看到我在大宴宾客嘛!”

“尔身为副将,怎可如此不识礼数。”

看着张咨要发火了,文勇急忙向他跪拜着道:“郡守请恕罪,本不想此时打扰,只是城外不知道从哪来了一队骑兵,所以我这才来向郡守禀报。”

“咦!”张咨听完文勇的话之后有些疑惑道:“难道是黄巾余孽!”

“不应该啊!”

就在张咨对事情感到万分不解之时,坐在他右下方的任佑动了。

只见他站起来冲着张咨说道:“子议兄勿扰,我这就去城门口看看,相信有我在,没人敢侵扰宛城。”

“那就多谢宽恕贤弟了。”

有了任佑的保证,这回张咨可算是放下心了,因为在南阳地界还没有人是任佑的对手,他的大名足以震慑心怀不轨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