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评议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2306字
  • 2022-05-29 01:39:08

初平元年正月十二癸丑日。

洛阳。

“来人,速速将酒给呈上来。”

此时董卓的心腹谋士,郎中令李儒正在皇宫的一处有些破败的偏殿,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刘辫,然后他就命人将早已准备好的酒给端上来。

话音刚落,在外面的小黄门便端着红漆酒盘走了进来,只见他手里托着一个红木漆盘,上面摆放着一个青铜酒樽,里面盛满了酒,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

就在不久前各州郡牧守纷纷起兵讨伐董卓,为免后患,董卓便命李儒将天子给杀掉。

小黄门端上来的酒可不是一般的酒,里面可是加了天下十大奇毒之一的……鸩毒。

提起鸩毒就不得不提五品妖兽“红顶灵鹤”了,别看它只是五品妖兽,可它头顶上的羽冠却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剧毒,其毒性就连七品武者都承受不住。

刘辫虽然曾拜道院院主“史道人”为师,修习精神秘法,可是因为天赋的问题,多年也未突破至灵漩极境。

以他的修为,如果真要饮下此酒,绝对是无任何活命的可能。

李儒从小黄门手中接过毒酒,然后走到刘辫的面前,然后阴笑道:“弘农王,最近京师时有邪祟做怪,董国相担心您受到惊吓,特意差吾为王爷端来定惊酒,”

“服下此酒,便可辟恶驱邪。”

刘辫看着李儒杯中之酒,一瞬间就明白了董卓的用意。

这是要杀他啊!

出身于皇家的刘辫对此并不陌生,质帝就是这样被梁冀给害死的,他又怎会看不出来。

当即刘辫就望着李儒怒喝道:“本王没有病,这是不过是你们想杀我的借口罢了!”

李儒见毒酒之计被刘辫给识破,当下便威胁道:“这可由不得王爷你了,”

“董国相可是说了,如果弘农王不饮下此酒的话,那他可不敢保证弘农王妃的下场了。”

“您也知道,现如今天下纷争四起,黄巾余孽又死灰复燃,到处作乱,”

“如果您不听从董国相的话,那么他也不敢保证弘农王妃的安全了,”

“听闻黄巾余孽,可是对皇室女眷很有兴趣的。”

“你……”

刘辫听完李儒的威胁之言,当即大怒,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转身无可奈何的看了看一旁的唐姬。

身为前朝皇后的唐姬此时确实异常的淡定,“王爷,您不用担心臣妾,”

“只要能和您一起,臣妾就什么都不怕。”

“唐姬……”刘辫深情的望着唐姬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随后刘辫抓过李儒手中之酒,一饮而尽。

“王爷!!!”

唐姬悲伤的喊道:“您……”

刘辫看向唐姬不由的苦笑道:“天道易兮我何艰!弃万乘兮退守蕃,逆臣见迫兮命不延,逝将去汝兮适幽玄!”

“卿,能否再为吾舞上一曲。”

唐姬听完刘辫的话,哭泣着点了点头,然后便举袖而歌,翩翩起舞。

歌毕,唐姬又冲向刘辫的怀里。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刘辫疼惜道:“卿本王者之妃,理应尽享尊荣,”

“可惜!”

“是吾连累了你。”

“唐姬,以后万不可成为吏民之妻,记得找个身份尊贵之人照顾你,这样吾也就放心了。”

说完刘辫看着唐姬不舍的闭上了双眼。

“王爷!”

“夫君……”

唐姬的哭喊之声响彻了整个宫殿。

……

宛城,文府。

“啧啧啧……”

此时刘睿正坐在案几上,看着手里的灰色绢布忍不住啧啧称奇。

徐晃和文聘见此,心里也不免有些好奇。

感受到了他们的好奇心之后,刘睿便将上面的内容给读了出来:

“操等谨以大义布告天下,董卓欺天罔地,灭国弑君,秽乱宫禁,残害生灵,

狼戾不仁,罪恶充积!

今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檄文到日,可速奉行!”

原来他念的便是曹操不久前公告天下,号召各州牧守进京勤王的讨董檄文。

刘睿:“曹孟德不愧是名出色的文学家,从这短短一篇的讨董檄文中就可以看得出他有着不俗的文学功底,真是厉害啊!”

“主公说的不错,确是篇不错的文章。”文聘也忍不住赞叹道:“气势磅礴,有理有据,”

“可数上乘之列。”

文泰自知自己学问浅薄,所以便将希望放在了文聘身上,自从当上牙门将军后便请了当地的夫子教授于他文学方面的知识。

是以,文聘的文学鉴赏能力还是不错的,已经比得上一般的士子了,并非是什么都不懂的武夫。

“这曹孟德倒不失为一个英雄。”徐晃也跟着赞扬道:“想当初他在洛阳担任洛阳北部尉期间,造五色棒悬于尉廨门上,有犯禁者,不论地位高低,皆棒杀之,”

“就连当时天子所宠幸的宦官,蹇硕的叔父蹇图违禁夜行,他也不留情面,将蹇图用五色棒处死,不畏权贵,刚正不阿,当真有几分强项令董宣之风。”

“嗯……”

刘睿见徐晃和文聘的脸上都流露出了对曹操的欣赏之色,当即便警觉了起来。

要是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下去,他们都应该是曹操手下的心腹大将,虽然因为他的出现现在历史有些所改变,可是谁又知道文聘和徐晃会不会又去投靠曹操呢?

对于这种情况,刘睿不得不防。

“哼……”

刘睿先是咳了咳,然后又开口道:“这曹孟德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他可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咦!”文聘突然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再细一想终于知道是谁说过类似的话了。

文聘:“主公此言和本郡名士许劭说的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他说的和您有些相反,”

“他说的是,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

“这……”

眼看着装逼失败,刘睿不由的有些尴尬。

“也许这就是演义和历史的区别。”

他定了定心神后方才开口道:“天下已经乱了,曹孟德必定会成为一代奸雄,”

“如若不信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就知道了。”

说完刘睿就开始讲起了曹操的故事来。

原来就在曹操逃离落阳的路途上,偶遇到了他的伯父吕伯奢,别人出于善意将他领到家中热情款待。

可是曹操竟然误以为吕家人要杀他,于是便杀尽吕氏一家。

当他得知是误会之后,虽有些惭愧,可却并未悔改,当他遇见买酒归来的吕伯奢之后,因担心吕伯奢将他给告发,于是便挥剑砍死吕伯奢。

最后他甚至还大言不惭道:“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没想到,”文聘没想到曹操竟做出如此小人的行径,当下不由的对他有些失望道:“他竟能做出下作之事!”

“看来这曹孟德绝非仁义之人。”徐晃也摇头叹息道:“唉!倒是某看走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