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买药人

  • 圣武版三国
  • 薪火传道
  • 2319字
  • 2022-05-20 22:51:05

“进去。”

说话间郑回就将一名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带了进来。

黄忠进来后望着刘睿点了点头,其意大概是,没有问题,郑回没有搞事情。

“侯爷和张郡守在此。”郑回伸出手,指向刘睿和张咨站立的地方说道:“你将刚才说过的话,再复述一遍。”

“草民魏光拜见郡守!”

“拜见侯爷!”

魏光听到郑回的话后,便急急向着前方的两人跪下,“天啊!我什么时候招惹了这等大人物,我怎么全无半点印象。”

魏光乃南阳郡平氏县人,家在义阳乡,因家乡盛产“寒冰草”便做起了贩卖药材的生意。

寒冰草虽含有毒性,但是对于火毒入体之人却是件珍贵的宝物。

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有些“鸡肋”但是在需要它的人手里可是能发挥出大作用的。

所以魏光手里的寒冰草倒也不愁卖不出去,近几年他更是成了宛城最大的“寒冰草”供货商之一。

魏光见此,所幸就将家迁至宛城,至于来回护送灵草的事情,他全权交给了亲弟负责。

说起来他弟弟倒也争气,别看他年纪不大,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可已经是四品罡气境的武者了。

不过可惜的是,魏光每次让他去参加南阳“武榜”的比试,都被他一口回绝了。

他的理由是:虚名而,南阳武榜除了何佑与邓余之外,其余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早有一日,吾必入大汉“天榜”,区区南阳武榜又算得了什么。

寥寥数语可见其孤傲之处。

所幸魏光为人圆滑,为人处事大方得体,每次他弟弟创下的祸都能被他给摆平。

今天郑回气势汹汹的将他带到此地,侯爷和郡守竟然还要审问他。

魏光不由的心想道:“难道是……文长!”

“不知他这次又创下了什么祸,竟惊动了张郡守和不知从何而来的侯爷。

刘睿看着跪倒在地的魏光,暗道:“观其面相,也不似奸商啊!”

“难道此事另有隐情。”

不怪刘睿以貌取人,只因在后世习惯了颜值就是一切,所以当他见到魏光长的还算正派时,就忍不住的质疑了起来。

刘睿开口道:“魏光!”

“我来问你,”

“回春堂用来冒充元灵草的,那批寒冰草可是你卖于他的。”

说着刘睿便指出李峰给他看。

魏光视线平移,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便看到人坐在地上,还有些瑟瑟发抖的李峰。

“是他!”

魏光见原来是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前些时日来买药之人引起的,心里便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所幸跟,文长,无关。”

心情大好的魏光当即就望着刘睿如实回应道:“禀侯爷!”

“确是他买的寒冰草。”

“哦!”刘睿听到答案后,满意的说道:“当真是他,你确定没看错。”

“绝不会有错。”魏光很肯定的说道:“他一次就进了几十斤“寒冰草”将草民从家乡运回来的货都给买光了,一般很少有人买这么多的量,所以草民对此印象非常深刻。”

确实,魏光说的没错,自从他干起了贩卖药材的生意后,还从未有人一次性的买过这么多的寒冰草的,当时他还以为是李峰因为身边中火毒之人太多的缘故,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做的是买假药的勾当。

“完了……完了……”

李峰见事情败露,脸上的面色瞬间就垮了下来,整个人都恐慌了起来。

“岂有此理!”刘睿望向李峰愤愤不平的说道:“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张咨见刘睿有些发怒,生怕他将李峰给严惩,于是便立即抢先说道“李峰!”

“你竟瞒着本官干出此等有违“仁德”之事,亏你还读过几年圣贤书,”

“真是不当为人啊!”

说完张咨又愤怒的说道:“郑回,将李峰压下,关入大窂,大刑伺候。”

刘睿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将张咨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要不是知道你在演戏,我还真就信了,”

“哼!”

“想保他,可没那么简单。”

刘睿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如果真按张咨所说的去做,估计最后其结果也是不了了之,毕竟在这南阳郡还不是张咨说了算。

“张太守。”刘睿立即开口阻止道:“可否将此人交于本侯来处理。”

“哈哈哈~”

张咨听了刘睿的话后,不由的讥讽道:“侯爷,不是本官不愿,只是您并无决查断狱之权,这样可是有违大汉律例的。”

“这……”

刘睿见张咨拒绝了他的提议,心里虽然有些生气,可一时之间他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纵然他是侯爷但是其实并无甚实权,自从汉武帝颁布推恩令之后,大汉众诸侯王的权利被大大的削弱,后来就连王爷封地内的权力都被朝廷任命的国相所掌握。

时至近日,诸侯王也只是地位尊贵而已。

别看郡守之上还有州刺史,可也只是有监察之权而已,郡守也未必会听其命令。

也是因刺史权轻,所以中平五年(公元188年),汉灵帝才在刘焉的建议下,改部分资深刺史为州牧。

张咨身为天下第一大郡的太守,又牢牢的将南阳郡的军政大权掌握在手,其地位并不比州牧差多少,是当之无愧的封疆大吏。

虽说南阳郡归属于荆州刺史部,但荆州刺史王睿也不敢为难张咨,甚至还和他称兄道弟,关系匪浅,这也助长了张咨的嚣张气焰,使得他越来越嚣张跋扈,俨然成了南阳郡的土皇帝,如果放在平时刘睿兴许还有些办法,可现在就连天子都落入董卓之手,他唯一的后台也没有了。

张咨要是不给面子,刘睿也无可奈何。

“难怪孙坚后来要砍了这斯,真是令人生厌。”刘睿心里忍不住祈求道:“孙坚啊!孙坚!”

“你快过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你快过来,别让我的心空如大海。”

……

张咨得意的看着刘睿束手无策的样子,心里不禁暗笑道:“区区一个野种竟敢于吾作对,”

“要不是看在皇室的面子上,早就将你给赶出宛城了,吾的地盘,岂容你放肆。”

刘睿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解决问题之法,最后只得选了个择中之法。

“哼!”刘睿望向张咨暗道:“反正你也蹦哒不了多久了,过不了多久自有人收拾你,他可是个暴脾气,”

“恶人自有恶人磨。”

刘睿开口道:“黄叙现今还躺在床上,李峰应该赔偿他的所需费用,还有精神损失费。”

“精神损失费?!”

刘睿的话搞得张咨一头雾水,他有些不明白何谓精神损失费。

刘睿见他一脸懵逼的样子,便解释道:“就是心灵上的损失,他的心灵因此而受创,这件事已经在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加在一起后,我算了一下,李峰应该赔偿大约一万钱。”

“一万钱!!!”

李峰听完刘睿的话后,不由的大叫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