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核心班底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2019字
  • 2022-05-29 01:31:43

听了刘睿的慷慨激昂之言,众人无不感到震撼。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张机反复的咀嚼着这句话,越想越觉得震撼,比刚才他知道刘睿是侯爷的身份更加令人不可思议。

“没想到,侯爷年纪轻轻竟能说出此等道理来。”张机暗自惊叹道:“真乃圣儒之资。”

何为圣儒?

众所周知武者超越武道九品方为圣境强者,这一境界又分为虚圣和圣人,虚圣又分为半圣和准圣。

而儒道“灵渊极境”之上也有着与之相对应的境界,不过就连儒者也知之者甚少,更别提外人了。

张机要不是涉猎广泛看书颇为繁杂,估计也不会知道,他清楚的记得在一本古籍中有过记载。

据董仲舒《天人三策.感灵篇》上所言:灵渊极境之上的境界,分为灵府境,灵珠境和灵神境。

灵神境又称圣儒或者圣人,所谓大道巅峰,说到底也都是殊途同归,真到了那个层次,所有的称呼都是没有意义的了。

张机就凭着刘睿短短的一句话就认定了其有圣儒之资,看得出他也是个个性果敢之人。

圣人啊!这可是武道界和儒者们之间的最为崇高的称号。

大汉立国四百余年来,也只有董仲舒达到过灵神境的层次,所以他又被人称为“董圣”,“董子”,成为不逊色于孔圣人的存在。

毕竟先秦时代并没有“天地元气”的存在,再厉害的人物也只不过是凡人而已。

可董仲舒就不一样了,他可是开创精神力修行一脉的始祖。

被后人称为“圣贤之师”的传奇人物。

由此可见,张机对刘睿的评价不可谓不高。

简直堪比那句,我儿有大帝之资。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如此才不负男儿本色。”

黄忠,魏延,文聘,听到刘睿的这番话也不由的心潮澎湃了起来。

哪个男儿不渴望建功立业,青史留名!

没有人是甘于平庸的。

黄忠等人虽是寒门出身,可对于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西域校尉陈汤,伏波将军马援等人的英雄事迹背的可是滚瓜烂熟。

想当年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去病,率十万铁骑深入漠北,将不可一世的匈奴人打得远遁漠北,再也不敢入侵大汉疆域,这是何等的英勇。

骠骑将军霍去病更是率领八十三位武极神将,北进两千余里,直入匈奴老巢将匈奴护族尊者天狼妖皇和其麾下的狼兵,打得溃不成军,仓皇逃窜,最后更是追至狼族圣山,狼居胥山,将天狼妖皇给封印了起来。

封狼居胥也成了后世“血性男儿”所追求的至高荣誉。

陈汤所说的:“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也是言犹在耳,让人时时想起,令人回味。

刘睿今日所说之言又令人想起,马援所说的:“大丈夫当手提三尺长剑,保国安民,男儿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

两者之间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振聋发聩的惊世之言。

魏延当即表态道:“如侯爷不弃,小人愿效犬马之劳。”

“魏延,拜见主公。”

魏延为人高傲,能让他瞧得上的人向来很少,刚才听了刘睿之言后,他便确定刘睿乃是一个名主,跟着他,以后肯定是前途无可限量。

所以他稍微一想后,便下定决心追随刘睿了,甚至连主公都喊了出来,这就代表着他全心全意的为刘睿效命。

要知道“主公”是不能轻易叫的,一旦叫了之后,如果你背叛了自己的主公的话,是要被世人所唾弃的。

听了魏延之言,文聘也回过神来,他当即就开口说道:“文聘也愿追随侯爷,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力。”

“文聘,拜见主公”

相较而言,文聘的想法倒是比较简单,他是不忍看到天下大乱,也许乱世对他们这种武者来说是一件好事,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博个万世美名岂不美哉。

但是这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可就惨了,到最后苦得还是老百姓,文聘出身于寒门,当然是不想看到这种情况,所以为了天下万民着想,文聘倒是很愿意追随刘睿的。

“好好好。”刘睿听了他们的表态,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只见他连连点头示意。

过了一会儿刘睿见黄忠还没表态便冲着他的方向望去。

感受到刘睿那真切的目光黄忠也有些被打动,可一想起儿子来他便不禁有些犹豫。

“这……”

“吾……”

刘睿看着黄忠为难的样子,心里顿时便紧张了起来,“就等你了,你可别在关键的时刻掉链子啊!”

“我搞了那么多的事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啊!”

黄忠既可当保镖,又能当先锋大将,性价比无疑是很高的。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这个时代的走向和历史上没有的走向一致的话,那可就赚大了。

至少不用担心黄忠寿命的问题。

三国时期能活六七十岁的人可是不多。

如果黄忠真能加入他的麾下的话,那未来几十年就不用担心了。

“唉!”黄忠再三思量,考虑到黄叙的状况之后,只得无奈的说道:“多谢侯爷盛情,吾也想为大汉百姓尽一份力,可无奈小儿身体状况实在是有些堪忧,所以只得拒绝侯爷的一番美意了。”

“这……”

刘睿听到黄忠的话,忍不住的就想再劝劝他,可是转念一想他便放弃了这个决定。

毕竟现在黄叙更需要黄忠的照顾,如果真让他现在放弃照顾孩子的话,多多少少都显得有些不尽人情。

这年头,主择臣,臣亦择主,一个无情之人是不可能让人真心效忠的。

反正黄忠还在宛城,刘睿也不怕他跑了。

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假药的事情他在黄忠的心里已经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刘睿相信如果有一天黄忠真要选择一个主公效力的话,他一定会选择自己的。

“无妨!”刘睿大度的说道:“此乃人之常情,汉升兄也不必感到为难,”

“我这里随时都欢迎你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