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各取所需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2115字
  • 2022-06-17 22:15:41

郡守府,大堂。

众人分次落座。

张咨特意挑选了几个郡吏陪同,兵曹鲁山,长史郭兴,李严等赫然在列。

至于其他人,只得去另外一间屋子了。

案几上早已备下了美酒佳肴,有一壶美酒,还有炙肉、炙鸡、鱼鲊、羹鲶还有一尾鳣鱼,鳣鱼大如五斗奁。

乐师们站立在大堂右侧敲起了编钟。

舞姬们从外间走了进来,不一会儿就翩翩起舞了起来。

此时,张咨突然开口问道:“不知公路兄和侯爷怎么一起来吾郡守府了。”

刚才在外面没来得及细问,毕竟人多嘴杂的也不好说什么,现在时机刚好,所以张咨不由的一问。

“侯爷?!”

孙坚不由的感到有些诧异,袁术的大名他是听过的,而且曾经也有过数面之缘,所以他倒是认得。

可是眼前这位少年侯爷,他就全无半点印象了,不过孙坚见他年纪还小,便猜测他应当是汉室宗亲。

因为这么年轻的人不太可能是以军功封爵的,想当初一代名将霍骠骑十七岁被封为冠军侯,已然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英才了。

孙坚不信眼前这位少年比冠军侯还要厉害。

现今天下大乱,孙坚也搞不懂他此时来南阳做甚,“难道是奉先皇之命而来。”

孙坚所指的先皇很明显指的就是前不久被董卓杀害的刘辫,如果不是他,各郡太守也不会纷纷起兵讨董。

正是因为董卓的弑君逆举讨董联军才师出有名可以说这一切都和刘辫脱不了干系。

孙坚暗道:“如果他真是奉皇命而来,那就好办了。”

刘睿:“说来也巧,我也是凑巧得知孙将军来到宛城的。

所以特意来此见孙将军一面,唐突之处还望张太守见谅。

刘睿说完,袁术也跟着说道:“巧了不是,吾和侯爷竟是英雄所见略同。”

张咨见两人连说词也一样,不由的有些警惕,“难道,他们已经勾搭在一起了。

这可不得不防啊!”

虽然张咨已心生疑惑,但是他还是很好的掩盖住了,只见他装作没事人一样,笑道:“原来如此,侯爷您和公路兄倒是缘分不浅。”

这时,孙坚也开口道:“不知,

这位侯爷是?”

孙坚一脸疑惑的望着刘睿。

刘睿见此,当即为他解惑道:“你看,是我唐突了,竟然忘记介绍自己了。

我乃汉平侯刘睿,字德昭。

孙将军喊我德昭即可。”

“汉平侯!!!”

孙坚对于这个名字倒是略微有些印象,据说是长公主和人私通生下的私生子。

也不知刘睿是幸运还是不幸,明明身为侯爷,却偏偏以私生子的身份被人熟知,估计名声什么的也不管用了。

“原来是汉平侯。”随后孙坚便向刘睿抱拳道:“孙某在这里有礼了。”

孙坚和那些士人不一样,他并不在意出身,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武者对于这些细枝末梢之事向来就不以为意。

“孙将军无需客气,睿早已听闻您的大名,您可是大汉朝的猛将。

黄巾之乱,凉州之乱,您居功至伟。”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相信没人不愿意听别人吹捧。

面对眼前的这位东吴政权的奠基者,刘睿也不得不奉承了起来。

果不其然,孙坚的脸上当即就露出一抹喜色。

刘睿可是汉室宗亲,听到他的赞扬,孙坚也不由的喜形于色了起来。

孙坚:“侯爷过誉了,某不过一介武夫而已,当不得您这般夸赞。”

孙坚虽是如此说,可从他兴奋的样子看,多少有些言不由衷。

看来对于刘睿的话,他还是很受用的。

“不知侯爷此来宛城,是否是受了先帝的旨意而来。”孙坚心情大好道。

“不瞒你们说,我确是受先帝所托。”

对于这件事,刘睿显然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得知袁术来了南阳之后,他就知道要想拿下宛城就又些难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是袁术,孙坚之流了,就是张咨他也比不上。

南阳虽然物富民丰,交通便利,但是也正因如此,各方势力都想将这口肥猪肉吃下,刘睿就算得到了也不一定能守住。

所以面见袁术的时候,他便改了主意。

不要宛城,先取荆州为上。

那天他将编好的说辞,讲予袁术听,最后他们达成了共识,暂时私下结为了盟友。

刘睿见孙坚问起,立即就将那套说词重复了一遍:“当初在北邙山,先帝就预感到董卓和其率领的西凉军绝不可信,所以天子便任命我为荆州牧,命我在外地募集兵马,以待时变。

后来我在家将的护送下,逃出北邙山,片刻都没有停歇,一路往宛城赶来。

本想从此地赶往荆州,只可惜,此间宗贼甚盛,我不得不停留在了宛城。

听到先帝被董卓所害的消息后,吾本想立即赶赴荆州募集兵马,攻入洛阳为先帝复仇,可是附近贼寇四起,就凭着我这不足百名的护卫,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张咨听到刘睿之言,心里不禁有些怀疑,“为何之前未曾听他提起过,现在才提起,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知侯爷可有凭证,毕竟州牧一职事关重大,可不能凭您一张嘴就……”

张咨还未说完,一旁的袁术便开口打断道:“吾可以证明。

在京师时,先帝曾和我提起过此事,侯爷此言不虚。”

其实对于刘睿刚才之言,袁术也有怀疑过,但刘睿答应过助他夺取南阳郡,所以是真是假也就不重要了。

现阶段对于袁术最为重要的便是拿下南阳郡至于荆州之地以后再徐徐图之也不迟。

其实这也是荆州现在还没有开发,北方的大量人口还没有向南方逃窜。

要不然袁术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

“这……”

张咨见袁术为刘睿证明,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以他的身份可不敢质疑袁术。

他只得起身向刘睿弯腰拜道:“南阳太守张咨给州牧见礼了。”

刘睿笑道:“张太守,不久多礼。”

看着张咨的样子刘睿心里不由的暗爽。

随后他又装作很伤心的说道:“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致使社稷沦丧。

诸位都是社稷肱骨之臣,还望君等早日诛灭董卓,还百姓一个太平天下。

说着说着刘睿还掉下了几滴真挚的眼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